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排行榜 - 中国40位40岁以下的商界精英 - 2013年

魏君贤:从大律师到投资人

屈丽丽 2013年04月27日

像巴菲特的合伙人查理·芒格一样,魏君贤职业生涯的前半页是一位成功的律师,对自己在投资这个崭新的事业上续写成功,他也显得信心十足。

组图:上榜者一览(1-40)

  • 刘强东1 / 40
  • 刘炽平2 / 40
  • 张邦鑫3 / 40
  • 李学凌4 / 40
  • 汪海兵5 / 40
  • 李明远6 / 40
  • 王小川7 / 40
  • 陈天桥8 / 40
  • 魏君贤9 / 40
  • 舒义10 / 40
  • 江南春11 / 40
  • 邵亦波12 / 40
  • 黄晓捷13 / 40
  • 于敦德14 / 40
  • 王兴15 / 40
  • 陈欧16 / 40
  • 沈思17 / 40
  • 姚明18 / 40
  • 黎万强19 / 40
  • 龚海燕20 / 40
  • 李宗炜21 / 40
  • 李宁22 / 40
  • 田宁23 / 40
  • 钱毅湘24 / 40
  • 吴刚25 / 40
  • 陈昊芝26 / 40
  • 林海峰27 / 40
  • 李厚霖28 / 40
  • 刘松琳29 / 40
  • 李想30 / 40
  • 钟丽芳31 / 40
  • 陈春虹32 / 40
  • 方三文33 / 40
  • 戴志康34 / 40
  • 彭小峰35 / 40
  • 乔琬珊36 / 40
  • 叶海峰37 / 40
  • 蒋磊38 / 40
  • 张一鸣39 / 40
  • 陈涛40 / 40

    魏君贤有“中国私募律师第一人”之称。他率先协助将最适合股权投资基金发展的有限合伙企业组织形式在中国落地,助推中国股权投资基金行业进入大发展、大跨越的新时期。回顾过去,魏君贤非常谦虚地表示:“我并没有像媒体吹嘘的那样首创了什么模式,合伙制企业古已有之,国外的投融资领域也一直在使用这一模式,我只不过是协助把它真正引入了中国的投融资领域,并和基金投资业的先行者们一道,进行了推广。”

    他对自己的客观评价,是“投融资结构的创新者,能够根据客户的商业需求和中国特定法律和管制环境,对交易结构进行优化而实用的设计。”

    对于这种创新,魏君贤表示:“这主要与中国特色的监管环境有关。在国外的投融资市场上,监管往往是中立的,而国内的监管则既有防范经济和金融风险,又有宏观甚至微观经济指导和社会控制的诉求,因此对律师的创造性要求比较高。”

    的确,魏君贤拥有非常好的商业思维,在诸多交易参与者莫衷一是的乱局中,他能最快地把握每个参与方的商业目标,理顺各方的相互关系,最终提出一套各方都能接受同时又能满足监管要求的方案。

    这一特质似乎并非源自律师职业的训练,更有着天赋异禀的味道。正是这一特质,让很多接触过魏君贤的人认为:作商业律师,他大材小用了。不过,数年来魏君贤自己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执著于在投融资领域推广合伙制模式,并活跃于政府、学界、企业界,做各方的游说工作。

    2012年秋天退出律师行业之前,魏君贤在大成律师事务所担任高级合伙人。虽然常年服务于投资行业的前端——股权基金组建及募集,但在过去三五年间,魏君贤也主导了若干上市公司重组的法律服务,并且精挑细选地参与了几家公司的IPO活动。他很早就介入这些公司的发展,说服股东及管理层选择A股市场,坚定他们申请首发上市的信心。令人惊异的是,这几家公司上市后,无一例外地成为所在板块的翘楚;无视市场牛熊转换,几乎每年都创造市值新高,有的甚至已达到上市首日市值的十倍以上——它们是中小板的歌尔声学(SZ.002241)、创业板的碧水源(SZ.300070)及华录百纳(SZ.300291)。

    在业务发展的巅峰华丽转身,离开驾轻就熟的律师行业,魏君贤希望能够搏取更大的个人发展空间。游学美国一年后,魏君贤回到国内,旋即接到阳光保险向他抛来的橄榄枝。而事实上,这已是阳光保险第二次向其发出“邀请”,最终,魏君贤走马上任阳光保险集团投资发展中心董事总经理,主管阳光保险集团将近人民币300亿元规模的另类投资业务(股权、房地产、债权等项目投资业务)。

    对于这一转型,魏君贤形象地将其比喻为由“乙方的乙方”晋身为“甲方的甲方”。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在投资市场中,保险公司作为投资人,是投资管理人GP的甲方,而投资管理人作为投资人的乙方,他作为律师,通常又是为投资管理人提供服务,是乙方的乙方。

    然而,文字游戏之外,由“律师”到“保险集团投资业务负责人”的转型,中间有太大跨越。其他的不说,律师职业往往是以风险防范、风险规避为目标,常用的是消极防控式的思维,但作为投资人,需要能在风险之中看到收益,需要一种积极进取式的思维。如果说魏君贤只是作为某个大型基金投资环节中的风险控制者还好说,但作为总体业务负责人,如何平衡这两种思维之间的差异,并顺利地进行角色的变换,对他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有意思的是,面对这一挑战,魏君贤却表现得极为从容而淡定,“我本来就是一个积极的创新者,有很好的商业直觉和判断力。而律师职业需要一直在法律层面的规则框架内思考问题,不能切入商业的本质,这经常让我感觉是一种束缚,不能最大限度地发挥自身潜力。”

    的确,魏君贤高考时填报的志愿是北京大学中文系,这是一个充满想象力的选择,他以高考状元的身份考入北大,其考分几乎高过全省第二名整整一门学科的分数。之所以被“调剂”到“法律系”,原因却只有一个,来省里招生的老师是北大法律系的,这位老师觉得“这么好的学生应该学法律”。

1 2 下一页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