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奠定新人性基础的精神革命——“轴心时代”及其当代问题之二

奠定新人性基础的精神革命——“轴心时代”及其当代问题之二

胡泳 2021年03月01日
轴心时代的思想家启发了许多现代的精神性课题,这一时期代表着人类历史上的真正转变。

轴心时代所形成的思想,其发生学的奥秘存在于四个带有地区特色的文化土壤、历史渊源和宗教/哲学母体之中,分别是中国、印度、以色列和希腊。

从雅斯贝尔斯的归纳看,几个所谓的“轴心”文明都分布在地球的北温带地区,而没有在南温带产生。这一方面说明人类农业文明对于温带气候条件的强烈倚赖性,另一方面也让我们不能不意识到这样一些问题,比如人类早期社会活动中还是应该具有相互影响的因素存在的,而且这对于主要文明(可以相应地理解为“轴心”文明的萌芽)自身机体的发达、强健也是非常必要的,起码支撑主要文明的空间要足够开阔,这样才能够保证它的机体是相对鲜活的(文明总是需要相互间刺激和取长补短的)。而南温带地区地域狭小,且相对空间隔绝,虽然也产生了像玛雅文明那种比较发达的农业文明,可是它的终于没落恰恰说明了文明是需要强劲的新鲜血液的注入的。

一个竞争环境也应该是不可或缺的(当然竞争也是带有血腥的),比如轴心时代的中国正是春秋战国时期,印度也是列国时期,而希腊是各个城邦的活跃、竞争时期,犹太人更是苦难重重,备受其他种族的压迫,它们只能凭借自己坚定的信仰支撑自己民族的延续,这使得他们创造了一种文明的范型。总之,文明要具有适度的地理开放性和竞争环境。

除了地理要素,还有学者主张“生产要素”说。例如,汤一介以中国学者的身份提出新轴心时代。受唯物主义史学观的影响,他认为,精神的突破往往是现实经济变革的必然结果。汤一介重视从生产关系看轴心时代,他多次这样描述历史上的轴心时代:“公元前500年前后那个轴心时代,正是上述各轴心国进入铁器时代的时候,生产有了大发展,从而产生了一批重要的思想家。”铁器坚硬、韧性高、锋利,胜过石器和青铜器。铁器的广泛使用,让人类的工具制造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领域。

工具推动经济发展,而思想产生的另一个条件是闲暇——亚里士多德在《形而上学》一书中说:“(哲学)这类学术研究的开始,都在人生的必需品以及使人快乐安适的种种事物几乎全都获得了以后。”像孔子、苏格拉底等开一代文化之先风的思想巨人都是平民出身(孔子虽然是下等没落贵族,但他的经济地位很低),而他们终于成长为学识渊博者,除了他们自身的聪明才智、刻苦自学精神之外,其实最为重要的即是社会经济因素(尤其城市经济)的迅速成长和活跃性给他们带来了自由思考和学习的良机(比如文化传播比之过去更为发达了),并且让他们得以从繁重的生产劳动中有效地解脱出来(这是社会生产力水平大大提高的直接后果)。

不过,在雅斯贝尔斯的眼里,精神运动才是构成历史的根本要素,工具及社会经济绝不会成为历史的起点,促成“奠定我们新人性基础的精神革命”。这个精神革命的关键表现在于,在对人类历史产生了最重要影响的几大文明中,不约而同地孕育出日后塑造现代世界的主要宗教和精神传统。因为轴心时代的思想家启发了许多现代的精神性课题,这一时期代表着人类历史上的真正转变:人们的认知方式从叙事和类比风格进展到更具分析性和反思性的风格(这可能是由于外部记忆工具使用的增加);同时,人们的激励取向也发生了从短期物质取向到长期精神取向的改变。

在此意义上可以说,轴心时代是参照现代宗教和现代世界来定义的。苏格拉底、孔子、佛陀和希伯来的先知们,被认为比起早期的酋长国和古帝国的人,更接近我们现代人。他们提出了与今天的宗教和精神领袖所思相差不远的问题,并且提供了相似的回答。正因为如此,古希腊哲学、《吠陀》经典、《圣经》、诸子百家等等,对后来人具有一种精神家园感。例如,黑格尔就曾经说道:“一提到希腊这个名字,在有教养的欧洲人心中,尤其在我们德国人心中,自然会引起一种家园之感。”(《哲学史讲演录》卷一,第157页)

而雅思贝尔斯的重要贡献在于,他在哲学或思想的领域中彻底抛弃了黑格尔以来的西方中心论。我们都知道,黑格尔根本不承认“东方哲学”能够望希腊哲学的项背;他对中国和印度的思想都评价极低。按照黑格尔的观点,尽管在中国和印度的思想中有一些道德的教训、概念的反思、逻辑的萌芽,但是总的说来仍然算不上是真正的哲学。而雅思贝尔斯则对中国和印度作了以下直截了当的论断:“中国和印度占据着与西方比肩的位置,不只是因为它们一直存活到今天,而是因为它们都完成了突破。”

雅斯贝尔斯站在人类统一目标的高度,着眼于世界历史结构共同的精神联系,把中国、印度和西方在轴心期所创造的文化及其哲学置于同等并列的地位,完全摆脱了以黑格尔为代表的西方中心论的传统偏见。由此可知,轴心时代实乃一个世界主义的概念,它肯定了人类思想的演进具有某种共同性。

正如余敦康先生所总结的:“世界历史的结构并非只有西方的一元,而是由包含中国、印度和西方在内的三元共同组成,全世界也并非只有一个惟一的以逻各斯为核心主题的西方哲学,同时还有着以梵我同一为核心主题的印度哲学,以天人整体的道术为核心主题的中国哲学。”(《先秦诸子哲学对宗教传统的继承与转化》,载《轴心时代的中国思想:先秦诸子研究》,商务印书馆,2019年)(财富中文网)

最新:
  • 热读文章
  • 热门视频
活动
扫码打开财富Plus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