立即打开
谷歌CEO谈搜索的未来

谷歌CEO谈搜索的未来

Miguel Helft 2012年12月12日
谷歌的运营模式为70-20-10,即70%的精力用于发展搜索和广告业务,20%用于应用程序开发,余下10%用于开拓新项目。随着移动搜索的兴起,谷歌CEO拉里·佩奇日前向《财富》表示,如今Android项目正处于从20%转移至70%的过程中。

    上个月,谷歌CEO拉里·佩奇(Larry Page)接受了《财富》杂志的独家专访。访谈内容将发表于下一期的《财富》杂志中。这是佩奇自2011年4月担任CEO以来,第二次接受纸媒较长时间的专访。在70分钟的访谈中,佩奇谈到了谷歌主业——搜索的未来,整合摩托罗拉移动的计划,以及出任CEO后自己的管理风格如何改变等核心话题。以下是本次采访内容的节选。

    《财富》:当你在考虑未来将要下的赌注时,你会怎样选择?

    佩奇:这是我们一直在大量思考的问题。不幸的是,没有一个完美的答案。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我觉得谷歌处在一个未知的领域,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不认为历史会为我们提供任何示范,告诉我们:“为什么我们不这样做?”我们的规模已经很大,我们正在做许多不同的事情。我们想要成为一个与众不同的公司。我们希望我们所做的东西里拥有更多的社交元素。我们希望人们在使用产品时感到快乐。我们希望我们的员工在谷歌工作时感到快乐。

    不好意思,现在回到你的问题——选择去做什么。我们想做可以激发这个世界上最了不起的人也愿意为其付出的事情。譬如你看到的自动驾驶汽车。你知道有很多人(因交通事故)死亡,也有大量的劳动力被浪费。如果你有更好的交通工具,你就会有更多的工作选择。这对社会是好的,对经济也可能是好的。我喜欢这样去选择问题:如一些大的方向,科技发展会对这些方向有着非常大的影响。而我们也非常肯定可以做到。不管技术方面需要投资多少,但最终的回报一定会大得多。

    《财富》:(在一个充满自动驾驶汽车的世界里)还有什么会发生改变?我们不再使用交通灯?城市会有所不同?你是否可以预料到将会发生的改变?

    佩奇:这是很难完全预料的。你知道,我们(当前)面临的问题之一就是停车。这里我引用一个构建停车场设施的成本,每个车位约40000美元。所用建筑材料全部是混凝土和钢筋。你是否真的想在所有的停车场建设中使用混凝土和钢筋?这看起来很愚蠢。如果我们有自动驾驶汽车,或者我们只有少量的自动驾驶汽车,我们就能在停车这方面节省数亿美元,这还仅仅只是在谷歌公司。你可以想象一下这样的体验——汽车把你载到办公楼前,然后自己去停车。任何时候在你需要它的时候,譬如你的手机显示你正在离开办公室,你的车便立即自驾到楼下等你。

    《财富》:我们回到公司管理的问题上。你早期一个大的改变是,围绕着公司的产品部门进行整合。你对现已完成的部分是否感到满意?如果改变是要让公司更有效率,你是否已经做到?你如何进行衡量?

    佩奇:这是我的工作,我的个性就是从来不会感到满足。但总的来说,我对我们已做出的改变感到满意。我认为,我们已经将焦点放到了公司上,这非常有帮助。我总的来说是开心的。

    《财富》:你是否会衡量(你的执行)速度?

    佩奇:你会大概感觉到,但这很难真正准确地衡量。不过我认为很多事情都已有所改善。我们过去有一个衡量代码检测等级的方法。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些改进,我认为这是一个好的迹象。但是我很可能会更多的遵循自己的直觉。

    《财富》:网络搜索正在经历一个相当重大的转变,随着知识图谱、Google Now以及移动搜索的到来,搜索将会如何变化呢?我们今天看到的东西,是否就是未来五年、十年后的趋势?

    佩奇:在过去十年,我一直在讨论同样的事情。完美的搜索引擎能够真正理解你的需要。它能够深刻理解世界上每一件事情,准确提供给你所需的东西。

    我们在购物搜索方面要做的事情就与这有关。在购物方面,我们已经转向竞价模式,目的就是为用户提供更准确的信息,可以更好地结构化表示。

    我们非常专注在确保数据精准、对一切事物都数据结构化等方面。我们如今在地图服务领域已累计了七年的经验,也因此获得了大量精确的数据,如这是哪条街道,这是什么业务,这栋大楼的轮廓是怎样的。为了满足用户的需求,我们的数据越准确、越详细,结构化做的越好,结果也就越好。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收购了ITA,以确保我们拥有结构化效果最好的旅游信息。

    《财富》:(网络搜索的转变)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由于人们从桌面搜索转向了移动搜索。但如今有很多人对移动平台上的广告前景表示担忧。你对从新服务中获得利润有什么想法?

    佩奇:很显然,我们是一家有着大量收入和员工的大企业,所以我们将核心业务——搜索和广告,以及一切相关的东西看待得非常非常严重。这些业务的确会经历像现在的一些分裂。但我认为这样很好。这正是科技产业好的方面,新生事物如新的软件,能比旧软件更可以真正满足人们的需求。这就是机会。

    我们很早的时候就在Android上下了赌注。我们认为移动体验真的需要反思,对吧?这是正确的。Android非常成功。我认为,正是由于我们投入开发Android,并从中获得到经验和知识,所以我们对移动市场的理解更加彻底。我认为,我们处在货币化的早期阶段。事实上,一个支持定位功能的手机是非常有利于实现货币化的。

    我把一大堆过去不能,而如今可以在移动平台上实现的东西看作是一种添加剂。考虑到这些,我想我们今后会比现在赚到更多的钱。

    我想没有公司在这一次市场转变中,不以移动广告创新和实现移动平台货币化来帮助自身更好地适应。我们已经得到所有发展所需的方方面面。

    《财富》:在只有桌面搜索的旧时期,谷歌的主要竞争对手是雅虎和微软。如今的市场竞争是否已完全不同?是Siri吗?还是亚马逊的商业查询服务?

    佩奇:我的意思是,我真的不以这种方式来思考。

  • 热读文章
  • 热门视频
活动
扫码打开财富Plus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