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疫苗护照,能否迅速让世界重回正轨?

疫苗护照,能否迅速让世界重回正轨?

岳巍 2021年03月12日
这是新冠一周年“最不坏”的礼物。

如果不是被特别提醒,有多少人能记得今天是新冠疫情被定义为“大流行”一周年的日子。

北京时间2020年3月12日零时35分,世界卫生组织宣布了这一消息。在此之前的两周,中国境外的确诊病例出现了13倍的增长,受影响的国家数量也增加了2倍。

之后的一年时间里,中国被确认是最快和最成功地控制住疫情蔓延,并实现社会重启和经济复苏的国家。但在全球范围内,新冠疫情一直持续到现在。

各国政府出于防控疫情蔓延的考虑,对无论本国人民的社会交往,还是与外国的相互交通都进行了限制。终结大流行和解除大隔离的希望被寄托在疫苗的成功研发和普遍接种上。

截至2021年3月12日,已经有近10种疫苗被批准上市,来自科学界和政治领域的共识是:接种疫苗是让世界恢复正常秩序的“通关秘钥”。

本周一,美国疾病控制预防中心发布了最新的公共卫生指引,宣布已经完成新冠病毒疫苗接种全部流程的人们,可以在非必须保持社交距离和免于佩戴口罩的情况下,在室内空间见面。

这是美国卫生当局在其防控策略中首次放松对普通社交接触的限制。对一般民众来说,意味着许多在过去很长时间中不被鼓励,甚至被禁止的社交活动可以恢复,比如只要接种过疫苗,老年人可以去看望孙辈,朋友们可以放心地举行聚会,体育比赛、演出和展览也可以部分有限度地恢复。

同时,体育比赛、音乐会和其他活动可以部分但安全地恢复;国际旅行和部分旅游业可以重新启动;生意可以在不给从业人员带来不必要风险的情况下再次开张。

美国的行政部门已经通过政策调整,开始迈出恢复社区日常生活的第一步。疾控中心主任罗谢尔·瓦伦斯基说,如果一个人已经接种过新冠疫苗,即便他接触了新冠病毒确诊患者,也不需要再接受检测和隔离。

3月6日当天,美国有290万人接种了疫苗,这一数字创造了日接种人数的纪录。在这一基础上,美国完成疫苗接种的总人数已经超过3000万人。如果将至少接种了一剂疫苗的人也计算在内的话,这个数字将上升到6000万。

美国最高级别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在3月10日白宫新冠疫情应对小组就群体免疫问题举行的线上新闻会上说,目前的疫苗接种水平显示,美国能够在8月底或9月初,回到大流行前的“平常生活”水平。

拜登政府上台之后推行的新冠疫情防控政策已经开始显现成效,这一向好使防控政策有了进一步放宽的可能。比如白宫新冠疫情高级顾问安迪·斯拉维特(Andy Slavitt)就表示“我们已经开始描述一个克服了新冠疫情后的世界”。

既然要描述“世界”,我们有必要把视野也扩展到美国之外,因为所有国家和地区都在期待这个新世界的早日到来,但是有必要明确一点,疫苗研发生产和接种只是奔向这一新世界的助跑,过去几个月中引起争论和疑虑的“疫苗护照”,很可能才是这一新里程的起点,人们需要携带疫苗护照出发。

早先,一些在经济方面对旅游业颇为倚重的国家,比如希腊和奥地利,呼吁推出“疫苗护照”作为恢复大规模旅行的健康证明时,这一提议就连在欧盟内部都没能获得广泛认同。这导致希腊旅游部长直接批评一些反对推出“疫苗护照”的国家“目光短浅”。

好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观望之后,欧盟与德国,都已经表态会积极推进“疫苗护照”计划。

在之前的疫情防控形势下,所有的跨国流动都必须经过严格的入境检测与长达14天的隔离,这显然不利于世界经济的复苏与人员的正常流动。

在中国刚刚结束的2021年“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朱征夫建议用“新冠检测+疫苗护照”来取代入境旅客的14天强制隔离期。

朱征夫是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他认为可以在国内推行接种疫苗的电子证明书,凭接种疫苗的电子证明书在国内旅行可免核酸检测。朱征夫还建议国际间开展双边或多边谈判,推动各国“疫苗护照”的互认和快速准确识别,推动国际旅游和国际经贸活动逐步恢复。

3月7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记者会上宣布,中国将推出国际旅行健康证明。3月9日,中国版“疫苗护照”已经上线。

以色列的动作甚至更快,充分利用国内的高疫苗接种率,已经最先推出了本国的疫苗护照。这不仅为欧洲国家提供了一个效仿对象,就连美国也由总统出面要求联邦机构研究各种与此有关的选择。

与这些行动积极的国家相比,世界卫生组织的态度则比较微妙:对疫苗接种的电子证明持支持态度,认为这能够高效准确地记录接种信息。但是,目前不建议将接种证明作为旅行要求。

3月8日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世卫组织表达了上述立场。世卫组织官员们强调从疫苗接种证明中获取信息,与用此类证明限制人们旅行明显不同。

世卫组织的担忧首先基于目前全球范围内存在的疫苗分配不公平问题,这直接导致只有富国或实力强大有自主研发能力的国家,才能获得疫苗。这原本是一个技术难题,而一旦疫苗护照推出,则会进化为一个道德难题:如果在所有人还未能公平获得疫苗的时候,就以是否接种疫苗作为人们能否出行的基础,将进一步加深不平等和不公平。此外,那些因为客观原因不能接种新冠疫苗的人群的权益,也会受到制约甚至损害。

我们有必要正视世卫组织的担心和疑虑,毕竟对这样的国际组织来说,这些担心和疑虑具有天然正当性。但是我们也有必要从具体的政治实体的视角来审视这一问题,正如欧盟最初也对疫苗护照持充满警惕,但随着疫情对经济的损害加剧,逐渐出现立场松动,最终转而支持这一措施一样。

世卫组织以及其他的“疫苗护照”反对者的态度,当然也有可能随着现实难题的加剧,或核心关切的解决而出现调整甚至逆转。疫苗护照有可能带来的风险,并不能作为拒绝它的完备理由,但是预先的风险提示,会推动政治人物从一开始就更谨慎地推进“疫苗护照”政策,无论是躲避技术漏洞还是道德陷阱。

在找到完美的政策路线之前,在尽可能偏向完美的前提下,先行动起来,总要比坐在原地不动更有价值。在新冠疫情大流行一年之后,“疫苗护照”当然不是最好的选择,但它是最不坏的选择。(财富中文网)

最新:
  • 热读文章
  • 热门视频
活动
扫码打开财富Plus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