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APP下载
财富Plus APP
他曾发掘了乔丹,如今在寻找自己的继位者

他曾发掘了乔丹,如今在寻找自己的继位者

Brandon Lilly 2020年02月12日
如果你想为你的球队找一名完美的教练,今年71岁的福格勒绝对是一名靠谱的“教练中介”。

北卡罗莱纳州夏洛特体育馆,在对战北卡罗莱纳大学49人队的一场比赛中,南卡主教练埃迪·福格勒向场上球员大声叫喊。图片来源:Craig Jones—Allsport via Getty Images

2018年初,在担任匹兹堡大学体育主任一年后,希瑟·莱克面临着任期内最重要的一个抉择——给学校的男子篮球队选一名教练。在时任教练凯文·斯托林斯的带领下,匹兹堡队在大西洋沿岸赛区连遭败绩,换将已经到了迫在眉睫的地步。对于美国大学的体育主任来说,聘请男子橄榄球队教练或者篮球队教练是一项至关重要的决定,因为美国大学高度重视联赛成绩,每年向橄榄球队和篮球队的投资高达几百万美元,教练则可以拿到高达7位数的薪水。所以就在斯托林斯执教匹兹堡大学黑豹队打完最后一场比赛之前,莱克已经到了南卡罗莱纳州,找到了同样曾经担任篮球教练的招聘顾问埃迪·福格勒,想请他出山担任这个职位。

“寻找人才也是很重要的工作。”莱克表示。她此前曾在俄亥俄州立大学工作过,之前一年,福格勒也曾为俄亥俄州立大学寻找过合适的教练,但是在2018年之前,他们二人并不认识。“这件事是我们精心策划的。只要是任何与寻找教练有关的事,我都想做好精心的准备。我认为这是一次很好的经历,而且我对埃迪·福格勒的评价很高。”

在福格勒的帮助下,莱克聘请了杜克大学的助理教练杰夫·卡佩尔来填补匹兹堡大学的空缺。在合同签订后,福格勒在匹兹堡大学的顾问工作也就正式结束了。不过那年10月,他还是自己花钱飞到了匹兹堡与莱克见面,并且亲自观看了卡佩尔的执教以及黑豹队的训练。

“我觉得我现在已经是匹兹堡篮球队的一个投资人了。”福格勒说。在卡佩尔的带领下,匹兹堡队比上赛季多赢了6场比赛,球队表现有了明显进步。“你帮助他们找到的人获得了成功,这是非常令人欣慰的,因为当时他们的球队正处在十分艰难的时刻。这并非一门严谨的科学,我也不能保证结果。如果我真的能提前保证结果,我就会多收他们很多钱。”

美国大学生体育协会(NCAA)每年的收入超过10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来自每年的篮球联赛和电视转播收入。所以能否找到一名合适的教练,带领球队杀入“疯狂三月”的决赛圈,对于各个大学都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如果你想为你的球队找一名完美的教练,今年71岁的福格勒绝对是一名靠谱的“教练中介”。从每年初秋的常规赛,到次年4月的四强赛,福格勒要么是坐在好几块屏幕前面,研究全国各支球队的教练,要么是亲自到现场观察这些教练执教。他说他每天晚上都会看比赛,不过他关注的并非是那些大牌教练,而是一些中低级别球队的后起之秀。他的客户都是各大高校的体育主任,不过他自己也仍然是教练圈子的一员。基于个人深厚的执教经验,他深知一名好的教练应该具备哪些素质。另外,他也很懂篮球。

福格勒表示:“我认为,我和其他干这一行的人一样,对于谁才是真正的教练有很好的直觉。这种感觉是方方面面的,从比赛风格、板凳礼仪、战术素养到时间管理。我是以一名前篮球教练而不是猎头的角度来看这一切的。”

福格勒进入教练咨询圈子,可以说是一个意外。篮球是他的一生挚爱,而且他的教练生涯多数时间也是相当成功的。他曾经在母校北卡罗莱纳大学当过15年的助理教练。在此期间,北卡队在传奇主教练迪恩·史密斯的带领下,于1982年首次夺得全国总冠军。在那一年总决赛上,一个叫迈克尔·乔丹的毛头小子命中了一记关键跳投,绝杀了由帕特里克·尤因带领的乔治城队。(福格勒在招募乔丹入队一事上扮演了重要角色。)四年后,福格勒在威奇塔州立大学拿到了第一份主教练的工作,并在接下来的三年里两次带队打入NCAA。之后他又去了范德比尔特大学,并于1993年带队杀入16强。此后他又去了南加州大学,并在那里执教8年,最后在2001年“放弃”了执教生涯。

在1982年的NCAA决赛上,北卡队的迈克尔·乔丹面对乔治城队投中绝杀球。图片来源:Bettman/Getty Images

在结束执教生涯之后,他曾经在篮球解说界干过几年,先后在CBS和福克斯体育频道担任过解说嘉宾。2005赛季结束后,福格勒接到了一个老朋友的电话。打电话的人叫蒂姆·威瑟,他曾在威奇塔州立大学与福格勒共事过,现任堪萨斯州立大学的体育主任,他希望福格勒能帮堪萨斯州立大学找到一位合适的篮球教练。福格勒帮助堪萨斯野猫队找来了辛辛那提大学队的前教练鲍勃·哈金斯,但当时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职业领域。

扩大搜索范围

第二年的休赛期期间,福格勒遇到了“十大联盟”的理事吉姆·德拉尼。上世纪60年代,两人曾经是北卡罗莱纳大学篮球队的队友。德拉尼告诉福格勒,他接到了密歇根大学体育主任的一个电话,对方正在寻找一位新的篮球教练。经过福格勒的牵线搭桥,密歇根狼獾队签下了原西弗吉尼亚大学队的主教练约翰·贝林,福格勒的咨询业务就这样步入正轨了。(不过讽刺的是,哈金斯只在堪萨斯大学待了一个赛季就离开了,回到他的母校西弗吉尼亚大学接受了一份新的工作。)

