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领导力

柳传志离场前,他就已发声:欲退还战 ——“84派”的选择

谢菁炜 2019年12月19日

这是一个特殊的企业家群体,他们把握了中国短缺经济的特殊历史时期。

三次卸任,两次复出,75岁的柳传志或许是真的要退休了。12月18日,联想控股发布公告,宣布柳传志卸任董事长、执行董事及提名委员会主席职务,自2019年12月31日结束后生效。

本月11号,华为创始人、同样也是75岁的任正非接受拉美、西班牙等国媒体采访,谈及美国对华为的限制时,他打趣道:“本来我都准备退休了,然后他打我一下,又让我留下给公共关系部打工。”

一位官方宣布隐退,一位非正式提及退休;一位走“贸工技”路线,一位是“技工贸”的拥趸者;一位事了拂衣去,一位欲退还战。

除去这些差异,柳传志和任正非有一个共同标签——“84派”。

这是一个特殊的企业家群体,他们把握了中国短缺经济的特殊历史时期,从无到有、强势扩张,纷纷建立了自己的商业帝国。而现在,他们中的许多人选择交接班、挥别江湖。

1984,初兴

中国的1984年是一个起点。

当年元旦过后,围绕着要不要办特区的争论,邓小平进行了第一次南巡。之后他写下了“深圳的发展和经验证明,我们建立经济特区的政策是正确的”这25个字。关于特区的争论告一段落,而“中国公司元年”正在开启。

这一年,商业力量初兴,一切看上去生机勃勃,下海、创业成为风潮,并在八年后蔚为大观。

这一年,柳传志在中关村斑驳简陋的小平房里创办联想。

张瑞敏被派到濒临倒闭的青岛日用电器厂担任厂长,一年后,他砸掉76台不合格产品。后来公司改了名字,叫“海尔”。

倒卖玉米的王石在深圳成立现代科教仪器展销中心,几年后该中心改名为“万科”。

李经纬研发出了“东方魔水”健力宝,为当年的洛杉矶奥运做出了“一次并无明确目的的赞助行为”。第一年卖到345万元,第三年就卖了一个亿。

任志强跑去当“倒爷”,赚了30万,随后,他贷款数百万,进军房地产。

在深圳南油集团工作的任正非,给老总立军令状,要单独管一个公司,结果只被派去子公司当副总。三年后,他在一间杂草丛生的房子里创办了“华为”。

李东升在一家农机仓库里和香港人合作生产录音磁带,“TCL”就此诞生。

曹德旺在武夷山游玩时,发现了汽车玻璃生意。

李书福修鞋时,发现冰箱原器件赚钱,开始了创业之路。

相比前几位,鲁冠球的创业经历更早。1969年,鲁冠球创办了萧山宁围农机厂,此后发展为中国最大的汽车零部件供应商万向集团。1984年,美国舍勒公司给万向下了3万套订单,万向产品首次走出国门。

1984年前后“搞事情”的这批企业家,被称为“84派”。

84派代表:“狠角色”柳传志

虽然柳传志本人曾表示:“我不是教父,我不能被捧得这么高,因为那样太辛苦了。”但柳传志确实是一位“狠角色”。

在中科院计算机技术研究所的时候,柳传志请求上级允许他成立一家计算机公司。起初他被拒绝了,理由是当时中国已经有了一家计算机公司,没有必要再成立另外一家同样的公司。最终上级作出了让步,给柳传志颁发了营业许可证,并给他拨了大约2.5万美元用于在香港开公司,销售国外生产的计算机。

90 年代,公司开始生产 PC 机,短短几年内销量就跃升全国首位。

1994 年联想开始实施股票期权计划,对于一家国有企业来说,这在当时是一个大胆的举措。这一计划很成功:联想从中国一批优秀的大学里吸引了一大批富有才华的工程师。杨元庆就是其中之一。

联想集团的股票 1994 年在香港挂牌上市。尽管政府在联想集团中依然拥有控股权,联想却被成为内地最透明的“红筹股”公司。香港证券交易所要求上市公司每年只需公布两次业绩,但是联想则每季度公布一次。时任联想首席财务官的马雪征定期向分析师们提供细目分类财务报告,这种做法在当时的内地公司并不多见。香港一家主要投资银行的高级主管当时这样评价联想:“从公司治理和透明度方面来说,联想比其它的中国公司领先了一步 ,没有任何其它公司能够接近联想的水平。”

柳传志以铁腕管理联想。“我是一个有绝对权威的经理人,我奉行自上而下的管理方法。”这种风格或许一定程度导致了他与合作伙伴的严重分歧。也是在1994年,担任联想总工程师的倪光南认为,联想应该加强自主研发,继续走“技工贸”路线;柳传志则认为应该走“贸工技”路线,加大自身的品牌建设。最后这场争论,以柳传志胜,倪光南离开联想为句点。对于这段经历,柳传志后来形容为是“最麻烦的时候”。

