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揭秘大公司制定“双碳”目标的路径

揭秘大公司制定“双碳”目标的路径

财富中文网 2021年11月16日
未来十年,企业的成功可能取决于拥抱可持续发展革命的程度。

不论是仍在继续的疫情,还是日益频发的极端天气,都让埋头追求发展的人们开始反思人与自然的关系。

在双碳目标成为全球共识的今天,绿色低碳发展融入人类的生产与生活,已经成为可持续发展的必由之路,也势将为社会发展带来重大变革。低碳社会的发展离不开全球企业的共同参与,对大型公司而言,则意味着要承担着更大的责任,仍然需要在推动世界经济绿色发展的道路上,扮演着引领者的角色。

围绕着绿色低碳发展,诸多企业已经获得了丰富的经验,取得的成就具有非常积极的社会借鉴意义。在2021年《财富》世界500强峰会上,百威亚太控股有限公司首席法律及企业事务官柯睿格、艺康集团高级副总裁兼大中华区总裁孔听云、中国核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济师王安民、施耐德电气中国区高级副总裁、战略与发展部负责人熊宜,与麦肯锡全球资深董事合伙人张海濛,就相关话题进行了一场圆桌讨论。

图片来源:财富中文网

为了简洁及表述清晰,对话经过编辑。

******

张海濛:第一个技术问题问一下柯睿格,百威是怎样减排的?我们如何处理所有的二氧化碳?我们能够在发电时、在水泥生产过程中,获取二氧化碳,再把二氧化碳倒入啤酒中吗?这是一个脱碳的好方法吗?

柯睿格:我认为有很多脱碳的方法。我们在啤酒中使用二氧化碳,我们还有很多其它的方法。百威位于武汉的啤酒厂将成为我们在全球250家中的首家碳中和工厂。我知道这听起来不太严肃。我们喜欢啤酒冒出的泡泡,在中国卖出了很多啤酒,也生产了很多啤酒。但在今年碳中和目标的背后,我们也要认真对待许多事情。

张海濛:艺康是可持续发展和水处理方面的领先企业。从艺康的角度来讲,对于双碳目标,你们有什么解决方案?尤其是在技术应用,以及整个最新的发展方面带来了哪些新东西?

孔听云:艺康一方面是为工业提供全面的水解决方案,在全球的温室气体排放中,10%是和水的使用、运输和废水利用是息息相关的。也就是说如果将这方面工作做好,可以大大减少碳排放。

艺康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全面的水的管理,我们的理念主要是三个“R”:第一个是减少(Reduce)、第二个是再利用(Reuse)、第三个是Recycle(再循环)。我们是围绕这三个“R”来进行,为客户提供全面的水资源的管理,提高运营效率,从而达到节能减排。

按照现在业务的基础和发展,我们的目标是在2030年为全球节省11亿吨的水,这会带来450万公吨全球气体排放的减少,从而致力于减碳的目标。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们还用到了很多创新方式,比如说大力加强固体无磷的方案。因为固体运输的过程中,会减少容器空桶的使用和堆放,可以推动减碳。

数字化方面也是我们特别重要的手段。因为数字化能够加持我们的解决方案。艺康也推出了“数智慧”解决方案,通过完整的Know How去给客户通过数据变成信息,来变成Insight,变成一个很好的服务。

另外艺康在食品安全方面也有一部分业务,就是清洗消毒方面。以前我们审核一家酒店,包括餐饮、餐厅的时候,每年会通过一摞纸,一个个地去检查。现在我们都是采用数字APP的方式。所以每年对一个小的餐厅和酒店,也会节省起码100公斤的纸张。这些所有的方方面面,都是艺康通过创新和数字化的方式,结合自己传承的业务模式,为减碳贡献一份力量。

张海濛:接下来问到中核集团的王总,在脱碳过程中,主要的一项任务是将中国以燃煤为导向的发电结构转移,谈得比较多的是风电、太阳能等能源,核电大家说得少一点。想听听中国在核电脱碳过程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以及能够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王安民:双碳目标是国家做出的庄严承诺,这也将引发一场广泛而深刻的经济和社会的历史变革。

中核集团作为中央企业,也是能源企业。我们做好双碳工作,不仅仅是服务国家战略的使命担当,同时也是企业自身发展过程中调整结构,实现高质量发展的机遇。

对于双碳目标应该说压力还是比较大的。中核集团要做好双碳工作,最主要的还是发展核电。大家知道核电是清洁能源,在双碳目标下,核电将作为稽核能源、主力能源。比如说中核集团研制的华龙1号,也是国家的名片,一年的发电量100亿千瓦,它能减少碳排放816万吨,相当于植树7000万棵。

打个比方,北京有颐和园,颐和园每平方米种一棵树,华龙1号一台的发电量,等于种了24个颐和园。所以清洁能源还是非常好的,我们也将按照国家的核电发展战略规划,积极推进核电发展。

