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穆斯克与乔布斯:天才的共性

穆斯克与乔布斯:天才的共性

Chris Anderson 2013年11月22日
没错,这两位打破传统的人颠覆了多个行业, 但是TED主任克里斯·安德森有更加深刻的观点。他认为, 穆斯克与乔布斯真正的共同之处是有一种由无拘无束的信念驱动的罕见思维方式。

摄影:Benjamin Lowy

    当未来的历史学家在描绘21世纪的人类进步时,可能会得出这样的结论:2012年,在埃隆·穆斯克(Elon Musk)的卧室里出现了一个关键时刻。每隔数月,他就有一个“重大发现”的时刻。有时是在早上淋浴期间,有时是在入睡前的深夜。有时就像一年前的这个时刻,发生在他凌晨两点醒来之时。

    他是这么对我描述那个时刻的:“我意识到,甲烷-液氧火箭发动机可以实现380秒以上的比冲(比冲指一千克燃料持续产生一千克推力的时间——译注)。”

    确实,这听上去不太具有历史意义。可是你要知道,拥有这种比冲的火箭的航程足以逃离地球的外大气层,飞到火星。之所以采用这种燃料,是因为火星拥有丰富的二氧化碳和永久冻土(含水),完全可以转化成上述的甲烷和液氧。这意味着,你在火星上就可以为回地球的旅程制造燃料。这又改变了在地球和火星间进行太空旅行的长期经济学,因为它意味着你在向火星发射载人飞行器的时候不必携带回程用的燃料。

    意义正在于此。埃隆·穆斯克坚信,在未来20年内,人类将移民火星。由于他在凌晨的那个“顿悟”时刻,我们已经有可能从火星回来了。这将肯定成为征招移民者广告中一句有利的宣传,除非你想和他一样,在帮助建设完成人类的第二个家园后终老于火星。

    他可不是你认为的寻常首席执行官。

    你可能以为,埃隆·穆斯克疯了,可他拥有让你胆怯的将梦想变成现实的纪录。他的第二家成功的互联网新创企业是贝宝(PayPal),在成立仅三年后的2002年就以15亿美元卖给了eBay,而这只是他的热身。[康柏(Compaq)收购了他的第一家网页软件公司。]他的下一个动作,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 Exploration Technologies),又称为SapceX,是第一家将货物舱发送给国际空间站的私营企业,获得了来自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等机构数十亿美元的订单。他的电动汽车企业特斯拉汽车公司(Tesla Motors)制造环保的绿色汽车,在2013年前三季度的销售额增长超过12倍。[对了,就在经营这两家企业的时候,去年早些时候他又花些时间发布了一个前卫的、叫做“超级环”(Hyperloop)的城际大规模客运新概念。]由于以上这些和其他的原因,穆斯克当选了《财富》杂志2013年年度商业人物。

    看看他不可思议的涉猎范围,再找找近年来商界中可与之对比的人物,你只可能想到一个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大多数商业创新仅仅是渐进的改善,在那些有幸在大创意上成功的企业家中,大部分人一直坚守在各自的行业里,从事扩张和合并。而乔布斯和穆斯克则自成一格:他们是连环颠覆者。

    乔布斯创造了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公司,同时至少给四个行业带来了变革(计算机、音乐、动画电影、移动通信)。穆斯克的影响甚至可能更大。SpaceX已经大幅降低了火箭发射成本,超越了世界上所有国家的太空项目。与此同时,特斯拉正逐步成为美国50年来第一家成功的新汽车制造商,并在这一过程中推动了电动汽车在全球的普及。他还给目前在美国领先的国内太阳能提供商SolarCity带去了资金和创意。

    所以,毫不奇怪,穆斯克最近经常被人称为“下一个史蒂夫·乔布斯”。不过,我并不想仅仅就他们成就的多样性和高度做比较。他们的思想形成过程也是可比的。我在他们身上看到了一种极其罕见的思维特质,这种特质令我对这两人以及其成就高山仰止。

    那么,他们独一无二的天才之处是什么?我的看法是:由非常的信仰所推动的系统层面的设计思维。用斜体标出的这句话里的每个字都极为重要。让我们来深入探讨。

    先要指出的是,乔布斯和穆斯克并不是典型意义上的发明家。令他们成名的特定产品都有许多其他创造者。史蒂夫·沃兹尼亚克(Steve Wozniak)设计了第一台苹果电脑。Mac电脑的图形用户界面的核心创意来自施乐帕洛阿尔托研究中心(Xerox PARC)。乔尼·伊夫(Jony Ive)是iPhone和iPad设计的关键人物。AC Propulsion公司帮助特斯拉制定了最初的技术愿景,还有其他很多人都做出了重要贡献。

    要了解乔布斯和穆斯克的贡献,你必须将镜头往回拉。他们的独特贡献是构想出一个广阔的生态系统,那些产品在这个生态系统中产生了变革性的影响。要做到这一点,不仅要密切了解技术,还要密切了解设计、物流以及发布这些产品并让它们真正吸引潜在客户的商业模式。你可以将他们俩都形容为神奇的设计师,但不要以为,他们的设计天才就是狂热追求养眼的外形和好看的用户界面。那些东西重要,但他们的出发点是更为宏观的系统层面的设计。大多数创新就像一种崭新的旋律。对乔布斯和穆斯克来说,创新就是一整部交响曲。

    在乔布斯身上,你很容易理解这种情况。仅凭iPod并不能产生任何颠覆性影响。真正颠覆的,是iPod与iTunes的结合以及围绕着它们的商业协议,它们让在线探索音乐和购买音乐变得超级简单。类似地,如果构想过于狭隘,穆斯克的那些企业就没有一家会取得成功。他对火箭的革命实际上需要进行数以百计的工程创新,其中的大部分创新不是他想出来的。但让它们共同发生作用、大幅降低太空发射成本的宏观构想却完全属于他。

    这一过程需要几种思维能力的罕见结合:深刻理解技术上的可能性、强烈的设计直觉、对潜在产品所处的经济生态系统的清晰把握以及走进潜在客户头脑的奇异能力。也许有其他人帮助提供了信息,但要真正产生魔法,需要在脑海中同时把握不同的元素,并且拼命发挥它们的作用,直到出现重大突破!他们要经历一个知道如何让过程简化、意愿清晰以及让各个元素产生协同作用的时刻:没错!我觉得这么做能行,它一定会很厉害。我们得这么干。

    风险资本家史蒂夫·尤尔韦松(Steve Jurvetson)多年来一直在比较乔布斯和穆斯克。他曾在NeXT公司给乔布斯打工,与乔布斯开过一对一的散步会议,所以曾近距离观察过乔布斯的思维方式。尤尔韦松还是SapceX和特斯拉的早期投资人和董事,有很多机会观察穆斯克的思考方式。正如他所看到的,两个人设计硬件和系统的方法受到了制作出色软件方法的启发。他们有魄力将一个难题分解成若干部分,再将这些部分进行重组,直到实现完美的配制。

最新:
  • 热读文章
  • 热门视频
活动
扫码打开财富Plus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