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埃隆·穆斯克如何拿到14亿美元大礼

埃隆·穆斯克如何拿到14亿美元大礼

Peter Elkind 2015年03月10日
为了在内华达州的沙漠中建造大型电池厂,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的首席执行官用尽了炫耀、诱惑、压榨、恐吓、操纵、激励等手段,拿到了内华达州的巨额优惠。本文是对这一疯狂故事的实录。

    可是在两周后,穆斯克又找桑多瓦尔谈话,协议突然中止。穆斯克改变了要求。现在他要求的不再是什么税收减免,还是惊人的5亿美元预付款。对于内华达来说,这根本就不可能做到。该州没有此类款项—它的全部预算只有65亿美元—它不会开出5亿美元的支票。

    这是第二次,内华达州的团队鼓起勇气说不。希尔说:“那些谈话相当紧张,特斯拉很不高兴。”

    公司公开宣示了它的愤慨:7月23日,它中断了在里诺郊外的平整工程,突然把240名建筑工人打发回家。奥康奈尔这样解释特斯拉的态度:“好吧,没问题。如果这件事在内华达办不成,我们就要拿起铲子,到别的地方去了。”

    这个充满戏剧性的故事完全是在不为人知的情况下发生了。施工工地在一个偏僻道路的尽头,有长达数英里的栅栏围着,要去工地,还得经过一间有人把守的警卫室,上面标着的项目代码是“老虎项目”(Project Tiger)。一连好几周,都没有人注意到工地上有人施工。后来,博客的写手最终听到了一点风声,稍后也知道了工程中止,没有人说发生了什么事。

    穆斯克在7月31日的盈利预告会上被问及此事,他确认特斯拉已经在内华达破土动工,但是表示工程已经停止,因为平整工作“基本”完成了。他坚称,特斯拉还计划在“其他一两个州内做类似的事情”。内华达是什么情况?穆斯克隐密地说:“皮球在州长和州立法机构这边。”希尔和州长被公开要求旁听会议,他们知道这些话是说给他们听的。

    是什么原因突然促使穆斯克索要5亿美元现金,至今仍然不十分清楚。一个解释是:电池的合作伙伴松下公司将它最初承诺的启动资金限制在数亿美元,给特斯拉留下了一个大坑要填。它原本希望松下能拿出15亿至20亿美元。(特斯拉的高管否认此事,坚称无论松下投多少钱,他们给项目融资都没有问题。)

    然后,还有第二个因素:在穆斯克提出要求之前的一两天,田纳西州宣布,向大众公司(Volkswagen)提供2.3亿美元,帮助为其在查塔努加(Chattanooga)的6亿美元工厂扩建工程融资。该项目预计增加2,000个工程岗位。这让穆斯克觉得,他的更大的项目应该使特斯拉发一笔更大的横财。奥康奈尔承认道:“大众的协议确实让人开了眼。”

    特斯拉继续努力施压,看看它能从其他州拿到什么。6月,这家汽车制造商向哈托提议,花1,000万到2,000万美元,直接买下候选的巨工厂地块,但是并不承诺会在那上面建厂。当哈托回绝了这个极不寻常的请求时,它也同样对哈托来了沉默疗法。类似的请求和回绝还发生在圣安东尼奥。

    8月中旬,在内华达州拒绝了穆斯克的5亿美元请求之后,特斯拉转向了得克萨斯州,向那边两处厂址的推广者提出了同样的建议,同样没有人答应。圣安东尼奥经济开发基金会的主席马里奥·埃尔南德斯(Mario Hernandez)这样描述特斯拉的一位高管在提要求时的情形:“我们需要你们认真考虑提供高额的预付款,高达5亿美元—这会是理想的一揽子优惠。”

    至此时,渴望吸引特斯拉的各州已经做了不少秀。得州州长佩里戴着墨镜,驾驶一辆特斯拉,来到位于萨克拉门托市(Sacramento)的州议会大楼[更不用说,特斯拉总部就在数英里外的帕洛阿尔托(Palo Alto)],向世人展示,他在为得州而奋斗。图森市(Tucson)市长发给穆斯克一张建筑许可证,使他得以在亚利桑那某处“待定”的地址建造一座耗资30亿美元、面积达500万平方英尺(约46.45万平方米)的建筑。加州参议员泰德·盖恩斯(Ted Gaines)给特斯拉总部送了一把金铲子。

