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天下随时

天下随时

胡泳 2013年11月01日
“随时”是一种纯朴而自然无为的境界,是随着天道之法则、自然之推移而行动,但不是无原则的,当随的随,不当随的则不随

    廖名春在《周易经传十五讲》中说:“《彖传》等说《易》,多以‘时’解。如‘刚当位而应,与时行也’,‘损益盈虚,与时偕行’,‘凡益之道,与时偕行’,‘天地盈虚,与时消息’,‘过以利贞,与时行也’,‘大亨贞无咎,而天下随时。随时之义大矣哉’,‘时止则止,时行则行,动静不失其时,其道光明’等等。所以,‘时’应是《周易》的基本精神。”

    此说甚确。周易的随卦,更是把“随”与“时”两个字联系在一起,并说“其义大矣哉”。“时”是天道、自然的轨迹,随时就是随着天道之法则、自然之推移而行动,因此“随时”是一种纯朴而自然无为的境界。

    《象》传说:“泽中有雷,随,君子以向晦入宴息。”震取雷象,兑取泽象,故曰泽中有雷。雷震于泽中,泽随雷震而动,为随之象。君子观察雷震于泽中,悟知“凡事随时”之道理,故生活起居顺其自然。“向晦入宴息”就是一到晚上(向晦)就进入休息状态(入宴息),也就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意思。到什么时候做什么事情,就是随时。

    《序卦》说“豫必有随,故受之以随”。卦序上随卦是继谦豫二卦而来,谦卦是告戒大有之君子要省身修养,卑以自牧,而君子顺动能谦,为物所说,是故下接豫(喜乐)。人既说豫,自然随之。韩康伯云:“顺以动之,众人所随。”

    随,震下兑上,下卦为阳为动,上卦为阴为说,此动而彼说,有从的关系。朱熹和查慎行都说随是从的意思,但是,是己从物还是物从己,不是没有争论的。程颐以为随的含义包括物从己和己从物两个方面;清代李光地《周易折中》则认为随卦的卦义主要在以己随物,物来随己不过是以己随物的反应。他说:“然则卦义所主,在以己随人;至于物来随己,则其效也,非卦名之本义也。”也就是说,物随己与否是由己是否随物决定的。

    随卦象征能屈己从人。从卦画来看,阳卦在阴卦之下,刚爻在阴爻之下,六十四卦中这两种情况具备的,唯有此卦。阳下于阴,刚下于柔,有以贵下贱、以多问寡之意,“能如是,物之所说随也”(程颐)。

    这一卦,主要阐释怎样使人追随的原则;同时,也是舍弃己见,随和众人。然而,随不是无原则的,当随的随,不当随的不随,一切以贞正为前提。初九爻辞有言:“初九,官有渝,贞吉;出门交有功。象曰:官有渝,从正吉也。出门交有功,不失也。”初九是下卦的主体,凡是一阳二阴的卦,以阳为主体。初九是成卦之主,主谓之官。初九作为卦主之阳爻,阴爻应该来追随它,然而初九处在随之时,不可以主自居,而应知变从权,这就是“官有渝”。“贞吉”、“官有渝”必须变而不失其正,方可得吉。“出门”是一种比喻,用以表明交的对象不是私昵,能够做到交必得正,交正则无失,无失则有功。(金景芳、吕绍纲《周易全解》)

    程颐解释说:“常人之情,爱之则见其是,恶之则见其非,故妻孥之言,虽失而多从;所憎之言,虽善为恶也。苟以亲爱而随之,则是私情所与,岂合正理?故出门而交则有功也。出门谓非私昵,交不以私,故其随当而有功。”谨守正道,而无所偏执,则是不以私情而与人交往,故必能获得所当随之人。

    “六二,系小子,失丈夫。”初九以刚随人,叫做随;六二以柔随人,叫做系。小子指六三,丈夫指初九。从事理上看,一个人处随之时,既随君子又随小人是不可能的。即使一时似乎可以那样做,归根结蒂还是随小人则失却君子。“凡随之事,正邪善恶是非不能两从。从邪则失正,从恶则失善,从非则失是。”(同上书)象曰:“系小子,弗兼与也。”因小失大,顾此失彼,首鼠两端,是常见人事现象。

    六三进一步说,“系丈夫,失小子,随有求,得,利居贞。”实际六二爻和六三爻是讲究随哪一个的问题,六二爻跟随了一个小人,而六三爻跟随了一个君子,随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结果。六三系九四,则必与六二疏远,以阴随阳,极易投契,有求必得。但是,不要借随的机会求所不当求,得所不当得。在六三来说,重要的是“利居贞”,守正而弗求。如程颐所说:“固不可非理枉道以随于上,若小人邪谗趋利之为也,故云‘利居贞’。自处于正,则所谓有求而得者,乃正事君子之随也。”

    六三系了上边的九四,舍了下边的六二;这和六二系了六三,失了初九相同。“象曰:系丈夫,志舍下也。”和六二不同的是,六三讲求专一。

    “九四,随有获,贞凶。有孚在道,以明,何咎。”九四阳爻刚毅,接近尊位的九五,又“随有获”,得天下之心随于己。但九五之下,近君之位,如威望超过人君,十分凶险。不过,心存诚信,不离正道,奉行明哲保身的道理(“以明”,程颐解作“以明哲处之”),就不会有灾祸了。

    “九五,孚于嘉,吉。”九五阳刚中正,高居尊位,却能唯善是从(“孚于嘉”就是从于善),故获吉祥。

    “上六,拘系之,乃从维之。王用亨于西山。”程颐曰:“上六以柔顺而居随之极,极乎随者也。其随之极,如拘持縻系之,又后而维系之,其固结如此也,昔者大王用此道亨盛王业于西山。西山,岐山也,周之王兴业于此。……盖其人心之随,固结如此,故能亨盛其王业也。”

    总的来看,本来应当是柔在刚下,而随卦则是刚处柔下。刚而能下柔,则无所不能随。

最新:
  • 热读文章
  • 热门视频
活动
扫码打开财富Plus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