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生活

你的娱乐圈,他的修罗场

财富中文网 2019年11月27日

无底线的娱乐圈,其实就是个让人身心至死的修罗场。

2016年9月7日讯,北京,电视剧《遇见王沥川》举办粉丝答谢会。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7日凌晨,有网友爆料演员高以翔在录制节目《追我吧》晕倒抢救,甚至有博主透露情况十分严重。

在网友的爆料中,其称高以翔已经心肺复苏3分多钟了却依旧没有醒过来。随后接着更新称高以翔心脏停跳3分钟,心肺复苏15分钟,又有心跳了,已经送往医院。

浙江新闻客户端经确认,证实高以翔在送往医院后抢救无效去世。

《追我吧》是浙江卫视推出的夜晚城市实境追跑真人秀,有别于以往竞技挑战模式,《追我吧》把酷炫大型装置落地在城市CBD中,声称在“你追我逃”的硬核竞赛氛围中突破体能极限。

高以翔1984年生,身高195cm,曾连续四年入围全球百大最帅面孔排行榜,因电视剧《遇见王沥川》而备受关注。

艺人的寒冬

对于娱乐圈,这个冬天来的特别早。

今年10月,韩国艺人崔雪莉的自杀,掀起了网络上铺天盖地的“雪花论”。崔雪莉死后,韩国网友联名要求推出旨在反对网络霸凌的“雪莉法”。然而,就在雪莉离世后一个多月,她的好友具荷拉也传出身亡的噩耗。

5月,患有抑郁症的具荷拉曾被曝出自杀未遂,但在此前缅怀雪莉的一场直播中,具荷拉还泣不成声地表示,自己要替雪莉好好活下去。然而,她终究食言了。

在韩国,艺人被列为高危职业。恶劣的生存环境使得韩国艺人精神状况堪忧,经纪公司甚至安排专门的精神科专家系统管理。

据韩国统计厅发布的一份“2018年死亡原因统计”显示,去年韩国有1.367万人自杀,同比增加9.7%。

2005年至今 韩国演艺界人士自杀超30名。

无底线的综艺节目

高以翔被爆料出事之后,有粉丝直指体能类综艺节目会让明星面临健康风险。有网友评论称可能是“过劳引起的急性心衰”。

为了博眼球而“放手一搏”的综艺节目遍地开花。

阵痛、宫缩、剖腹、分娩,女人生孩子的过程被全程记录……近日,国内首档大型观察类真人秀《来吧孩子》一开播就引起广泛争议。尽管节目制作方打出了“传递爱的正能量”“为生命加油”等旗号,但“展现血腥”“贩卖隐私”的质疑声不断。

去年,《奇葩大会》邀请了一名“大V”科学家种太阳。他说,在他13岁的时候,他和自己的一个男同学,差点就强奸了一位和他们俩都关系很好的女同学。这个包裹着“幡然醒悟”“浪子回头”的感人故事,其实就是一个潜在罪犯的自我洗白。在节目中用这样的案例来赚取收视率,实在无良。

消费隐私已成为“收视利器”。广东卫视《美丽新约》节目为14名女性免费提供价值百万元的整容手术,并将手术过程展现在观众面前,引发大量争议。

2016年12月,有网友爆料称《美女与极品》下架,节目以整人为乐、审丑为荣,被指奇葩、无下限。

曾经有一档综艺节目《黄金单身汉》引起广泛热议。节目中唯一的男明星将面对25位女生,他们将共同经历数次约会。每次约会后,男主将作出选择——留下谁,放弃谁,最终男主将找到唯一的“真爱”。这部“后宫选妃”式的真人秀让网友们大呼“无下限”“毁三观”。

尼尔·波兹曼写过著名的《娱乐至死》,表达了一个很简单的道理:电视的一般表达方式是娱乐。一切公众话语都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一切文化内容都心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而且毫无怨言,甚至无声无息,“其结果是我们成了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

无底线的娱乐圈,其实就是个让人身心至死的修罗场。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