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技术

总为时代先的CEO

Michael V. Copeland 2010年11月03日

Flipboard首席执行官迈克·麦克库伊创造的产品让科技变得更简约,但消费者未必已经做好了接受的准备

    迈克·麦克库伊(Mike McCue)一辈子——他没上过大学,高中毕业后直接进入IBM公司——都在做一件事:利用科技做那些世人尚未做好接受准备的事情。早在互联网出现几年之前的1989年,他就创办了Paper Software。该公司逐渐成长成为一家浏览器公司,后被网景公司(Netscape)收购。1999年,他推出了一种颇具未来主义色彩的语音识别服务TellMe,使用者利用它可以向智能手机口头发问(而无需键入搜索请求)。接到提问后,该软件开始搜索一个巨大的数据库,并以文本消息或语音答复的方式提供答案。麦克库伊的系统率先将超级计算功能和电话结合起来,成为“语音浏览器”的标准。2007年,他把该公司出售给了微软公司,估计售价高达8亿美元。

    现年43岁的麦克库伊现在经营着Flipboard。这是一种“社交杂志”,它把多个社交网站上的内容——Facebook状态更新、微博消息,等等——整合起来并重新打包,成为读者可在平板电脑上浏览的漂亮的书页。只有这一次,麦克库伊及其投资者希望Flipboard的面市正当其时。“距离上一次互联网业的重大转换——浏览器——已经有15年之久了。”麦克库伊说。“我们今天正在经历的转换——巨量社交传媒的涌现——正再一次改变着互联网。五年之后,互联网的使用方式及其外观将跟现在完全不同。”

    Flipboard从苹果公司(Apple)的当红产品iPad身上获益匪浅。(苹果公司称,自今年早些时候推出iPad以来已售出320万台。)iPad似乎是实现麦克库伊愿景的理想平台:它可以漂亮地提供照片、视频及其他内容,并且这是一种完全令人沉浸其中的体验。

    Flipboard欠苹果的人情债不止这一次。它位于帕洛阿尔托市中心的办公室整体是白色的,随处可见MacBook Pro、iPad及其他苹果硬件。Flipboard投资人(也是TellMe的资助人)、凯鹏华盈投资公司(Kleiner Perkins)的约翰·多尔(John Doerr)最近曾顺道拜访Flipboard,同行的不是别人,正是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斯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他们此行的目的是要查看麦克库伊的新项目进展如何。“斯蒂夫喜欢我们的办公室,”麦克库伊笑着说,“这让他想到了苹果专卖店。”

    跟乔布斯一样,麦克库伊努力要简化技术,或者至少要掩盖其复杂性。用户只需点击网络浏览器中的项目即可,而无需键入命令或者对着话筒发话并得到答复;这样能让技术变得更容易使用,从而更加有用。同样,Flipboard驯服了成长迅猛的社交网络并把它变得更好用。

    麦克库伊急切地要消除一个错误的观念:Flipboard本身只是互联网的下一个阶段。相反,它是一种新型浏览器,它把握了麦克库伊为认为对网络未来具有最重大意义的科技和趋势。这是实现从过去10年间(由谷歌主导)的搜索框范式向一个由朋友、同事及最爱媒体来源维护和提供的信息世界转换的一步。你无需搜索要消费的产品;这些东西主动来找你,无论你在何处。

    Flipboard的推出非常轰动。在这款免费应用程序推出的首日,迫不及待的iPad用户大量涌入,造成这家年轻公司的服务器无法正常运转。但它也让一些资讯内容所有者感到惊慌。新闻集团(News Corp.)数字总监乔·米勒(Jon Miller)欢迎该软件,但怀疑这是科技公司的又一种利用未付费资讯内容获益的方式——想想谷歌新闻吧。麦克库伊说,他们两家公司正在商谈合作事宜。

    另外,如果微博用户发布了一条指向某篇《财富》文章的链接,该文的电子版将在其追随者的Flipboard免费应用程序中全文显示。Flipboard计划在其社交杂志中出售广告;如果在该《财富》文章旁边显示了一条广告,该如何处理呢?

    麦克库伊辩解说,Flipboard收录和提供的资讯内容完全符合合理使用的规定。(传媒所有者也可以要求Flipboard限制使用或者排除其产品。)但来自传媒公司的抗议表明,Flipboard要想真正以此服务挣钱,还需要解决一些问题。麦克库伊是不是再一次提前赴会了?也许是吧,但这正是他想要待着的地方。

    译者:郑欢

我来点评

相关稿件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