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商业 - 能源

全球论坛:后漏油时代的反思

Nina Easton 2010年07月01日

石油业高管和对抗气候变化的环保主义者,都想减少世界对石油的消耗,然而,寻找现实有效的解决方案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假设现在是2050年6月,墨西哥湾石油泄漏事件已经过去40年了,但它仍位列美国有史以来最大的环境灾难。如果当英国石油公司(BP)的“深海地平线”(Deepwater Horizon)钻井平台爆炸下沉、开始每天泄露数万桶原油时,你刚大学毕业,那么现在你可能已经在庆祝子女毕业了。而如果你的孩子当年在上小学,那你现在可能已经当上爷爷奶奶了。那如果你在2010年,就已经当上了爷爷奶奶,呃……

    其实,我想说的是,40年对我们大多数人而言,都是一段很长的时间。但是对能源规划而言,40年的时间显然并不算长。在由《财富》杂志(Fortune)、《时代周刊》(TIME)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于开普敦联合举办的全球论坛(Global Forum)上,一个高层讨论小组就提出,尽管有人乐观地认为,这次灾难性的原油泄漏事故将促使美国(乃至全世界)抛弃矿物燃料,转而在每个社区的角落建一座风车,但这种观点尚有待现实检验。

    因为尽管发生了漏油事件,但各大石油公司不会停止深海钻井活动。对此,荷兰皇家壳牌集团(Royal Dutch Shell)首席执行官彼特•沃瑟尔(Peter Voser)表示:“能源系统需要把所有的能源都开发出来。”他的理由是,在今后40年里,世界人口将由68亿增加到92亿,能源需求将会翻一番。

    沃瑟尔虽然是位石油业高管,但他的眼光却不只局限在石油行业。沃瑟尔称,目前矿物燃料占到了世界能源消费的80%,这一比重到2050年将下降到60%。这主要是因为替代能源的使用增加造成的,不过前提条件是核能也必须算在替代能源之内——然而核能会带来其特有的环境风险。保护国际基金会(Conservation International)首席执行官彼得•塞利格曼(Peter Seligmann)持有类似的长远观点,他指出:“即便我们掌握了新的(可再生能源)技术,要将这些新能源并入电网,至少也还需要20到30年。”

    欧盟委员康妮•海德格德(Connie Hedegaard)是一位抵制全球变暖的活跃人士,在论坛专题讨论会上,她引述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的结论,指出2010第一季度是有记录以来同期最热的。不管你是和她一样的激进人士,还是虽然对全球变暖持怀疑态度、但仍然关心大气污染并担心出现石油垄断的人,都会希望减少世界对石油的消耗。华盛顿的立法者们如今需要展开冷静的讨论,以便出台现实可行的能源政策。在这方面,沃瑟尔、塞利格曼和南非电业高管坎南•拉克米哈然(Kannan Lakmeeharan)给出了一些经验和教训。

    首先来说沃瑟尔。沃瑟尔支持对碳排放定价收费,而且越快实施越好。他说,石油行业“需要确定性”。不过与此同时,他正在引导壳牌朝着开发天然气的方向前进,以便将其作为替代燃料。“让我们从已有的东西入手。”他说。

    而塞利格曼认为,能够提高能源效率的技术也很重要。麦肯锡公司(McKinsey) 2009年的一项研究显示,如果美国在节能领域投入5200亿美元的研发资金,将能够在未来的十年内,节省1.2万亿美元的能源支出,并减少23%的能源消耗。

    塞利格曼称,为了减少排放,同样重要而且可行的措施,是保护和重建因农业生产而被垦伐的森林,尤其是热带雨林。他说,我们必须改变“耕种和造林的方法”。保护国际基金会称,该机构正在与包括迪士尼(Disney)在内的公司一道,在非洲植树造林,此举能够在将来的40年内减少3000多亿吨二氧化碳的排放,比美国在同一时期内的排放总量还要多。

    况且,从短期看来,可再生能源能够添补的矿物能源缺口,或者减少的污染,相对来说还是较为有限的。沃瑟尔指出:“有些可再生能源会利用到稀缺资源,因此我们必须小心,不要造成新的问题。”

    而且,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替代能源的资本投资问题往往让人头疼。南非国营电力机构ESKOM接受了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一笔贷款,用来建造以煤为燃料的火电站,从而引发多次抗议,成为众矢之的。不过拉克米哈然表示,要研发替代能源,国家应该降低关税或提供政府补贴。他说:“我们现在只用得起煤。”

    英国石油公司的原油泄漏事件爆发后,美国两党的立法者针对该国新的能源政策进行了一些深刻的讨论。民主党想要采取“限额与交易”政策;而两党中的自由市场派则更倾向于征收碳排放税,同时降低个人所得税,以抵消差额。塞利格曼和各派的立法者都见过面,他发现参议员们在这个议题上逐渐趋于共识。“这次漏油事故改变了整个局面,”他说。

    这些讨论是一个很好的开端。但是,美国适逢剑拔弩张的选举年,要想在此时制定出一项既现实又具有成本效益的能源政策,恐怕并非易事。

    译者:朴成奎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