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领导力

“特朗普的反面”杨安泽走完艰难一步

岳巍 2019年12月13日

人们最初得知杨安泽参选的消息时,只是把他当做又一个毫无希望的搅局者,而现在人们开始期待他能再走得更远一些。

2019年8月23日,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杨安泽在旧金山发表演讲。图片来源:123rf.com

第七个,也是最后一个过关的,是杨安泽。

他的助手们比他本人更早知道,具有决定意义的昆尼皮亚克大学民调结果出来时,杨安泽本人正在与《得梅因纪事报》编辑委员会成员们坐在一起谈话,竞选团队的工作人员举起一个“提示牌”,向他们通报了这个消息。

无论对于杨安泽还是他的日益增多的支持者来说,这都令人振奋。

在这个至关重要的民调中获得4%的民主党或民主党倾向选民的支持后,杨安泽得以跨过美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设定的2020年总统选举党内初选第六场辩论的准入门槛。12月19日那天,他可以像参加前5场党内辩论那样,在一个无需自己付费的公共平台上展示自己的才能、真诚、勇气,当然还有潜力。

尽管预计最后仍有15名候选人会参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角逐,但是就这场辩论而言,在规定的截止时间,也就是12日午夜,只有7名候选人获准参加。

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为这场辩论设置了严苛的准入条件:从10月16日到12月12日,候选人必须在四个早期初选州的或全美的民调中获得4%的支持率,或者在两个早期初选州获得6%的民调支持率,此外,参选者必须吸引到20万名个人捐赠者,并且在至少20个州内拥有至少800名个人捐赠者。

与前五场辩论相比,门槛再一次提高,而杨安泽仍旧与之前五次一样,磕磕绊绊但有惊无险地迈过障碍。

尽管在7名进入辩论环节的候选人中,他的支持率仍旧被对手碾压,但他的支持者在逐渐增加。根据民主党官网公布的信息,第三季度杨安泽所募得的捐款增长率是所有候选人中最高的。其中当然有早期基数太低的原因,但是他越来越受到关注与欢迎,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同样不能否认的是,人们最初得知杨安泽参选的消息时,更多是把他当做又一个毫无希望的搅局者,甚至怀疑他自己都没有确定要“玩真的”。不过随着这个风趣幽默的候选人接连跨过党内辩论门槛,一次次在辩论中表现出色之后,人们开始期待他能再走得更远一些。

现在,他走到了第六场辩论的舞台上,这是民主党初选党内辩论的最后一场,他将面对实力强大的对手——美国前副总统乔·拜登、印第安纳州南本德、市长皮特·布蒂吉格、明尼苏达州参议员艾米·克罗布查、亿万富翁汤姆·斯泰尔、佛蒙特州参议员伯尼·桑德斯和马萨诸塞州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五个资深政客与一名亿万富翁,他们六个人比杨安泽更早地通过了民主党全国委员会设置的严苛审查。

在这一场辩论中,杨安泽与六名对手的最直观差别是肤色,他是七个人中唯一的“非白人”。

从宣布将要争取民主党总统大选提名开始,很多人认为身为华裔的他注定只是陪跑者。事实上杨安泽也一直被美国媒体忽视甚至轻视。尽管这样,他仍旧没有在任何场合刻意使用“族裔牌”为自己博取同情、争取支持,族裔也从未成为杨安泽竞选团队的主要话题。

这种竞选方式多少有一点与2018年底台湾政治人物韩国瑜竞选高雄市长时的选战打法类似,不涉及族群议题,只强调爱与包容。

杨安泽的父母来自台湾,作为只会说简单中文问候语的移民第二代,他完全是一个地道的美国精英——有良好的家庭出身,出色的教育背景,以及美满的家庭生活。

杨安泽与妻子养育着两个儿子,他不回避长子罹患自闭症的现实,在一家四口的合影中,每个人都带着笑容,开心得嘴巴都合不拢。

他的职业经历丰富且小有成就。杨安泽做过律师、从事过慈善、还是一名硅谷创业者,同时也为许多创业项目提供过支持。

2011年他创办的非营利机构Venture for America,为美国中西部和南部的年轻人做在岗培训,提供创业支持。因为这个项目,杨安泽接触到不少因自动化革命而失去工作的案例。项目运营第二年就获得时任总统奥巴马的支持,杨安泽被授予“白宫变革先锋”称号。这是2017年底宣布自己的政治雄心之前,他与白宫最亲近的一次联系。

杨安泽目前最被人了解的政见也与此有关,在他看来,未来自动化必将全面替代人力,从而导致大面积失业。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杨安泽提出“全民基本收入”,这个被简化为“每人发放1000美元”的计划,让他看起来非常激进,不过他对实现这一建议有完全能够自圆其说的行动计划,尽管那只是理论上的逻辑自洽,也已经完全超出了选战口号的层次。

“全民基本收入”引来的关注度太高,甚至让人们忽略了他的其他政见。

其实,作为目前竞选纲领最完整的候选人,杨安泽在所有的竞选议题上,无论是政治还是经济乃至社会层面,都有明确的政策规划。他关于选举制度、教育与移民政策的见解,让他与传统政客站在一起时,显得与众不同,或者说是格格不入。

杨安泽善于并喜欢使用数据来解释自己的政策建议,这一方面是因为作为经济与法律背景的企业家,驾驭数字更得心应手,另一方面是因为这使他与“口号政治家”比起来更具有可信性与吸引力。

杨安泽从一开始就表现出一个与传统政治家不同的候选人形象,他避免以意识形态与党派利益作为自己的盔甲,而是奋力扮演“问题解决者”的角色。

7月31日,杨安泽参加第二轮辩论时,在开场中称自己是“特朗普的反面”——一个喜欢数学的亚裔。他提出的每一项解决方案,都有数据作为支撑,这倒多少印证了美国人认为亚裔人士天生具有数学天分的刻板印象。杨安泽就势以“数学”为武器,在政治丛林中,披荆斩棘。他的竞选口号,“Make America Think Harder”首字母连在一起就是“MATH”——数学。

这个“让美国努力思考”的口号,除了是对特朗普当初竞选口号“让美国再次伟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戏仿,更是针锋相对的讥讽。

“努力思考”要比“伟大”,实现起来难得多,因为后者只是目标与口号,前者则必须是具体的行动。杨安泽提出“让美国努力思考”,其实也提示了美国当前必须正视的问题,是时候探索一条更为理性的发展道路。

12月19日,杨安泽将要参加第六轮党内辩论,“特朗普的反面”已经走完了艰难一步。

“我们已经完成了最艰巨的任务。”他说。(财富中文网)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