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投资理财

桥牌冠军也能征服市场

Adam Lashinsky 2011年03月11日

桥牌明星布拉德·莫斯利用玩牌技艺经营自己的对冲基金,生意红红火火。他是怎么做到的?

    你也许会认为布拉德·莫斯(Brad Moss)立志要成为桥牌界的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事实证明,桥牌冠军莫斯(他还从未跟巴菲特在牌桌上过过招,但他希望能有机会交手)同时也是个不错的投资者。现年40岁的莫斯把牌桌上的技艺运用于投资,他规模虽小但长势良好的对冲基金创造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回报。

(摄影:CODY PICKENS)

    华尔街不乏牌手出身的投资者,他们把自己的数学才能用于理财。莫斯的团队是最出色的2010年世界冠军,他本人则是美国定约桥牌联合会(American Contract Bridge League)2010年年度牌手。他认为自己评估投资风险的能力直接得益于桥牌的游戏理论。凭借这种能力,在上世纪90年代后期他在家乡纽约州靠做期货交易商为自己挣得了数百万美元的财富。其次,在管理自己的企业——Crosscourt资本管理公司(Crosscourt Capital Management)——过程中,他还以此为自己打造了短暂但令人印象深刻的业绩记录。

    莫斯在投资界无足轻重——旗下两只基金资产总额也就3,000万美元左右——但在桥牌界却是名副其实的大腕儿。他十次荣膺全美冠军头衔,他的名声在桥牌界精英中如雷贯耳。“他是个顽强而认真的对手。”传奇桥牌冠军罗伯特·哈曼(Robert Hamman)说。哈曼在达拉斯经营一家企业,为公司客户管理促销大战。在顶级竞争对手之中,莫斯还是人所共知的桥牌太子党。母亲盖尔·格林伯格(Gail Greenberg)是桥牌教师,前世界冠军,父亲迈克·莫斯(Mike Moss)是股票经纪人,也曾是全美冠军。

    莫斯说,投资与桥牌之间相通的地方在于辨识重要数据、形成判断并据此行动的能力。“在桥牌游戏和投资中,你会持续被巨量的信息所包围。”他说。“关键是要看到所有的可能性。”当然不止这些。在桥牌游戏中,通过观察对家玩牌的节奏,专家能比业余玩家获得更多的信息。同样,在投资中,知道关注哪些市场指标以及何时关注,比起全面了解信息更加重要。

    莫斯天生是个数字狂,他的投资理念有二。一方面,他是个经典交易商,押宝于细微的市场定价扭曲。“我看着报价表,就能用数学知识对比各个选项,并能告诉你哪个最便宜。”一次在家中的办公室接受采访时他对我说。他的家位于旧金山市市郊的圣安瑟莫,是一处杂乱无序的大宅院。另一方面,他是个传统的价值投资者,偏爱市盈率较低的股票。“在19美元的思科(Cisco)股票和135美元的Salesforce.com股票之间,我选择前者。”去年11月中旬他曾如是说。他持有思科股票。思科公司资产负债表显示,每股净现金额达到5.5美元。因此,莫斯认为思科是被价值低估到“令人震惊”程度的一家世界级公司。

    莫斯跟戈登·盖柯(Gordon Gekko,电影《华尔街》中的传奇人物,他的名言是“贪婪是好事!”——译注)的形象正好相反。他体型矮胖,面色苍白。去年秋天的一个下午,他身穿蓝色牛仔服,赤着双脚,在自己的家中接受了我的采访。他在2008年创办Crosscourt对冲基金,并在当年糟糕的市况下略有盈利。一份Crosscourt投资者报告显示,因为重仓持有贵金属,2009年他为投资者挣得了34%的回报,而在2010年到本文英文版截稿时回报率已达23%。

    他的博弈论投资方式更能说明其投资规模而非性质。“你信心最大的时候就是你下注的时候。”莫斯说。他目前坚信应该一切跟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Ben Bernanke)反着来。宽松的货币政策正在导致美元贬值,消耗金融服务部门的能量,并推升大宗商品的价值。他相信实际通胀率已经高于政府公布的水平,近期还会进一步攀升。他不看好投资日本。“它的结构性问题尚未得到解决。从人口结构上看,日本是一场灾难。”他说。他看跌日本政府债券。

    莫斯利用他的明星表现争取投资者。到目前为止,他的发展对象仅限于私人朋友,特别是莫斯曾在牌桌上有过交往的成功企业家。克里斯·威廉姆斯(Chris Williams)就是一例。他早先是雅虎公司(Yahoo)雇员,现任迪士尼(Disney)新传媒高管,几年前曾跟莫斯玩过扑克,并讨论过投资事宜。“当时他在做空科技股,认为它们存在泡沫。”威廉姆斯说。“我豁上去了。结果他是对的。”威廉姆斯是Crosscourt的创始投资者之一。

    是什么力量在驱动着他呢?莫斯说,他不可能在一种大公司环境中有好的发展,意思是说他的基金必须继续创造好于大市的回报,只有这样他才可以继续赤脚工作。他确实有自己的退路。他随时都可以重新全职去做自己的另一份热爱的事业:桥牌。

    译者:郑欢

 

布拉德·莫斯的投资倾向

跟美联储对着干

    莫斯公开宣称“痛恨”本·伯南克的宽松货币政策,预期未来会出现通涨,看涨黄金、白银及其他金属。

亚洲、亚洲、亚洲

    真正挣钱的机会在亚洲市场(日本除外),那里增长强劲。

不待见能源

    莫斯避开能源类证券,因为这一板块与“GDP相关性”过大。

做空金融服务

    由于美联储错配资源,莫斯认为金融板块的长幅无法达到危机前的水平。

我来点评

相关稿件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