    各地的推广人员抓住所有他们认为能够带来优势的关联。里诺以穆斯克参加过内华达沙漠中的火人狂欢节(Burning Man)为荣,这意味着他曾经穿行过里诺。哈托强调,奥斯汀每年都要举办特斯拉项目(Tesla Project),庆祝被公司用作名字的那位发明家的生日。格里沙姆说:“各路明星像是在排队购买这车。看到车,你会想:‘就是这样子。’那感觉就像是在约会情人。”[当然,不是所有人都爱上了特斯拉。在穆斯克索要5亿美元现金的消息公开之后,《圣安东尼奥新闻快报》(San Antonio Express-News)的一位专栏作家写道:“人们越来越难以区别,特斯拉是在找厂址还是在敲诈。”]

    穆斯克不断利用公开声明来影响和左右竞标者。相比之下,公司希望各州保持绝对沉默。5月,加州的一家报纸报道,特斯拉正考虑在萨克拉门托的一处商业园区建厂。报道中有来自于州开发部发言人的一句不温不火的评论:“政府每天都在努力将公司带到加利福尼亚州,帮助它们在这里成长。特斯拉肯定是这些公司之一。”

    这篇文章招致特斯拉的奥康奈尔给加州州长杰里·布朗(Jerry Brown)的高层就业顾问发去了一封刻薄的电子邮件:“这么做毫无帮助。”

    2014年8月中旬,内华达州参议员哈里·里德(Harry Reid)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表达了他对事情进展的失望。他对本州记者说:“我不指望特斯拉能给就业带来什么了……我不确定,他们是不是在耍我们。”

    但是内华达仍然想继续争取,而特斯拉在看到其他地方也没有意愿拿出5亿美元之后,也准备继续推进了。最终协议的大部分已经准备就绪了。为了向特斯拉提供免费的土地,希尔策划了一份三方协议,以公共开支来消化土地费用。吉尔曼和他的合作伙伴向汽车提供商提供了980英亩(约396.59公顷)土地。作为补偿,内华达州向吉尔曼的集团支付4,300万美元,购买将一条四车道公路延伸的路权。这条公路将穿过工业园区与一条主干道美国50号公路(U.S. Route 50)相连。内华达州还将再花7,000万美元建设公路。吉尔曼说:“这是对我们的回报。”工业园区的老板以前要求延伸,这将缩短行路时间,同时开辟出数千英亩用于开发的土地,年限超过15年。

    特斯拉将获得11亿美元的减免:20年免缴设备和建筑材料销售税(价值7.258亿美元);10年免缴不动产税(价值3.49亿美元);还有10年免缴工资税(价值2,940万美元)。公司还可以少缴电费800万美元。

    所有这些补贴要在特斯拉达到投资和创造就业的目标之后才开始提供。在这10年期间,巨工厂工人的子女肯定会大量入学,为了抵消失去的教育税收(工资税有一部分被用于教育,因为工资税减免造成内华达州没有用于巨工厂职工子女教育的费用—译注),特斯拉同意从2018年起向当地的公立学校捐款3,750万美元。它将向内华达大学(University of Nevada)提供100万美元,用于电池研究。

    桑多瓦尔还同意,推动通过内华达州汽车直销合法化的法案。内华达是美国六个只允许通过执照的经销商销售汽车的州之一。相比之下,得克萨斯州的汽车经销商协会(Automobile Dealers Association)给州立法人员写了一封公开信,催促他们抵制任何为了拿下巨工厂而篡改法律的诱惑。奥康奈尔说,这封信“一点也没有帮助”。他表示,这不是唯一的因素,但也称:“很难想象,我们会在不让我们销售汽车的州投资50亿美元。”

