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特朗普闪电提名保守派大法官,是否会“翻转”美国? ?

特朗普闪电提名保守派大法官,是否会“翻转”美国? ?

岳巍 2020年09月27日
最高法院不是政党政治的角力场

美国现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已经在过去不到4年时间中制造出数不清的争议事件,且不知道还能不能有下一个任期,所以他一点也不吝于再制造一次争议。

9月26日,他如之前强烈暗示的那样,提名受到保守派喜爱的艾米•科尼•巴雷特出任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填补9月18日去世的自由派大法官鲁斯•巴德•金斯伯格留下的空缺。

金斯伯格的孙女说祖母的遗愿是由大选后的新总统来提名自己的继任者,不过特朗普说这是民主党炮制的谎言。

他迫不及待地行使自己作为总统的提名权力,希望能够在任期内第三次任命最高法院大法官——2017年是尼尔•戈拉奇,2018年是布雷特•卡瓦诺,最后是艾米•科尼•巴雷特。他们三个除了都是保守派之外,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还年轻。巴雷特今年只有48岁,如果没有意外,她可以在最高法院大法官这一终身职位上工作几十年。

这也意味着,最高法院大法官之间的力量对比,会在未来很长时间中一直更加偏向保守派,9月18日之前是5:4,巴雷特获得参议院确认之后,不仅能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五位最高法院的女性大法官,还能将最高法院的保守派对自由派法官的优势扩大到6:3。

针对巴雷特的提名令保守派欢欣鼓舞,在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已经准备好了确认这一提名。这种积极态度让很多人感到吃惊,因为他们还记得2016年麦康奈尔“破坏掉”时任总统巴拉克•奥巴马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的理由,其实同样适用于2020年,甚至是更适用。

2016年,麦康奈尔阻止奥巴马任命梅里克•加兰德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理由是当时距离大选只有9个月时间,新任大法官应该由大选之后的新任总统来任命。但是这一次,他明确表示不会对特朗普的做法进行任何杯葛,尽管现在距离大选只有不到7个星期。

这让民主党人异常愤怒,但是因为共和党在参议院占据多数席位,尽管有共和党参议员也对这次“闪电提名”表达不满,并且表示不会支持在大选临近之际填补最高法院的职位空缺。但是民主党要在参议院阻止这一任命,至少要有4名共和党参议员倒戈,这显然太难了。

众议院议长、民主党人南希•佩洛西表示:“我们有自己的选择。”参议院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则说,如果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和参议院共和党人推进这一计划,“那么明年就没什么不可以考虑”。他甚至还把“没有什么不可以考虑”重复了一次。

民主党人的选择似乎是对总统发起第二次弹劾,以此来占用参议院的议事时间,使得对大法官提名的确认程序瘫痪。

美国最高法院将在大选后的那个星期,对奥巴马医改方案的合法性作出裁决,此外,一名保守派大法官的加入,可能会对堕胎被确定为合法权利以及同性婚姻的合法性判决产生影响,在保守派看来可能会拨乱反正,而自由派则必然将其视为倒退,人们担心这会造成更深的社会对立与族群撕裂。

不过,这些假象是极端情况。诚然,一个偏保守的最高法院,有可能对堕胎、枪支、同性恋问题作出偏保守的判决,但这只是“可能”并非“必然”。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当然更愿意任命偏向本党政治立场的大法官,这也就有了最高法院的保守和自由两派。但是必须明确的是,这些被任命者,无论政治立场是什么,他们首先是法官,是专业主义与制度主义者。比如现任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是一名由小布什总统任命的可靠保守派,但他在2012年帮助挽救了奥巴马医改方案。

最高法院大法官们担任终身职位,没有竞选压力,甚至可以不顾及民意,他们唯一要向其负责的就是自身的正当性与其个人荣誉。

最高法院大法官的职责是解释法律,而非回应民意,也并非进行判断。大法官任期终身制,保证他们能够免于受到政党轮替的影响,以法律精神履行职责。

在这一前提下,最高法院大法官因为自身的政治偏向而对判决进行翻转式的纠正,看起来可能性不大,特别是在自由派的一些政策明显获得广泛支持的情况下。

最高法院毕竟不是参议院与众议院,不是政党政治的角力场,即便拥有6:3的多数席位。(财富中文网)

最新:
  • 热读文章
  • 热门视频
活动
扫码打开财富Plus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