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辉瑞宫廷政变内幕

辉瑞宫廷政变内幕

Peter Elkind, Jennifer Reingold, Doris Burke 2011年10月15日
辉瑞首席执行官金德勒被赶下台,是因为他撼动了这家运转不灵的制药业巨头,还是因为他领导不力?

    对首席执行官职位的争夺,令辉瑞分裂为三个阵营。每个竞争者都定期和自己的顾问圈子开密会。金德勒以他做一切其他事情的方式开展竞选运动,即有条不紊又大胆突进。后来,在金德勒的文件里,发现了一份大约100页的竞选策略笔记,里面的内容无所不包,从他如何恳求各位董事,到他认为应该承认自己缺乏运营经验。

    为了缓和不断加剧的紧张局势,马金龙的首席顾问把三位竞争者带到了曼哈顿的一家餐厅Maria's Mont Blanc吃奶酪火锅晚餐。他们在那里围坐一个冒着泡的火锅旁,一边尴尬地闲谈,一边用叉子叉起大块的肉和面包。

    为了遏制你争我夺,董事会和马金龙下令,竞争者不得与任何辉瑞的董事讨论交班事宜。金德勒和斯蒂尔却公然无视这一规定,在曼哈顿中区的一家海鲜餐厅Oceana一起吃饭。这次秘密峰会一直不为人知,直到公司的一位司机泄露之后才曝光。凯顿和谢德拉兹怒火中烧,但董事会未予追究。

    到了2006年,斯蒂尔对公司的停滞不前——以及手中200万股辉瑞股票价值不断下滑(他还有400万股期权)——越来越不满。在他看来,凯顿的营销部门已经出了大问题,而她似乎不愿意炒掉任何人。谢德拉兹对药品研究的前景持怀疑态度,同时鼓吹斯蒂尔完全不喜欢的多元化战略。金德勒相对的局外人地位开始显现出优势。

    斯蒂尔把支持票投给了第三候选人金德勒。他还开始怀疑,马金龙离退休期——还有两年——是不是有点太长了。

    当年4月,辉瑞在内布拉斯加州林肯市举行年会。斯蒂尔的这种感觉被明确提出来了。核心问题是:辉瑞股价自马金龙上任以来下跌了46%,而公司已经披露,首席执行官将获得8,300万美元的退休金。当投资者走入会场,一架模型飞机在他们的头上嗡嗡飞过,拉出一条横幅,上面写着:“回来吧,汉克(指马金龙——译注)”。

    到了2006年7月,辉瑞董事会已准备让马金龙走人,不过他本人还没意识到。但在当月晚些时候,距开会决定他的继任人还有数天时,董事会收到了一封自称是辉瑞高级员工的匿名信,信中严厉抨击金德勒。就在董事会会议当天,又出现了第二封匿名信,宣称是来自“忠实、负责任的法律部门老员工”。信中抱怨了金德勒的“微管理”、“不断地”内部重组和“混乱的”决策流程。“已经做了决定,还要再考虑,然后变卦。任何决策,哪怕是很小的决定,都要细抠,而且经常到最后不了了之。接着,还要再做研究。决策团队膨胀,成员之间互相猜疑,自主权被削弱。”这里面有一些内容正是在2010年底令董事会感到担心的问题。

    但当时,董事会无视任何警告。辉瑞首席董事、伊利诺伊大学名誉校长斯坦利·伊肯贝里(Stanley Ikenberry)说:“我们一直收到这类信件,我们做过认真分析,没发现废除他的理由。”金德勒得到了职位,马金龙在7个月后离开公司。伊肯贝里回忆:“这是个艰难的选择。制定新路线是董事会的意愿。”

    金德勒当选令人吃惊。一位直接向他汇报的员工的反应尤其激烈。乔治·伊文斯(George Evans)是一位低调、受人尊重的律师,在辉瑞工作了26年。金德勒受雇时,他也是最高法律职务的候选人,并且是制药部门的法律总顾问。星期天,伊文斯在《纽约时报》上读到了对他老板的评价,周一,他就辞职了。他对《财富》杂志说:“你怎么样也得为你曾经为之工作的人留点尊敬。看着杰夫干了这么多年,我实在不能为一家由他当首席执行官的公司工作了。”

最新:
  • 热读文章
  • 热门视频
活动
扫码打开财富Plus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