    还剩最后一个问题没有解决:尽管拿不到5亿美元,特斯拉还是想要一些现金来补贴项目建设。希尔找到了解决方案:内华达州把之前为电影制作公司和保险商预留的1.95亿美元可转化抵税额度提供给公司,这一额度可以出售。特斯拉表示接受。11亿美元的减免加上1.13亿美元的公路基金,再加上抵税额度,优惠总额达到了14亿美元。

    在8月的最后几天,内华达的希尔与特斯拉的奥康奈尔和首席财务官开了一次电话会议。奥康奈尔对希尔说:“我想,事情已经敲定了。”内华达州最终胜出。

    直到劳动节(美国劳动节在9月的第一个星期一—译注)那天,得克萨斯州(还有亚利桑那州、新墨西哥州和加利福尼亚州)还不知道特斯拉已经做出了选择。他们还抱有些许的期望,工厂也许会落在他们那里。

    那天,穆斯克给内华达州州长打电话,正式确认了消息。第二天,桑尔瓦尔向兴高采烈的立法机构领导人做了简短汇报,并计划周四在卡森城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告这个消息。随后,州议会召开特别会议,批准有利于特斯拉的法律。(在看到新闻发布会的消息时,格里沙姆意识到,得克萨斯州输了。)

    但是,还有最后一个障碍。据出席会议的希尔和内华达议会议长玛丽莲·柯克帕特里克(Marilyn Kirkpatrick)说,穆斯克的日程安排与新闻发布会冲突。当时他在欧洲,然后要去日本,出席S型车的发布会。柯克帕特里克坚持认为,新闻发布会没有他不行。她声称:“他必须到会。我们坚持让他本人告诉我州居民,他愿意在这里投资。”

    内华达州的团队似乎并不完全信任穆斯克。即便是在与内华达州达成一致意见之后,希尔仍然要他做出公开的保证,他不会把工厂建在别处。希尔不想新墨西哥州的遭遇发生在本州身上。“对于内华达州来说,这是非常重要的一步。”他说。“我们不想迈出这一步之后,项目却没有了。”穆斯克同意调整日程安排。他从来伦敦赶过来,衣衫不整,睡眼惺松,在州议会大厦的台阶发表了公开声明。

    对于内华达来说,这是一场令人欢欣鼓舞的胜利。银州(Silver State,内华达州的别称—译注)打败了得克萨斯和加利福尼亚这样的对手。州长与特斯拉的首席执行官一道站在议会大厦的台阶上,称穆斯克是“一位敢于超越、将不可能变成现实的旷世梦想家”。随后,州长宣布,特斯拉“永远地改变了本州的发展轨迹”。桑多瓦尔预计,这家巨工厂将在20年内创造包括间接就业在内的22,000个工作岗位,给内华达的经济增加1,000亿美元的价值。(一些外部专家不同意这些说法,认为依据不可靠,是对不可知的遥远未来的预测。)

    尽管如此,这场胜利的代价惊人,引发了媒体的批评。巨工厂预计创造6,500个就业岗位,内华达州为每个岗位付出了20万美元。新墨西哥州的前州长比尔·里查森说:“我看了内华达的一揽子优惠政策。他们实际上把里诺和拉斯维加斯彻底交出去了。”理查森曾经与特斯拉就它的第一家组装工厂谈判过。他很快又说:“我大概会像桑多瓦尔州长那样做。在经济衰退时期,它能带来大量的工作,给这个州创造了一种新经济。”他语带懊悔之气,其他各州都有同感。

    在穆斯克这边,他强调,提供最多优惠的并不是内华达(其实是圣安东尼奥)。他说,现在,重要的是低成本和高速度。“这是一个真能把事情做成的州,最重要的单一因素是完成工作的时间。”穆斯克表示。

    到了11月,穆斯克在一次盈利预告会上宣布了这项协议。对于不断有人指责他从内华达州榨取优惠,他十分恼火。他认为,这项协议对于内华达州来说,是“极好的设想”,表示这类批评“有点烦人。我认为,我们得到了适当的优惠政策,但并不是极其优惠。”(财富中文网)

    译者:穆淑

最新:
  • 热读文章
  • 热门视频
活动
扫码打开财富Plus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