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投资理财

2014年可能是墨西哥年

Jen Wieczner 2014年04月04日

此前也曾有很多专家断言墨西哥将成为下一个增长亮点,但却落空了。这次不同。

    去年这个时候投资者们正在大举涌入墨西哥。时值许诺采取一系列改革措施的新任总统刚刚就任,墨西哥历史上最大的IPO——西班牙桑坦德银行(Santander Bank)墨西哥分行筹资40亿美元的首发——刚刚结束。在墨西哥政府口中,2013年它将成为一个经济大国。但随着新一届政府缩减开支计划的实施,GDP增幅下降到区区1%,只有2013年预期值的零头。到去年12月时,股价下跌了4%,许多投资者放弃了希望。“他们感觉墨西哥大放异彩的时机正在流失。”摩根士丹利财富管理公司(Morgan Stanley Wealth Management)首席投资战略家大卫·达斯特(David M. Darst)说。过去两年间达斯特大部分时间都居住在墨西哥,在那里现场研究该国的前景。

    眼下许多人又在高唱他们去年唱过的调调儿:2014年将迎来2013年没有发生的市场盛宴。去年押宝的那些人理所当然地对此持有很高的警惕,他们不愿意再次被愚弄。但是我们有很好的理由认为,2013年的乐观情绪并没有错,只不过有些早熟而已。近期进行的税收及教育系统立法改革——以及电信与能源基础设施方面的改革(下文将作进一步讨论)——正在为墨西哥不断扩大的中产阶级队伍带来新的推动力。传奇投资人、邓普顿新兴市场集团(Templeton Emerging Markets Group)执行董事长麦朴思(Mark Mobius)说,这正在推动消费产品“需求出现爆炸式增长”。麦朴思是一位直言不讳的人:“我们看到了墨西哥的远大未来,我们想成为其中的一部分。”麦朴思对《财富》杂志说。

    事实上,墨西哥目前的投资状况在许多方面都要强于一年前。在全球的新兴市场之中,墨西哥从美国经济发展中受益最大,美国目前是它的最大客户。跟大多数国家相比,墨西哥对美贸易顺差较小,因此美联储(U.S. Federal Reserve)预期实施的削减计划对它的影响也可能最小。“这些投资措施是水到渠成的事儿,未来五年它们会让墨西哥成为真正令人兴奋的地方。” 管理17亿美元的索恩伯格发展中世界基金(Thornburg Developing World Fund)经理刘易斯·考夫曼(Lewis Kaufman)说。截至2013年12月中旬该基金总回报率为13%左右,而其基准指数下降了4%。

    就在圣诞节的前几个星期,墨西哥国会批准了一项最具有分水岭意义的宪法修正案,允许对私营企业开放墨西哥国家控制的石油储备。能源改革有待2014年的进一步立法推进。但这一进程已经超过了投资者们的最大预期,坚定了人们的如下信念:墨西哥正处于激烈变革的边缘。石油改革“一直是一块顶石,它是顶点。”达斯特说。达斯特的首选投资对象、墨西哥最大的石油生产商Alpek将会从此次政策变革中受益。

    EP拉美基金(EP Latin America Fund)的经理里克·霍斯(Rick Hoss)青睐那些能在墨西哥后改革时代兴旺发达的企业,如2013年上市的天然气管道企业Infraestructura Energética Nova,以及经营墨西哥星巴克咖啡店的Alsea公司。2013年霍斯的基金在晨星公司(Morningstar)的评比中位居同类基金之首,去年6月霍斯拜访墨西哥之后,大大增加了墨西哥资产在其投资组合中的占比,目前占其2,000万美元投资组合的56%。(2011年刚发起时,该基金投资组合的80%是巴西资产。)

    正如在任何新兴市场的投资策略一样,范围广泛的指数投资方式是长期内最佳和最安全的投资方法。但对于墨西哥而言,这种方式却充满挑战:追踪股指的交易所交易基金(ETF)投资正因该国传统蓝筹股的现状承受着压力,在反垄断法改革时期这些企业的未来充满不确定性。例如,仅仅América Móvil和Televisa两家公司——在墨西哥竞争导向的电信改革中,它们是主要改革对象——就占iShares MSCI Mexico Capped ETF的近25%。此外还存在估值问题。在墨西哥唯一的股票交易所墨西哥证券交易所(Bolsa Mexicana de Valores),上市公司数量较少,11月份它们的股价峰值平均达到盈利值的20倍,甚至高于标准普尔500指数(S&P 500)的市盈率。

    尽管如此,专家称还是出现了一个投资机会。基于未来盈利预测值的估值(按照17.5倍的市盈率均值)目前似乎要比6个月前便宜。“有证据显示墨西哥经济已经触底。”普信共同基金(T. Rowe Price)的股票分析师(墨西哥本土人)保利娜·阿米耶瓦(Paulina Amieva)说。“作为投资者,我们认为墨西哥正处于相对最佳时期,跟大多数新兴市场形成鲜明对比。”

    一些投资者发现墨西哥市场上的表现还波及到美国境内。例如桑伯格基金的考夫曼青睐总部位于美国的First Cash Financial Services,它的主要收入来源是墨西哥境内的当铺。摩根士丹利的达斯特认为,一些美国石油公司如能源行业服务提供商哈里伯顿公司(Halliburton)和全球最大的油田技术服务公司斯伦贝谢(Schlumberger)也可能会从墨西哥的石油改革中受益。

    随着美国经济增长的效应渗透到墨西哥,刺激着那里的房屋市场繁荣,达斯特——他把墨西哥称为“家门口的亚洲”——预计房屋建筑商如西麦斯(Cemex)以及不动产投资产品如麦格理墨西哥房地产投资信托(Macquarie Mexican REIT)也将迎来一个繁荣期。为了迎合墨西哥新兴投资者市场的需要,去年9月标准普尔资本智商公司(S&P Capital IQ)在墨西哥城(Mexico City)新设立了一个办事处,该办事处主任胡安·卡洛斯·佩雷斯·马西亚斯(Juan Carlos Pérez Macías)说:“这是墨西哥的时代——明年将会是一个令人着迷的机会。”未来几个月将充分证明这一点。(财富中文网)

    译者:郑欢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