浙江多年来很重视核电的发展,中国大陆第一台核电秦山一期,就在嘉兴海盐县。现在秦山有九台机组满功率运行,而且现在核电运行管理水平也非常高。中核集团24台机组运行,有22台取得了国际核电运行组织WANO的满分。秦山核电1985年开建,1991年发电,至今三十年。所以中核集团为我们减排降耗做了非常重要的贡献。

从我们国家来说,现在核电装机容量只占到发电装机的2.4%,但是发出的电占到整个发电量的4.5%。这一比例是什么概念?就是美国现在有100台核电机组,占到美国电力的30%;法国有58台核电机组在运行,它的核电占到73%;韩国国土面积比较小,但是有30台核电机组运行,核电发电量占到35%。

按照专家的预测,我国如果按照目前每年6到8台机组的(速度)建设,到2030年,核电将达到1.5亿万千瓦,这也只能在2030年时占到整个发电量的10%,也就是达到目前发达国家平均的20%的一半。

另外,加大科技创新,特别是在快堆、高温气冷堆,还有小堆方面,加快了研发力度,有的已经开始了商业化建设。所以提供了更多选择的方案。同时,核电也不光是作为单一的电力工业,现在也是多方面为节能减排和双碳目标做贡献。

比如说冬季供暖的问题,这个对于我国,特别是北方大部分地区来说,是关系到民生的热点问题。现在我们研制了燕龙泳池堆,有40万千瓦的功率,它可以在一个30万人口的小城市,解决供暖,同时它也能降低二氧化碳排放64万吨。所以一个燕龙泳池堆,相当于减少32万吨燃煤,也相当于1.6亿立方米的天然气。所以应用前景非常广泛。

我想核工业66年的发展,特别是1985年开始,建了秦山核电后,被国家领导誉为“国之光荣”。我想我们在双碳目标下,还会有更大作为。

张海濛:我刚才做了一个计算,中国总的碳排放量100亿吨。如果这一台机组干掉800万吨,差不多一千多台机组就解决问题了,为什么不做多一点,10%就到顶了呢?你们碰到了什么难题?

王安民:因为核电的发展比较敏感,特别是十多年前受日本福岛事故的影响,一些人对核电的安全性有一些疑虑。我们自己要做好核的科普和宣传,打消疑虑。

现在已经是三代和四代先进的核电技术,日本的那个是60年代中期开建,70年代运行的,在安全性等各个方面,与现在不可同日而语。所以这方面,还需要我们一起努力去做这方面的工作。

张海濛:请问施耐德的熊总,你们对中国和世界的脱碳方案有什么进展?

熊宜:施耐德一直是做配电和能源管理为主,我们将电力用好,提升用电效率。以前我们看到很多企业做所谓的能效提升等很多项目,很多年前就开始做了。在利用新技术方面,施耐德的一些综合性的管理系统和数据,能够将石碑耗能的预测和复合曲线更加精准地预测到。

同时配合到可以使用新能源替代的地方,比如说有些省可以区分开,哪些是可再生能源的供电,哪些是传统火电的供电;有些省区分不出来,有些省和工业园区会自己做微电网系统,用光伏风电发电,用软件和数字化系统去调度。

一个数据是火电装机和用电量,以及新能源(风电和光伏的装机和用电量)这两个数字不呈比例,也就是新能源的消纳方面怎样更优化?在火电供应有一定的瓶颈时期,用自由发电和储能供电,这些方案是我们做得比较多的。

前两个月我们帮助一个比较小的制造业企业,搭建了一套综合能源管理的系统,能够帮助他们调度。一个是它原来的空调、冷机、风机大耗能设备的起停,还有光伏和可再生能源去匹配负荷。这样新能源的消纳率,从原来的20%至30%能够到70%,利用新能源来供电,这样能源成本节约30%左右。对于这一企业来说,一年可能就节约100到120万的钱,但是这是从小做起的一个很好的例子。

另外,要用电,首先是要健康和安全,其次才是能效的提升,再其次是新能源的消纳和替代,最后才是进行碳汇,买一些森林碳汇和交易。但是用电安全和稳定是最重要的。像港口、机场和一些基础设施,它不能有风险。

新能源的使用波动可能比较大,负荷不像原来的电网供电成熟和稳健,在这样的情况下,怎样让它的用电更好,比如说对电力资产的健康、用电的质量进行优化,这样一些方案也是很有意思的。

张海濛:我们讨论一下企业自己本身的排放怎么办?因为我一直有一个看法:决定过去十年企业能否成功的是,顺利拥抱数字化变革的程度。未来十年的成功可能取决于拥抱可持续发展革命的程度。

第一步是企业自己得有一个目标,既然国家有目标,行业也得有作为。据我所知,跨国企业在设立目标方面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中国企业在去年国家宣布目标以后在跟进。我想听听看,在座的几位企业自己本身设立目标的过程中,思考路径是什么样的,有什么样的困惑,最后为什么设立了目标?

