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生活

2011中国高级经理人心理资本
与压力现状调查

随着高级经理人身价的走高和能力的提升,他们在应对压力上显示出优于常人的心理能力;但随着社会经济形势的日趋复杂,以及对主观幸福感评判标准的普遍模糊,2011年这个人群也表现出压力与往年持平、高抑郁倾向却显著走高的群体趋势。
[编者感言]眼下的困难又算什么呢?
[经理人幸福谈]压力管理,握在掌心的平衡艺术

    这是一个被定格的群体。

    他们之中,75.1%的人主观感受到沉重的压力,压力源头来自于业务绩效、社会环境和企业经营等外部的过高要求,抑或职业晋升、薪酬回报与工作自主化等个人无法满足的资源需要。

    他们之中,86.8%的人展示出高水平的心理资本,练就了优于常人的心理应对能力,既纵横捭阖,又忍辱负重,代价却是快乐与巅峰体验的丧失,病假天数同比增长44%,医疗费用支出同比增长200%,并且出现高抑郁倾向的人数比例与2010年同期相比增长了近一倍。

    他们之中,78%的人都不曾流露出职业枯竭之态,对事业高度认同而又目标明确,但却像依赖于运转速度的陀螺,挣扎在高强度的工作负荷中,时刻面临着活力丧失、价值坍塌的冲击。

    他们是2011年度中国高级经理人心理状况调查关注的主角,是当今企业、组织中无可替代的角色。

    他们有着共同的名字:高级经理人。

    2011年度中国高级经理人心理状况调查报告,主要通过将《财富》(中文版)回收的高级经理人调查数据与中国在职员工平均状况进行对比和分析,目的在于更好地揭示2011年高级经理人群体的心理特点及变化趋势(见图1)。

他们感受着高度压力,以健康和经济损失为代价

    入夜后,办公大楼依然一片灯火通明。面对着年终考核指标上金灿灿的A,何总却感到无助而乏力。一年的辛苦,终于换来了不菲的业绩。他主管的部门会获发高达上百万的奖金,但如何向下公平分配,却是每年都着实令他头痛的问题。而且正因为不错的业绩,明年他将得到提升,并被派往东南亚某国负责新公司的筹建。当年,从东北到北京的时候,他就与爱人有过“协议”,爱人一起迁到北京后,他们就再也不分开了。可如今,他面临着再次“违约”。即使妻子同意,已读小学的儿子也不可能再随着他游走四方。“我多希望一切能像演员走平衡木一样那么容易!我甚至渴望自己生一场大病,能躲过这次年终考核。”

    调查中,关于“压力状况”一项的结果表明,多达75.1%的高级经理人主观感受压力大。压力使得61.3%的高级经理人“工作效率降低”,55.7%的人“产生消极情绪”,并由此引发直接的健康和经济损失。2011年,高级经理人请病假天数同比增长44%,医疗费用支出同比增长200%。

    首先,从“压力状况”这一维度来看,我们侧重从压力主观感受、心理压力和身体压力三个分维度进行考察。

    调查结果显示,与中国在职员工平均水平相比,本年度中国高经理人群体主观评估自身压力水平较高,75.1%的高级经理人主观评价自身压力水平处于较大、很大或极大(见图2),比中国在职员工的压力感受平均水平高出了17.2%,说明高级经理人群体主观评估到的压力较常人更大。压力主观感受,是指个体对各种压力总体感受的主观评估,这种压力感受的程度,可能与其实际压力大小不一致。

    在压力带来的影响方面,相比于中国在职员工的平均水平,高级经理人的心理压力相对较高,而身体压力则相对较低(见图3)。心理压力,是指压力使个体在心理方面造成的反应,即因为压力而造成的心力耗尽、难以放松等心理反应;身体压力,是指压力对个体身体方面造成的反应,即因为压力而造成的睡眠问题、饮食问题、身体疲惫等身体反应。也就是说,由于社会角色和工作岗位的重要性,以及高强度的工作负荷等压力,高级经理人比普通员工更容易从主观上感到强大压力,并产生心力交瘁、无法放松等负面的心理状态;但同时,由于高级经理人拥有更好的经济基础、医疗条件和更有效的减压手段,压力在其身体反应方面所造成的如饮食不好、睡眠不良等实际影响,并不高于普通员工。

1 2 3 4 5 下一页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