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投资理财

卡尔·伊坎又在自寻烦恼

Shawn Tully 2011年09月15日

这位股东激进主义投资者担心通胀、利率和可能再次出现市场崩溃。他还看到了很多管理不善的公司——但对他而言,这正是机会。

克里斯·戴维斯卡尔·伊坎(Carl Icahn)最广为人知的事迹是,他屡次发动针对公司的战斗并推动其投资的公司进行管理变革。这甚至掩盖了他取得的羡煞旁人的经营业绩:他说,自1990年以来,其年均回报率高达25.3%。现年75岁的伊坎仍在走自己的路,3月份他宣布要退回旗下对冲基金持有的所有外部投资者的出资。他说,对于让投资者面临“另一次2008年”的风险,他感到不安。伊坎仍在投资自己的资金及寻找投资机会,且看他在本篇经过编辑的访谈记录中所作的解释。

您为何要退回所有出资?

    2008年时投资于对冲基金的人急需资金,但很多基金无法退回资金。然而,我兑现了所有退出投资的请求。当时是市场的谷底,是相当艰难的时期。我不希望抛售基金持有的股票,因此我投入了5亿美元自有资金来替换退出的投资者。所有未退出的投资者都从中得到了好处。2009 年我们的基金上涨了33%,2010年上涨15%,今年截止到3月底已经上涨10%。即便算上2008年的下跌,如果你在2004年基金开盘第一天投入资金,扣除费用你仍然共上涨了55%。我担心未来几年间我们很可能再次遭遇2008年那样的危机。这似乎有点耸人听闻,但让不习惯市场风暴的投资者遭受损失,比我自己遭受损失更令我感到不安。

您如何看待未来的股价和经济走势?

    我相信,如果我们不能让商业界树立信心——政府并没有这样做——我们很可能还会遇到大麻烦。目前市场复苏的动力来自美联储的各种政策。市场上有大量资金供应,它们的成本被人为压低。这有助于公司盈余和市场表现,因为它降低了借贷成本,并且更重要的是,导致了股票投资,但这种低利率不可能永远持续。我还非常担心会出现通胀。随着亚洲中产阶级队伍的持续成长,他们将加入到争夺便宜货物的行列,从而导致美国消费者长期享受的低价格优势消失,进而出现通胀,迫使利率上调,导致盈余下降。一旦进入股市不再是巨量退休基金资金的唯一出路——当前的低利率让它们别无选择——我很担心股市将再次陷入严重危机,可能就在今后两年内。

公司治理状况是否有所改善?

    许多美国公司治理非常不善,缺乏竞争力,因为美国的公司治理很大程度上都是功能失灵的。董事会无法约束管理层,公司选举制度基本发挥不了作用。发动代理权大战极其困难,更别说取得成功了。如果可以约束或更换管理层,公司发展通常都会上一个台阶,取得巨大的利润。正因为如此,股东激进主义运动才会如此有利可图。不谦虚地说,我个人的经历就是明证。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们参与了我们投资的大部分公司的经营。即便我们没有取得所有权,我们的积极参与也取得了效果。股东激进主义运动很有效,但不幸的是,我们的法律保护现任管理者。美国应该改变这些法律,否则我们将丧失跟新兴市场竞争、创造更多就业机会和重建经济的能力。

吸引您进入生物科技领域的因素是什么?

    对股东激进主义者而言,生物科技是很好的选择。一方面,大型医药企业拥有充足的资金,但缺少大分子化合物。另一方面,生物科技公司拥有大分子化合物,但却没有足够的资金。这些公司的老板通常都是智商很高的人,但他们缺少经营公司所需的管理技能,并且绝对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公司被大型制药企业收购,尽管它们要开发医药急需资金。我们在生物科技公司的投资大多都给股东带来了巨大的回报。例如ImClone、Biogen、MedImmune和Genzyme。

你们刚刚完成对软件开发公司Mentor Graphics的代理权大战。它有什么吸引力?

    这也许是一场声势浩大的股东激进主义势力变革的开端:我们征集到76%的代理权,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以这种压倒性优势获胜实属不同寻常。Mentor为芯片制造商生产软件。它应该与为不同领域生产软件的合作伙伴合并。即便不能出售Mentor,我们也坚信它应该削减成本。它的SG&A(销售、一般和管理支出)高达5亿美元,对于一个收入9亿美元的公司而言,实在是太高了。

您有没有发现经营很好的优秀投资对象?

    有很多优秀的公司。有一些很好,但举债率过高。例如,切萨皮克能源公司(Chesapeake Energy)的老板奥伯雷·麦克兰德(Aubrey McClendon)是个很聪明的人,但我们感觉这家公司的股票被低估了,因为切萨皮克举债率过高。既然我们是股东激进主义者,我们就不避讳向他提出这一点。他公告说要降低举债率,他也确实这样做了。结果股价比几个月前上涨了50%。

译者:郑欢

我来点评

相关稿件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