熊宜:我们的目标蛮激进,希望2025年实现全球的碳中和,2030年实现净零排放,2050年实现供应链的净零排放。整个路径设计,其实十多年前就开始做了,从基础的东西做起。

比如说从研发用的材料,工业设备或者是配电设备的塑料,用的是不是可循环的塑料,从研发开始到生命周期都能被回收;第二个考虑运输供应链中的包装,是否利用到可回收的东西;再有就是工厂的能耗,现在的工厂基本上70%以上使用新能源;另外是供应商,我们制定了计划,从2021到2025年,供应链里前一千家的供应商,要求减少50%的二氧化碳排放;最后是对外服务,原来一些产品我们也用六氟化硫这样有污染的气体,2025年我们希望全部替代为清洁的干燥空气,还有帮助客户管理碳排放。

我们的目标是,到2025年,和客户一起减少8亿吨二氧化碳排放。通过一系列的(行动)实现对目标的承诺。我们有一个口号是:让更多人赋能。这能够更有效地利用资源和能源,实现可持续的发展。

孔听云:可持续在很多年前是锦上添花的事情,对于一家企业来说,彰显社会责任。而在当下,这已成为企业生存和发展的战略,是企业的名片。

在这一点上,艺康2019年公布了自己的目标:2030年做到碳减半,同时100%的能源做到绿色、清洁。2050年做到净零碳排放。与此同时,艺康加入了联合国1.5度计划团体。

在这之前,艺康做了很长时间的数据收集、积累和分析,然后计算了Base Line,然后通过一些第三方机构,来给我们进行审核,给予我们帮助,使我们发展的路径有一定地规划和科学依据。

作为上市公司来说,不是说承诺之后就完了。我们每年除了年报以外,都有可持续发展的报告,在报告里会追踪和公布目标进行的程度。2019年,我们公布的时候,希望2030年实现60%的绿色能源的替代。最近发现动作比较快,已经实现很多了,所以我们调整了目标,2030年我们可以实现100%。

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们采取了很多措施,比如说工厂大面积使用太阳能,使用其他清洁能源,我们所有的服务车辆采用电动。包括我们从源头(做起),艺康在中国有一个很大的亚洲研发中心,它最主要的工作是(研究)怎样通过更环保和降碳的方式,来帮助内部工艺流程(包括包装、产品)能够实现这样的目标。

所以从目标设置、过程管控,以及最后目标和进展的考核等,有一个体系的考证。同时领导都要签安全责任书,我们现在要签可持续发展的承诺书,来保证落地实施。

柯睿格:中国有九千年的酿酒历史,非常悠久。而百威亚太是一家成立才两年的公司,两年前在香港上市。在此之前,我们作为一家欧洲公司在欧洲上市。我们在全球有大约250家工厂,其中29家位于中国。

你们也许好奇为什么一家啤酒公司会在这里谈论可持续的问题。大家可以想想啤酒是由什么构成的。首先是水,还有麦芽和啤酒花这些原料。然后大家可以再想想我们是怎样包装啤酒,然后如何将其送到消费者手上的。最后,大家可以想想,我们是怎么处理所有废物,或伴随而来的环境问题的?如果你们能理解回答这几个问题,就能明白我们在几年前树立的2025年四个可持续发展目标。

因为我们重视水域保护,重视培训农业生产者。我们在每一方面都设立了100%的目标。我们要100%使用可再生电力酿造。这就是RE100准则,我们正在努力实现这一目标。

我们重视所有包装的循环使用。我们使用的是100%或大部分可回收利用的材料。从啤酒的角度看,我们就是这样处理的,用这样的方式把啤酒送到消费者手上,并建立长期的可持续发展的业务。百威的品牌历史可以追溯到1876年。我们还有其它的品牌,比如时代啤酒,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366年。因此我们想要尽力实现能延续到未来数百年的、长期的、可持续发展的业务。

树立了目标,也在这方面取得一点进步。我可以骄傲地说我们在中国有3家啤酒厂已经实现了目标。有一家啤酒厂,也就是前面提到的武汉啤酒厂,它会是我们250家啤酒厂中首家实现碳中和的啤酒厂。根据中国的“十四五”规划政策,这样我们能够为社会做出贡献。我们要与实现碳中和联系在一起,为整个社会创造效益。

因为我们确实无法解答所有问题,即使是啤酒方面。所以,我们会实行一些计划,例如,“100+加速器”计划。我们会和100家来自中国各地的、不同类型的、有不同想法的初创公司合作,解决我们正遇到的可持续发展问题。其中有一些已经转变成了二十兆瓦的项目。这与我们之前提到的核电数量相比不值一提。但是在啤酒业务方面,这是相当大的项目。

有一家来自中国的初创企业提出了一个想法,后来我们在佛山的一家啤酒厂使用了一个电池组,可以重复使用实现能量循环,从而在啤酒厂创造了一种循环能量模式。

我们已经完成了很多这样的项目。我们有11家啤酒厂使用太阳能电池板发电,许多与电网相连,并为中国贡献可再生电。我们已经将在中国的巴士都转为使用电能。还有更多其它方面的例子,我们非常希望对中国的规划目标和发展做出贡献。鉴于明确的政策指示,相信我们能够继续做出贡献。(财富中文网)

编辑:徐晓彤

最新:
  • 热读文章
  • 热门视频
活动
扫码打开财富Plus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