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资深跑友:“失温”就好像进入一条冰冷的河流

资深跑友:“失温”就好像进入一条冰冷的河流

阿鹿 2021年05月24日
“我认为主办方犯下了三个不可饶恕的错误”

甘肃白银“致命”马拉松事件震动了中国跑圈。北京一位资深越野跑友接受《财富》中文版的采访,对赛事组织工作中的漏洞以及跑手们经受的“失温”现象,分享了他的观察与感受。以下是他的口述:

这次事故死伤惨重,我认为主要责任在主办方。根据参赛选手们目前透露出的信息,我认为主办方犯下了三个不可饶恕的错误:

首先,这类越野跑,应该由工作人员以及彼此间的通讯装置,为选手们搭建一个“安全通道”。赛道中尤其艰难的段落上,需要布下足够的工作人员,彼此间能随时通话,出现紧急状况能够马上处理,处理不了立即上报,而且彼此间的联系不能依靠手机,而是要使用专业步话机这类信道更稳定的通讯设备。对于周六的赛事,我们就要追问,CP3这个打卡点到底有没有工作人员把守?如果有的话,为何工作人员没有在天气剧变时跑到CP2 向选手们发出警告?目前21位死者全是跑手,并没有工作人员,说明了什么?

第二,跑手们出发时,已经天阴下小雨了,主办方没有在意这个天气信号,没有去征询可能更了解当地天气特征的当地人意见,更没有直接叫停比赛。

第三,跑手们的保暖、防雨设备前一天晚上被运走了。主办方这么做是出于一种想当然的逻辑:当地这个季节白天气温已经比较高,参赛选手们可以轻装上阵,只要入夜前跑到补给点,就能添加衣服。但主办方没有料到天气剧变。

2021年5月23日,甘肃白银马拉松越野赛21名运动员遇难,救援队展开搜救行动。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周六的那种极端天气,打个比方,就好像一个来自上天的陷阱,朝着逆风跑的人群迅速推进。风大雨冷,跑手又穿得那么单薄,如果要描述身体感受,你可以想象进入了一条冰冷的河流,能量会掉得特别快。能量流失大于能量补充,就会出现失温现象。

有文章分析说,一件冲锋衣,在那样的时刻就能保命。这我是同意的。我在过去几年越野跑中,曾经遭遇过两次濒临失温的情况。一次和一位朋友去秦岭,时值8月,我带了件冲锋衣,朋友没有带,出发前在酒店买了一件雨衣带上。我们到达海拔3000米的玉皇池时,忽然下起冷雨。朋友很快就走不动了,但我经验稍多一点,坚持尽快走出雨区。快到海拔3770米的最高峰拔仙台时,大雨变成了鹅毛大雪。在我坚持下,我们艰难翻过拔仙台,继续往前走。终于找到一处固定房屋时,雨过天晴了,但我那位朋友已经严重体力透支。他吃了一碗热汤面,盖了三层被子睡下,还是全身发冷。现在想来,他当时已是轻度失温。

还有一次,我和驴友去徒步穿越川西的亚拉雪山。当时我刚接触越野跑,还雇了当地的向导和马。我们出发时海拔约3000米,途中要穿越一个海拔4200米的垭口,实际行走大概六七十公里。出发时已经下起蒙蒙细雨,向导大概为了挣钱,没有给我们讲天气可能带来的风险,当然也可能当地人很适应这种天气。我们沿着山谷走时,突然暴雨倾盆,我们找不到地方搭帐篷,只能尽力艰难往前走。到海拔3700米处,我们意外发现藏人搭建的一个帐篷,走进去,脱下湿衣服,围着火堆取暖。这几位藏人很善良,晚上睡觉时,他们尽量让我们让帐篷里面睡。整个夜里,他们过几个小时就在帐篷里用长竿去捅一下帐篷顶,后来我们发现,大雨已经变成了大雪,如果不捅一捅,帐篷可能就被雪压塌了。

这两个例子说明,首先,山区的天气容易突变;第二,当地人对于当地天气往往更有经验。这都是值得超级越野赛事的主办方反思的。

现在很多人在质疑主办方的资质。这方面传出的信息还很少。但我的看法是,超级越野跑这一赛事被引入中国,其实也就是近几年的事情,首先传入几个大城市。也就是说,这类赛事有经验的主办方,主要聚集在北上广深。甘肃这场赛事,应当也不是当地政府随便找一家当地小公司就能运营的,而是大城市有办赛经验的运营方去运营的。

国外这类赛事,是有一整套规范的。国际越野跑最权威的管理机构是受到国际田联认可的国际越野跑协会(ITRA)。这个协会成立于2013年,是目前全世界越野跑赛事的标准制定方,它很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对其会员单位进行各项赛事评级,并根据其已有的积分体系最终给赛事认证积分。到2016年时,中国已经有58场赛事经过ITRA认证的赛事。在北京,比较出名的获得ITRA认证的赛事,就包括North Face品牌资助的“TNF 100”国际越野跑挑战赛,它的组织工作就有严格规范,包括对参赛选手健康程度、强制装备、建议装备、关门时间的要求,而在所有流程操作点中最强调的,就是安全。

甘肃这场越野跑,应该不是ITRA认证的赛事。仔细看这场赛事的细节,有些值得玩味。这次参加100公里山地跑的选手只有170位,相比一场正常赛事数百人、甚至超千人的规模,是非常小的。但比赛却吸引到了梁晶这样重量级的选手,这从侧面也说明赛事主办方应该来自一线城市,主办人很可能自己也是跑手,熟悉这个圈子里的人。当地政府或者景点应该是给了主办方一笔钱(有报道说是140万元),希望通过比赛把当地的旅游民生拉动起来。而主办方要设法增加比赛的影响力,一种方式就是找大咖跑手出场,支付一定的出场费,赢得比赛后再支付奖金,这对大咖们就有了一定的吸引力。而且像梁晶这样在圈子里有号召力的跑手,一旦现身某个赛事,一般都会再吸引来一些不错的跑手共同参赛。

一般正常的超级越野跑,在100公里的距离里,要爬升5000-6000米甚至更高的高度,而甘肃这场赛事,在100公里山地跑中,爬升总共只有2000米,即便考虑到当地海拔比较高(1500-2300米),这个爬升高度,也算不上标准。一般正式比赛用时34-48小时,而这场赛事20小时就关门,每个打卡点还有各自的关门时间。用这种方式,这场赛事把很多“小白”跑手给挡掉了。这种种细节说明,主办方更想通过几名“台柱子”把场面撑起来,提高赛事影响力,但也正因为很多参赛跑手都是高手,极少业余跑手(业余跑手在一般比赛中是最容易出事的),主办方可能因此有些大意了。

现在有些报道把这次参赛选手都描述为是冲着那1600元奖金去的,这是完全不了解跑手的圈子。这个圈子的组成很复杂。当然有一类人因为特别喜欢户外,跑着跑着就把工作荒废了,靠参赛拿奖金,能延长自己不工作的时间,但还有两类人很常见,一类是高级金融人士、一类是高级码农,他们都完全都不缺钱,不可能是冲着奖金去的。

越野跑能让人和大自然达成一种日常生活中无法达成的深度接触和交流,使得它具有像毒品一样的吸引力。很多人是享受与自然搏击时的那种危险感的。所以我认为这次事件虽然让这个圈子的人很难过,是个教训,但不会影响他们继续跑的。就好像,珠峰也老是出事,但永远有人去尝试攀登它一样。(财富中文网)

最新:
  • 热读文章
  • 热门视频
活动
扫码打开财富Plus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