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投资理财

大展宏图时也要留心退路

Jen Wieczner 2014年10月29日

对于Parnassus Investments公司的托德·阿尔斯滕而言,认识风险才是成功之母

 
摄影:Brad Wenner

《财富》(中文版)-- 与往常一样,托德·阿尔斯滕(Todd Ahlsten)在今年夏天去海滩休假时阅读的还是《黑天鹅》(The Black Swan)。作为Parnassus Investments公司的首席投资官,阿尔斯滕管理着115亿美元资产,但是如果没有纳齐姆·尼古拉斯·塔利布(Nassim Nicholas Taleb)在2007年出版的这本“百科全书”,他就不去休假。该书警告说,我们永远也不可能预测改变世界(或摧毁市场)的事件。“我的妻子快被逼疯了。”42岁的阿尔斯滕说。“如果它让我成为悲观主义者,好吧,我猜我是个现实主义者。”

    从长期角度来看,阿尔斯滕以守为上的策略卓有成效:他管理的Parnassus Core Equity Fund的资产从2001年上任时的5,500万美元增至现在的93亿美元。据晨星公司(Morningstar)统计,在近5年的牛市中,该基金的表现略逊于标准普尔500指数(S&P 500),但是该基金近10年的回报率却是同行业中最高的,其年均回报为10.3%,而标准普尔500指数是7.8%。当阿尔斯滕持有某只股票时,他通常是长线投资。例如,他现在还持有Energen和WD-40的股票,这两只股票都是Parnassus基金在20世纪90年代买入的,当时阿尔斯滕还是位于旧金山的Parnassus公司的一名年轻分析师。《财富》杂志记者问他现在从哪里寻找价值。采访内容节选如下:

    为什么你如此关注“黑天鹅”现象?你确定你不是悲观主义者吗?

    我绝对不是悲观主义者。如果不是因为我认为某件事已经迫在眉睫,我是不会大动干戈的;我就是不喜欢把那些问题抛到脑后。我们花大量时间研究不利因素,用压力测试法考量处于衰退环境下的公司。当我们与管理层对话时,我们喜欢问他们2008年和2009年的情况,他们从中学到了什么,目的就是要确保他们不要忘记是如何让他们的公司逐步陷入越来越大的风险的。

    我们每天都在谈论它,思考它,在瑜伽垫上锻炼时也在凝神细思。其中的关键就在于对不利因素泰然处之,然后建立起一套具有防御性特征的投资组合。我个人的资产有99%在我的基金里,此外我还持有一小部分伯克希尔-哈撒韦(Berkshire Hathaway)的股票,这样我就能参加年会了。我把自己视为客户。我们还是能够乘上牛市的东风的,不过我们的表现可能不会跻身前10%。

    2014年第一季度你一直按兵不动。为什么?

    第一季度的情况不同寻常;我们的换手率通常不会是零。但是股市仅小幅上扬,在我们关注的名单上,价值没有任何变化。如果在2013年第四季度,股票没有做好进入我们的投资组合的准备,那么它们也不会在2014年第一季度做好准备。但无论过去还是现在,我们都一如既往地积极研究新思想。我累积飞行了100多万英里,去和管理层团队交谈,其中有许多次我都戴着安全帽和护目镜,或者穿着防火服。我喜欢参观办公室,不仅看高管的办公室,还要看前台接待员的环境如何。当CEO端着一杯咖啡从走廊里走过来时,大家会冲他打招呼吗?

    你觉得现在哪家公司最有吸引力?

    前不久我与普莱克斯公司(Praxair)的CEO共进早餐,上个季度我们增加了对该公司股票的持有量。他们从事工业天然气业务,这是真正的大势所趋:工业天然气用来生产太阳能板,此外还用于医疗保健以及其他真正帮助我们推进环保工作的领域。我们还增持了牙科设备供应商Patterson Cos.的股票。上周我去洗牙时—我还没有蛀牙—我问我的牙医:“现在的新技术是什么?”

    你走到哪里都会问类似的问题吗?

    没错。我还花大量的时间参加关于水的大会和小会,从中了解到许多关于水系统,以及与污水处理技术有关的知识。我们认为,从长远来看,水是大势所趋。不仅因为它是稀缺资源,我们必须升级水供应体系,而且老的水泵会消耗大量的电力资源。我们持有量最大的股票中就有滨特尔(Pentair)和赛莱默(Xylem)。这些公司为市政设施和工业设施提供水的处理、运输、过滤、存储、监测和供应服务。他们的水泵、阀门和感应器提高了公司用水、再循环,以及把水倒灌回土壤蓄水层的工作效率。例如,塞莱默公司用两倍能效的设备更换了中国的旧水泵。你可以看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如果你是大型制药厂或者是百事公司(PepsiCo),我们也持有它的股票,你就会加大对水的投资。百事公司一直在印度从事大量有进步意义的工作,以便让水循环利用。

    艾尔建是你们持有量最多的股票之一,你们买入这只股票没有几个月,Valeant和激进的对冲基金经理比尔·阿克曼(Bill Ackman)就宣布竞购这家制药公司。对此你怎么看?

    对于艾尔建(Allergan)我还是有许多话要讲。我们针对它做了细致缜密的研究工作,并且从2013年年底开始买入这只股票。我们至少去公司总部拜访了两次。在研究出了保妥适(Botox)的皮肤病学部门和眼科部门之间,艾尔建的长期统计数据非常抢眼,而且我们很喜欢这些产品的关联性;它的防御性措施棒极了。当我们开始买入时,股价在90美元的范围内,其风险/回报比率很不错。现在我们快进一下:其他人意识到它是个不错的选择(前不久股价接近170美元),Valeant一直在公开谈论大幅削减,以及全面下调海外计税基数的问题。不过,从根本上来看,我们认为艾尔建是一家极具价值的公司。(财富中文网)

    译者:萧艾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