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技术

凯鹏华盈重操数字旧业

Adam Lashinsky 2011年03月11日

在绿色技术投资上走了一大圈弯路后,这家著名风投公司又回到它的最佳位置——互联网

    就在两年前,人们(包括《财富》杂志)还在担心风险投资公司凯鹏华盈(Kleiner Perkins)——网景(Netscape)、亚马逊(Amazon)和谷歌(Google)的早期投资方——错过了最近一轮互联网创业热潮,把风险投资猛地转向“绿色”能源。硅谷有许多人私下说,也许了不起的凯鹏华盈已经不再靠谱了。

    虽然现在说凯鹏华盈已经归来为时尚早,但要说它做事又靠谱了倒也公平。多次成功的“退出”(这个词是风投业的行话,指投资项目被成功卖掉或上市,为公司投资人赚了钱)抵消了给它拖累不小的几个清洁技术项目。此外,公司合伙人约翰·多尔(John Doerr)虽然还未放弃他的绿色追求,却已经开始再次谈起信息技术,这让他的一些支持者松了口气。凯鹏华盈基金的一位长期投资人说:“他们不再是喝‘酷爱’饮料的理想主义者,而是承诺回过头来把精力放在赚钱上。” 凯鹏华盈公司尽管拒绝对本文发表意见,但它绝对在赚钱。

    它的两项投资——香树生物技术公司(Amyris)和太平洋生物科学公司(Pacific Biosciences)——已经公开上市,回报率尚可。数字博彩公司摩客(Ngmoco)卖给了一家日本电子游戏制造商,利润可观。诸位可能有所不知,凯鹏华盈无可匹敌的成功之作是辛加公司(Zynga),它是网络游戏“农场城”(Farm-Ville)和“黑帮战争”(Mafia Wars)的生产商。凯鹏华盈最近宣布成立sFund基金,用以投资社交媒体公司,赶赶时髦,此举至少说明它当前的心思用在了哪儿。

    身为硅谷首屈一指的风投公司,它的转向来得正是时候。来自正在筹集巨资的个人和新兴风投公司的竞争愈演愈烈。凯鹏华盈眼下正在为总额超过10亿美元的两个新基金寻找投资人。但是,它仍然难以摆脱其替代能源的情结。在它投资失意的项目里,就包括吹嘘过头的燃料电池制造商兴盛能源公司(Bloom Energy)。别的投资项目——如麻烦缠身的石油钻探公司大地联盟(Terralliance)——则都是无底洞。

    从事绿色产业绝非易事,投资绿色产业却曾经是凯鹏华盈的专长;随着它改弦更张,这件事还可以从头再来。

    译者:王恩冕

 

诉讼    

甲骨文讨厌的小公司

    企业软件维护业务是甲骨文公司(Oracle)起诉竞争对手SAP侵犯其专利的核心内容,也是与一家名为“Rimini Street”的小公司打官司的核心内容。这家小公司年营业收入为2,500万美元,以很大的折扣价向甲骨文的客户提供软件维护服务。Rimini已提起反诉讼。甲骨文为何恼怒?因为这项160亿美元的支持业务虽然乏味,利润却很高。

    ——A.I.

我来点评

相关稿件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