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领导力

这座城市如此时尚,要归功于一位亿万富翁

Sheila Marikar 2019年01月14日

亿万富翁蒂姆·海丁顿努力给达拉斯市中心注入时尚美感。

在蒂姆·海丁顿13岁时,父亲提出带他翘课陪自己去达拉斯谈生意,距离他们在俄克拉何马城的家有四个小时车程。正如许多十几岁的孩子一样,蒂姆欣然答应了。

沿着35号州际公路驶近城市时,他们看到写着“欢迎肯尼迪总统夫妇”的标语,于是他们转向市区去观看游行。“那个时候,整个城市都生机勃勃。”海丁顿在近日的一个清晨回忆道,当时他正站在55年前观看约翰·肯尼迪的车队经过的那个美茵街街区。“车子前前后后围了十个人。”

当然,那天最终以惨剧收场。然而,当时目睹的游行以及被激发的城市活力给海丁顿留下了难以忘怀的印象。等到他在1984年定居达拉斯时,却再也见不到熙熙攘攘的场景了。那些富人都搬到了郊区生活,偶尔屈尊到市区也仅仅是为了到尼曼(Neiman Marcus)百货旗舰店购物,这家商店还可以提供快捷贴身的泊车服务。

海丁顿想到自己是否能够重振市中心的活力。2004年,被列入国家历史遗迹(National Register of Historic Places)、具有新哥特式风格的达拉斯国家银行(Dallas National Bank)大楼上市出售,它就伫立在1963年海丁顿观看游行的街口。就像小时候的那次逃学一样,他不用多想就买下了这座大楼。

Commissary,是位于达拉斯的、海丁顿旗下的吃货天堂,这座建筑物的外墙贴满了蓝色瓷砖。图片来源:Adam Mørk—Courtesy of Headington Companies

“我想,要是能够拥有这座楼该有多酷啊。”海丁顿说道,“可以吸引人们多来市中心,愿意待在这里。”

如今那座楼已经改造为朱尔饭店(Joule hotel),成为海丁顿15年来默默打造富有艺术气息的国际都市中心的第一块基石。朱尔饭店保留了1927年原有的外立面,内部融合了博物馆和游乐园,还贴有穆拉诺(Murano)的玻璃马赛克及展示各种顶级艺术:被铜侵蚀表面后涂上蓝色的引擎,嘴唇大张的波普艺术画。

自从2008年朱尔饭店开业以来,海丁顿又参与了十几个以设计为核心的达拉斯市中心项目,包括餐馆、酒吧、商店、另一家酒店以及公寓楼。最有趣的当属一处公众公园,里面立着雕塑家托尼·塔塞特的作品,一个高达30英尺(约9.14米)、布满血丝的大眼球。

“我们不知道人们会喜欢它还是讨厌它,但至少我们知道他们肯定不会无动于衷。”海丁顿说道。

身材高大、头发蓬乱、脸色红润、语调缓慢柔和,海丁顿也许看起来不符合一位善于思考、风度文雅的艺术设计大师典型形象。他能够成为今天的大师还得感谢他的正业:海丁顿能源合作伙伴公司(Headington Energy Partners)的联合创始人,这家油气公司让他成为了亿万富翁。达拉斯市的市长迈克·罗林斯表示,海丁顿的审美和想象力正在让达拉斯变得更加美好,并引领了一批开发商立志将郊区居民吸引回市区的热潮。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蒂姆是现代版的斯坦利·马库斯。”罗林斯说道,他提到的是尼曼百货的前主席。“他做事讲究品质、潇洒自如,有品味,并且具有远见。他做这些并不是为了赚快钱,而是为了长期持有这些资产。”

现年68岁的海丁顿最初想成为一位临床心理学家,但他的生活在位于帕萨迪纳的富勒神学院(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研读博士学位的时候发生了转变。在俄克拉荷马城和海丁顿的叔叔共同经营一家小型油气公司的父亲,被确诊为急性白血病。海丁顿赶回了家,父亲在6周后去世。“虽然我对这个生意一无所知,我只是想也许我能够帮上忙。”海丁顿说道。

经历了众多尝试和挫折,他来到了达拉斯。2004年,海丁顿赚够了钱后开始尝试他所热衷的项目:不光是重振达拉斯,还学习和收集艺术,通过和伙伴一起创立的制片公司GK电影公司(GK Films)投资好莱坞的电影,例如《飞行家》(The Aviator)和《无间行者》(The Departed)。2008年,他以18.5亿美元的价格将北达科他州(North Dakota)的油页岩地出售给了如今被埃克森美孚公司(Exxon Mobil)收购的XTO能源公司(XTO Energy)。

“正是这些在能源领域里获得的成功,让我可以冒风险去做这些事情,考虑得更加长远。”他说道。

多年来,海丁顿公司(Headington Companies)在达拉斯商业区的重建上投资超过5亿美元。离朱尔饭店两个街区是一家繁忙的咖啡馆和商场Commissary,这座建筑的外立面铺满了27,857块蓝色瓷砖。从饭店穿过街则是一家时尚精品店Forty Five Ten,出售的商品包括585美元的帆布裤和能够让人联想起前卫派雕塑家克莱斯·奥尔登伯格作品的超大手柄的咖啡杯。四楼的餐馆Mirador提供高端美食魔鬼蛋(顶部撒上鱼子酱)和油炸土豆丸子。“你必须给有钱人找点理由来城里,而且如果他们来了,得让他们还想再来。”海丁顿说道。

并不是他所有的设计创意都能够得以实施。其中一个遭到阻挠的项目就是朱尔饭店的屋顶游泳池,将延伸到美茵街的上空。“我们有个恶作剧的想法。”他说道,“装一根滴水的小管子,底下的人被淋到后就会跑起来,‘哦,天呐,游泳池漏水了!’”

目前看来这个玩笑有点太大,但如果海丁顿持续努力推动,说不定有一天达拉斯会接受这个挑战。

目的地设计:

每当列举美国顶尖的设计中心,人们总会想到纽约市、洛杉矶和旧金山。然而事实上,一些规模较小的城市也有一定规模的“设计师”社区,这个词笼统地囊括了建筑师、产品设计师、平面设计师、室内设计师和工业设计师。以下就是一些设计师乐于聚集的城市:

· 哥伦布市,印第安纳州:这个小镇的人口为48,000人,柴油发动机的制造商康明斯公司(Cummins)就坐落于此,拥有庞大的员工队伍设计传统发动机以及电力、天然气及燃料电池发动机。哦,对了,这个城市也是现代建筑家的朝圣之地,其中不少都是由该公司基金会资助。

· 明尼阿波利斯/圣保罗:这两个双子城市是孕育平面设计师的温床,主要传承自这里大量的广告和营销公司。

· 辛辛那提:众多设计公司都聚集于这个城市,比如广告公司Rockfish Digital和Jack Rouse,主要设计公众景点包括博物馆展品和水滑道。辛辛那提大学(University of Cincinnati)的艺术和设计专业的毕业生为这里提供了不少人才。(财富中文网)

译者:陈晔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