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投资理财

一切看分红

Scott Cendrowski 2012年06月04日

最近,丹尼尔·帕里斯的投资风格好像炙手可热,但他却认为这是最古老的市场玩法

    丹尼尔·帕里斯(Daniel Peris)是纯粹的“分红派”。这不仅是因为他到处寻找能够通过分红提供高额回报的公司,而且还把分红视为推动股市发展的根本动力。他认为,从长远来看,现金分红的规模及增长速度决定了投资者将为股票付出多少。诚然,偶尔会有苹果(Apple)这样的不分红的公司,其股价直线飙升。但是他认为,如果能有规律地提供回报,分红的公司才是赢家。帕里斯与他人共同管理的联合战略价值分红基金(Federated Strategic Value Dividend Fund)成立于2005年,目前管理的资产达60亿美元,公司年回报率为5%,超过了标普500公司。他说,由于这支团队对个人客户采用同样的战略,因此扣除费用前的年利润率连续11年为8.7%。《财富》杂志采访了47岁的帕里斯,这位曾经研究苏联史的历史学家谈论了分红股的发展情况,以及可能实施的税收改革的影响。采访内容摘录如下:

    近年来,分红股表现优异,引起了关注。这样的分红会不会是个泡沫?

    目前有一种普遍的观点,认为人们应该从股市获得收入。直到上世纪80年代初,美国股市一直是可以获得现金回报的投资平台。近20年来,它失去了这样的作用。但是在此之前,年长一些的人都还记得,购买股票是为了分红。如今他们又开始这样做了,这也许是30年来的第一次,而有些人还问这是否是新模式。这不是什么新模式。实际上它是一种非常古老的模式,是原始模式。

    如今是否有价格昂贵的分红股以及被低估的领域?

    我们投资的企业类型没有太明显的周期性。我们在2012年采用的价值标准与2011年基本相同:大约5%的回报率以及5%的分红增长率。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应该可以创造10%的年均回报。

    什么便宜,什么不便宜——我们不太关注这些。不过,去年我们的确有一些变化。一些公用事业股的价格急剧上扬,其速度超过了它们的分红增长率。去年,一些股价增长了20%或30%,甚至更多。但考虑到分红的增长速度,这个回报不太令人满意。与之相呼应,我们撤掉了一些公用事业股。

    在1月底,Verizon、AT&T和沃达丰(Vodafone)都是重仓股。它们分红的增长速度足够保证10%的年回报率吗?

    电信服务无处不在。它们有利润率的压力。但是,也有一些整合有利于公司。它们重新带来营收。而且它们能推动目前的分红增长率和回报率超过5%。

    接下来是一些消费品牌,它们的回报略低,但分红增长前景看好,如食品、饮料、日常用品。有消费品部门的医疗公司的分红增长速度也非常显著,但回报略低。

    你持有欧洲石油股票,包括皇家荷兰壳牌(Royal Dutch Shell)和道达尔(Total)。你为什么会舍弃国内石油公司而选择它们?

    我们的确持有两家国内石油公司的股票。但是我要说的是,不能由此就断定某家的石油就好于另一家。这些企业规模庞大、经营多元,而且发展平稳。关键在于,我们持有这些欧洲上市公司的股票可以获得更多收入。只要能找到极其类似的企业——譬如,一体化的能源公司、市值庞大的医药公司、全球化的食品公司——而且支付率更高、分红更多,那么我们会毫不犹豫地向那个方向前进。

    有人提议把年收入超过25万美元的家庭的分红税率从15%提高到边际税率的水平,这种改革会产生什么影响?

    我认为,对税率变化的假设要谨慎。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看待这个问题。首先是对股市的影响,对此我并不太担心。大约一半的股票是在延税账户(tax-deferred accounts)中,因此不会有太大的实际影响。此外,这些股票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在退休人员和中等收入人群所持有的纳税账户中,这些人并不属于最高纳税收入类别。他们的税率是要提高,但不会达到你所说的40%。我没看到有人推销此类投资组合,如果他们没有能力从其他渠道获得收入,税率就不会上涨。

    受分红税增加影响较大的是公司行为。很多公司的分红增长可能会陷入停滞。但是我认为,这并不一定会对许多分红较高的公司产生影响。过去,在税收更高的情况下,它们照样经营,因此这不太可能改变它们的政策。

    对公司而言,回购股票难道不是更好的选择?

    有关分析显示股票回购的时机相当糟糕。公司高买低卖。我认为,尽管一美元的分红要纳很高的税,但它仍是分红。回购股票只会打水漂,而且永远不可能有利于普通大众。本来可以归你的钱,却发不到你手上。

    译者:钱志清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