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辉瑞宫廷政变内幕

辉瑞宫廷政变内幕

Peter Elkind, Jennifer Reingold, Doris Burke 2011年10月15日
辉瑞首席执行官金德勒被赶下台,是因为他撼动了这家运转不灵的制药业巨头,还是因为他领导不力?

    他即将面临很多挫败。辉瑞的药物生产管道已经不能再支持向投资者承诺的增长。三种拳头产品即将失去专利保护,面临仿制药的竞争,这意味着这些药品的利润将暴跌。最大的问题当然是立普妥,到2005年,这种药一年能给辉瑞带来惊人的120 亿美元的销售收入,相当于公司全年营业收入的四分之一。到2011年,公司将失去立普妥的专营权,但华尔街已经在怀疑,辉瑞怎么能失去它?

    马金龙继续增加研发预算,继续辉瑞的“在球门范围内射门”的方法——理论上说,研究的化合物越多,创造的药物也就越多。但是,药物的开发和审批可能需要整整十年,公司可能多年拿不出像样的产品。

    因此,马金龙退而寻找绝望的制药业首席执行官的庇护所:2002年,他宣布以价值600亿美元的股票收购行业第七大公司Pharmacia。但就在辉瑞艰难消化这次最新的大餐时,马金龙待在总部的时间似乎越来越少,他成了行业贸易组织的领导人,资助非洲一家抗击艾滋病的机构,甚至写了一本关注医疗改革的著作。

    这就留下了权力真空,前首席执行官小威廉·斯蒂尔看起来不止愿意填补这个空白。在辉瑞的纽约总部,他可是个熟人,到地下健身中心锻炼,去自助餐厅吃午餐。斯蒂尔一贯乐于倾听别人的意见和分享他的观点。他的退休状态和众所周知的保守态度掩盖了他的巨大影响力。一位了解辉瑞董事会的人说:“他在会上几乎什么也不说,但人们要看他冲着谁点头,看他的一举一动,因为他比任何人都了解公司。”

    随着辉瑞的业绩不再高飞,公司内部争吵加剧。马金龙认为斯蒂尔在瞎掺和,感到恼怒,甚至想终止他的顾问合同。斯蒂尔粉碎了他的行动。董事会对斯蒂尔更加支持:后来,斯蒂尔年满72岁,到了董事强制退休年龄,董事会为了留下他把这一限制提高到73岁,当他达到这一限制时,又再度修改了规定。

    斯蒂尔和马金龙从前是朋友和同事,现在成了死敌。公司前高级副总裁格雷格·维尔(Greg Vahle)说:“一个经常不在公司,一个你没办法打发走,这简直是场灾难。”维尔在辉瑞干了32年,2008年退休。

    到了2005年,马金龙已经在为他的交班制定计划。他将三名高管提拔为副总裁,开启了对下一任首席执行官职位的愈演愈烈的长期争夺。两个任命不令人意外:凯伦·凯顿(Karen Katen)和戴维·谢德拉兹(David Shedlarz),两人都是辉瑞的常年明星员工。凯顿时年55岁,自2001年以来一直在管理辉瑞的全球制药业务。谢德拉兹56岁,负责财务工作,还是一位敏锐的战略家。他自1995年开始担任首席财务官。两人的胜出者将在2008年马金龙年满65岁之时接替他的职位。

    此外,还有一匹黑马:金德勒。辉瑞是个与世隔绝的组织,其领导人一般会在这个组织度过全部职业生涯,而金德勒只在这里待了三年。与凯顿和谢德拉兹不同,他是制药业新人。

    但在斯蒂尔的帮助下,金德勒压倒了竞争对手。他有很多制胜的优点:性格外向,精力充沛,学习很快。在得知同事都在窃笑他的快餐业背景,他开玩笑说,他从前制造了美国的胆固醇问题,现在转而来解决它。

    但金德勒不太讨人喜欢的个性也开始展现,包括他过分干预的风格。例如,在2005年升任副总裁时,他承担了监管公司传播部的工作。在通过电话讨论了一份将要发表的媒体声明之后,他突然出现在办公室,加入讨论,然后坐在键盘前开始打字,对目瞪口呆的媒体团队说:“还是我亲自来干吧。”

    这句话后来就成了金德勒管理理念的简洁表述。在辉瑞工作了28年的律师肯特·伯纳德(Kent Bernard)说:“杰夫似乎认为,他是办公室里唯一的聪明人。”

最新:
  • 热读文章
  • 热门视频
活动
扫码打开财富Plus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