福格勒表示:“我的教练中介业务全靠体育主任们的口口相传。很多打算换教练的体育主任都会跟别人谈起他们用了什么人,然后我就会被推荐给他们。我会坚持于我知道的东西,我认为自己可以给出很好的、合理的建议。”

匹兹堡大学之前寻找教练的过程并不顺利。因此,莱克这次希望通过其他人的眼睛,为他们找到一名合适的教练。

在体育圈子里,猎头公司在推荐教练时,有时也搞任人唯亲,这一点也受到了很多人的诟病。而一家公司如果同时向一所大学推荐体育主任和篮球教练,就更加要避免利益矛盾。福格勒只与篮球教练打交道,他对通过“搞关系”塞人到大学当教练的做法十分不耻。

“我有一些熟人曾经跟我一起做过教练,他们告诉我,现在有很多助理教练想认识我,人数多到我不敢想象。他们好像觉得,‘只要认识了福格勒,他就能把你安排上。’这种说法真令我恼火。”福格勒补充道:“决定你能否得到这份工作的是你的简历,而不是我。”他还表示,自己今年刚刚向爱达荷州立大学安排了一位名叫莱恩·鲁尼教练,但他们之间甚至连面都没有见过。

去年春天,福格勒还帮助阿肯色大学、拉斯维加斯大学、摩斯大学和爱达荷州立大学找到了合适的教练。不过,福格勒是一个“光杆司令”,全部业务由他一人完成。他表示,这种做法有利于他更深入地参与搜索过程,同时也有利于他个人给每个客户更多的关注。

除了像福格勒这样单兵作战的咨询顾问,这个圈子里还有像DHR国际公司这样的“正规军”。DHR国际是体育界的一家知名猎头公司,该公司的体育业务负责人名叫格伦·杉山。

在谈到福格勒等人的咨询业务时,杉山说:“在我们的领域里有很多不同规模的咨询机构,但我们和他们不一样,我们是全球最大的猎头公司之一,我们在全球22个国家设有办事处。所以我们是高度正规化的,我们的工作方法与我们在金融服务领域的工作方法别无二致。现在,各个大学的体育主任手里都握着几百万美元的资金,而且我们的客户都面临的很大压力,他们很想把这项工作做好。我们每年找到的人才,比大多数体育主任一辈子招募的都多。所以我们能将这个过程标准化。”

多元化程度下降

在过去10年里,由少数族裔人才任主教练的情况出现了显著下降。以前,大学的体育主任通常由退休的球队教练兼任。现在,随着电视转播收入的增加,体育主任能够动用的资金越来越多,大多数体育主任要么把绝大多数时间放在行政工作上,要么干脆就是商科背景出身,几乎没有任何体育方面的背景。杉山和福格勒都强调,聘用教练的决定权在大学的体育主任而非猎头公司。不过在任何商业环境中,负责招聘的人往往倾向于招聘自己认识的人,或者与自己有相似背景的人。目前,在“五大联盟”院校中,大约有65人从事篮球教练相关工作,其中只有10人是有色人种。而在2005至2006赛季,“五大联盟”的73名篮球教练中,有24人是有色人种。(根据美国体育多样性与道德研究所的数据,那一年NCAA的一级分区联赛的主教练中有26.2%是少数族裔,可以说在招聘的多元化上达到了比较高的水平。)不管是必然还是偶然,少数族裔教练比例的下降,恰好与猎头公司在该领域的兴起是同时发生的。

杉山并不认为猎头公司的参与是导致篮球教练多元化水平下降的原因之一,但他也承认,他是这行中为数不多的几个著名的少数族裔咨询顾问之一。去年春天,NCAA的七大赛区中只有5所学校聘请了黑人教练。密歇根大学请来了前NBA球星朱万·霍华德,范德堡大学请来了前NBA球员杰里·斯塔克豪斯,不过这两所大学的体育主任也都是黑人。(在“五大联盟”学校里,密歇根大学的瓦尔德·曼纽尔和范德堡大学的马尔科姆·特纳是仅有的两名黑人体育主任。)在“五大联盟”之外,则只有天普大学、杜兰大学和圣约翰大学在上赛季聘请了黑人教练,而且他们也并没有找猎头公司代劳。

杉山是第四代日本移民,二战期间,他的祖父曾经被美国政府关进集中营。他表示,他自己也很关注这个问题,而他也会努力向客户提供一个多元化的候选人才库。不过他也承认,即便如此,这个问题仍然会存在。

杉山表示:“我真心相信,多元化是这个国家最大的优势之一,而且这对我来说也是一个重要的问题。我有责任向客户提供一个多元化的候选人才库,这对我也很重要。不过数据会说明一切。我们总是能够做得更好的。”

今年各个大学球队的换帅高峰期基本已经结束了,杉山终于可以松一口气,继续为其他专业体育队伍找教练,或者是为各个大学找体育主任了。而福格勒则正准备在今年秋年访问爱达荷州的波卡特洛,在那里,他将第一次与自己推荐给爱达荷州立大学的主教练莱恩·鲁尼正式见面,同时他也将在现场对这位新教练做进一步的观察。

“我喜欢到大学里走走,跟体育主任和教练打个招呼,看他们是否需要什么。”福格勒说:“和这些人在一起,我觉得很有满足感。”(财富中文网)

译者:隋远洙

最新:
  • 热读文章
  • 热门视频
活动
扫码打开财富Plus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