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商业

Libra前途未卜,但全球数字货币竞赛已开始

Robert Hackett 2020年01月06日

自从Facebook陷入麻烦以来,全球的电子货币竞赛就已经变得更加激烈。

图片来源:Illustration by Benedetto Cristofani

丑闻缠身的Facebook一直在刷新利润纪录——最近一个季度的利润达61亿美元。

显然,Facebook不缺钱。

但在美国加州门洛帕克园区,Facebook的办公室都还是“毛坯房”:钢梁在头顶纵横交错;管道系统和通风管从胶合板墙面穿出;照明、火警线路悬在棚顶,所有结构一览无遗。看起来像是未完工,或是马上就要关门大吉了。

其中,52号大楼就是Facebook大胆孕育出数字支付项目Libra的地方。

Facebook想利用区块链技术创造一种锚定美元、欧元还有日元等一篮子国际货币的新型货币。这种货币将使Libra成为不同于比特币及其他加密货币的存在,并可用作全球范围内的交易媒介。

但从去年夏天开始,Libra项目就招致了一连串的负面新闻,就算其选择放弃,甚至连带这座“毛坯房”一同夷为平地,也都在情理之中。

但扎克伯格经常挂在口边一句话:Facebook大业仅完成了区区1%。最终,他们选择了“继续施工”。

赛道险阻

Facebook曾说服20余家公司加入Libra协会。其抛出的卖点是:该协会成员将持有这种国际货币的股份,该货币可以将金融服务扩展到全球17亿“无银行账户”人口,从而消除开展电子商务的一大障碍;就一般情况而言,该货币能显著缩减资金在全球的流动难度和成本;最重要的是,倘若置身事外,众多公司将错失良机。

但在没有启动之前,该项目就引发了一场国际风暴。

不祥之兆很早就出现了。去年春天,曾任贝宝公司总裁的Libra项目操盘手大卫·马库斯向美国财政部部长史蒂文·姆努钦兜售他的数字货币愿景。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聆听完马库斯对早期设计的详尽描述之后,即刻给出了他的看法:“我讨厌关于这种货币的一切。”

6月,Libra计划正式宣布,铺天盖地的质疑声顷刻将其淹没。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表示,这“严重关切隐私、洗钱、消费者保护和金融稳定等问题。”美国总统特朗普发推文称, “Libra几乎没有任何地位或可靠性。”印度最高经济官员对Libra的可行性亦是嗤之以鼻。法国经济部部长布鲁诺·勒梅尔称 “Libra是对国家主权的威胁”,并在欧盟率先禁止这款货币。

截至去年10月中旬,7家最大的Libra协会潜在参与者,包括支付巨头Visa、万事达、贝宝和Stripe等公司,均因担心招致监管当局的敌意而宣布退出。

监管机构的担忧并非空穴来风,再加上Facebook对于许多问题没有充足的准备,更加剧了事态的严重性。其中一个主要症结是:Libra该如何遵守客户背景审查和反洗钱法律,以防止被滥用?

众所周知,Facebook不愿也无力监控其媒体平台,又何来底气能监管这种新型货币?尽管安全专家告诉《财富》杂志,在网络设计层面,通过Libra跟踪资产流向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但质疑者并不信服。

但“Libra很可能成功——在为恐怖主义、毒贩、人贩子,尤其是逃税提供便利方面。”众议院资本市场委员会主席、加州民主党众议员布拉德·谢尔曼说。

还有批评人士认为,Libra对全球金融稳定亦构成威胁。面向28亿Facebook用户的Libra币,很可能削减美元和其他法币的地位,并危及世界各国央行的主权。

最为众人恼火的是,Libra协会将授权一个由私营企业代表组成的委员会,对Libra锚定的货币篮子构成进行调整。“一想到一个全球财团有可能拥有如此大的权力,我就不寒而栗。我对人类没有什么信心,除非你聘请耶稣来管理他们。” 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经济学家戴维·安多尔法托表示。

2019年7月16日,Facebook公司负责Calibra项目的大卫·马库斯在华盛顿特区的国会山出席美国参议院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召开的一场听证会。图片来源:ALEX WONG—GETTY IMAGES

继续前行

去年10月23日,面对国会议员的一致谴责声,出席众议员金融服务委员会听证会的扎克伯格如坐针毡,自己也承认“真的不知道Libra能否顺利运行。”

尽管这么说,Facebook及其盟友仍在前行。Libra协会现仍有21家公司、初创企业、风投机构和非政府组织成员。Uber、Lyft、Spotify、电信跨国公司沃达丰和加密货币经纪商Coinbase都参与其中。协会表示,他们仍然希望在2020年正式推出Libra。

作为Facebook旗下专注于Libra数字钱包的Calibra公司负责人,马库斯在接受《财富》杂志专访时也表明乐观态度:“我是那种总能看到瓶子里还有半瓶水的乐天派。”他把一只胳膊搭在椅背上,显得非常轻松。“现在每个人都在谈论世界各地的数字货币。倘若我们不参与其中,要想在建立数字货币的正确框架方面取得进展,可能就需要花费更长时间。”他说。

事实上,自从Facebook陷入麻烦以来,全球的电子货币竞赛就已经变得更加激烈。银行、科技公司和各国政府,都在积极备战数字货币试点工作。Libra遭遇的挫折或多或少也能为后来者铺平道路。与此同时,Facebook自身也承诺,Libra会根据反馈意见自我矫正。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