2005年,联想上演“蛇吞象”,收购IBM全球PC业务,这是中国商业史上首起国内企业完成对国际大公司收购的成功案例。联想迅速成为世界第三大个人计算机厂商。柳传志随即宣布退休,让位给杨元庆。

2008年的金融危机让联想连连亏损。2009年,柳传志重新出山“救火”。复出9个月后,联想集团季度税前盈利3000万美元。是年,中国泛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27.55亿元价格获得中科院对联想控股29%股权转让,联想控股从国企控股变成了民企。

2011年,柳传志再次卸任。但他表示,辞职不是卸任,是为了做联想控股。

2012年6月,柳传志辞去联想控股总裁职务,继续担任公司董事长,执行委员会主席,推动联想控股上市计划。

2015年6月,联想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在香港主板上市。

如今的联想系——联想集团、联想控股、神州数码、神舟租车等相继上市。然而35岁的联想似乎风光不再。

据彭博社统计,联想在171支全球科技股当中是表现最差的一支,五年时间里跌幅高达56%;去年6月,联想一度被剔除恒生指数,原因在于业绩不断下滑,市值萎缩;联想还因为“5G华为投票”陷入了舆论风波;联想控股2018年报显示,2018年联想控股净利润低于预期,同比下降87%。

联想在今年财富全球500强排名榜位列第212,比去年240名的成绩有进步。但失去这位“狠角色”的联想是否能重拾昔日荣光,是摆在接班人面前的一道难题。

退,不退

对于多数“84派”来说,他们在近年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交接班。

今年5月,柳传志在接受采访时谈及退休:“自己要有自知之明,理想的状态是担任联想控股的名誉董事长,公司在战略上有大的问题,我只是知道一下,只看年轻人最后做的结果,那才是一个老头真正该做的事。”

柳传志或许从2001年就开始筹谋交接班问题。当时联想一分为二,杨元庆主联想,郭为主神州数码。当时认为柳传志钦定了两个接班人。而在联想控股上市之后,柳传志和担任联想控股总裁的朱立南开始认真准备传承问题,确定了未来的领导核心应该具有的品质是:年富力强、更具创新精神和更为国际化。最后两人认为,宁旻和李蓬是最合适的董事长和CEO的接任人选,符合公司的现实与长远发展诉求。

任正非似乎不担心交接班问题。他曾在今年的采访中表示,其实华为的交班已经完成很多年,不是现在才交接班,“公司一直在运转,我只是悬在中间的一个傀儡。不要操心这个问题。”还称自已不会将华为公司的大权交给自已的女儿,因为女儿并不懂得技术,而华为却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技术公司。

任正非说:“因为我一直在这个位置上,外面看起来我们公司三十年好像没有变,实际上我们下面的人事都在变。我是否存在,都不会影响公司的实际运作。”

1994年,郁亮因为“君万之争”中的突出表现,让王石发现了郁亮。2012年以来,王石和郁亮的关系,一度被解读为“宫斗”,引发大众狂欢。2017年6月30日,万科召开股东大会,时年66岁的王石正式辞任万科董事会主席,万科的郁亮时代拉开序幕。王石的退休生活非常惬意。今年,在《至少一个小时》节目中,王石说:“关于年收入没什么不方便说的,就是退休金啊,终生荣誉董事长这样的一个身份,这个工资还是按照原来的不变,这个加起来一千万出头吧。”

还有几位“84派”企业家已经离世,而交接班问题也早早做了安排。

2017年10月25日,万向集团创始人鲁冠球病逝,享年74岁。2018年,其之子鲁伟鼎依法继承父亲持有的万向三农集团95%的股权,股权变更后,鲁伟鼎共持有万向三农集团100%股权,成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其实早在1994年,时年23岁的鲁伟鼎就从父亲鲁冠球手中接过了万向集团总裁的位置。

魏桥集团创始人张士平于今年5月23日逝世,享年73岁。他是“84派”中的隐形大佬,是中国最传奇的企业家之一,实现了纺织业和铝业全球第一,创造了近乎不可能的商业奇迹。他去世的前一年,魏桥集团正式交班,张士平卸任,已在魏桥系统内工作多年的儿子张波接任为董事长、法定代表人。

和已退休或萌生退意的几位“84派”不同,73岁的曹德旺选择“不退”。去年在采访中,曹德旺表示:“国家培养一个真正会做事的企业家,那个代价不是说用一亿两亿来算的,国家培养一个企业家代价太大太大,我也不是一出来就是这样的。”他说,不退休不是对企业接班人不放心,也不是为了给自己赚多少钱,养老的钱早就够用了,从他自己的角度说,赚钱从一开始就是第二位。

所以他“坚持在第一线,像蜡烛一样把蜡烧光了再说。这个才叫做奉献。如果我现在开着我心爱的飞机到处去玩,那是不负责任的,那是不受人家尊重的。”

1 2 下一页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