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商业 - 商业更多文章

中国的劳动力市场:巨大资产还是沉重负担?

Katherine Ryder 2010年12月23日

奇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居然面临劳动力短缺问题。

    尽管众多学者还在为中国经济前景争论不休,但他们中多数人一致认为,中国经济前景如何,很大程度上有赖于中国劳动力市场的稳定。一些人认为,这个庞大的劳动力市场是中国最大的资产,而另一些人则将其视为沉重的负担。

    今年以来,世界各国目睹了中国各地工厂频频发生各类罢工,这些事件促使私营企业及地方政府将工人薪资提高了30%。不过,中央政府对此似乎并不感到紧张。有人甚至认为,中国政府的媒体声明甚至对罢工行为有暗中鼓励的意味。

    有关专家称,我们从中得到的启示是,中国政府前所未有地认识到,要在国际市场上保持竞争力,中国经济就必须从重工业拉动向国内消费驱动转型——而为了实现这一转型,必须提高劳动报酬。

    然而,中国的劳动力市场还存在很多政府没有监管到的地方。这些问题充分说明,未来十年中国仍将面临严峻的挑战。

    说来有些奇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居然面临劳动力短缺问题。中国近三分之二的劳动力来自于农村,但一直以来,沿海工厂的工资比农民务农的收入更高、更稳定。过去十年间,中国制造业的蓬勃发展很大程度上归功于涌入城市打工的1.5亿农民工。

    而现在,农民工的数量开始缩减。美国人口统计局(U.S. Census Bureau)预测,未来十年,中国15岁至24岁的适龄劳动人口将减少约30%。在刚过去的这一年里,剩余劳动力已经开始告急,华东地区的情况尤其严重,该地区有些工厂已经没法完成全部订单。

    就业不足的现象已成为过去,商品价格水涨船高,务农收入因此节节攀升。结果,各类工厂突然发现,他们不但必须和农业领域争夺劳动力,而且为了抢夺人力资本,各家企业之间更是打得不可开交。

    位于伦敦的研究公司资本经济(Capital Economics)的马克•威廉姆斯表示:“特别是一到春节,大量民工会返乡寻找更好的工作。对雇主来说,劳动力市场竞争日趋激烈,每位雇主都得盯着对手开出的招工条件,比如更高的工资或免费住宿之类。”

    与此同时,大学毕业生的失业率却在逐日攀升。新加坡国立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近期的一份报告显示,每年进入中国劳动力市场的600万大学毕业生中,有30%找不到工作。而据官方数据,公务员的报考人数从2003年的8.7万人猛增到2009年的140万人。这一现象也许是中国80后和90后日益高涨的爱国主义情绪导致的,但同时也表明了正在工厂和农场之外求职的大学毕业生数量何等庞大。

    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教授、中国问题专家盖勒博士(Dr. Mary Gallagher)表示:“在正常情况下,未就业的城市青年会和涌入城市的农民工竞争就业岗位。但中国的青年人没有这么做。这两个群体都需要调整自己的期望值。”

    从某些方面看,劳动力配给失调也可归咎于中国独生子女政策所带来的文化副作用。近日,官方媒体登载了中国社科院(Chinese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发布的一项研究。该研究指出,中国大学毕业生的起薪几乎与农民工相当:大学生月薪起点为226美元,而农民工是181美元。

    不过,与其在工厂工作的上一辈相比,这一代“独生子女”对现代生活抱有自己的想法。而现在看来,他们还是会等待“更好的机会”。

    那么,劳动力市场的这些问题最终会演变成什么情况呢?中国经济能像政府领导人所希望的那样,为大学毕业生提供更多白领工作岗位吗?中国这一日益两极分化的劳动力市场真的能自行恢复平衡吗?

    分析人士一致认为,各行业的涨薪潮是大势所趋,在通胀加剧的情况下尤其如此。(本周,中国人民银行将2011年的预期通胀率调高到4%。)进一步涨薪将使目前已初具雏形的加薪潮继续蔓延。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一份报告指出,过去10年间,中国的实际时薪年均涨幅达到了13%。

    而从今年的罢工潮来看,人们的期望值可能涨得更快。为了保持经济转型过程中的社会和谐,中国的领导层已经开始尝试给工人们更多代表权。

    中国政府对近期罢工事件的态度表明,政府至少是容忍工人们用集体行动表达意愿的。广东省于今年开始推行的劳动力改革办法正受到广泛关注。该办法目前只是草案,而且受到企业家们的阻扰,因为他们担心如果工人获得更多权利,会带来种种问题。尽管如此,这一立法改革还是会允许工人实现自治,并在公司董事会中派驻自己的代表。

    广东的做法是否会在全国推广,目前下定论还为时尚早。然而并非巧合的是,近期的多数罢工都发生在外资公司的工厂。在中国的制造企业里,由于区域竞争造成的压力,变革的意愿被削弱了不少。

    盖勒博士表示:“地方政府对投资可能转移到中国其它地区甚感焦虑。如果他们害怕工厂迁往内地各省,使他们所在的地区失去获得投资的机会,并因此决定不改革劳动力市场,这种做法可能就不会奏效。”

    因此,从现状来看,中国还是会小心地摸着石头过河。新的领导班子将于2012年上任,因此,任何有损于中国社会稳定的改革都面临着推迟进行的巨大压力。不过,随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胸怀大志而囊中羞涩的迈入成年,而他们的父辈则大批退休,中国的劳动力市场改革还是会成为焦点问题,并将决定中央政府是否仍将对各省实行严格管控。

    译者:清远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