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商业

开年大片:汽车大亨大逃亡

财富中文网 2020年01月02日

黎巴嫩内政部长马奇诺克公开表示:“一只黎巴嫩凤凰不会被日本太阳烤焦的。”

2020刚一开年,前日产汽车兼雷诺汽车CEO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就上演了一出动作悬疑大片《飞越本州岛》。

主演:

卡洛斯·戈恩——前日产汽车兼雷诺汽车CEO

卡罗尔·戈恩——戈恩妻子

雇佣兵若干——乐队兼营救小组

剧情介绍:

2019年12月31日,因涉嫌违反《金融商品交易法》,本应在东京公寓内取保候审的犯罪嫌疑人卡洛斯·戈恩发表声明,称自己“现在人在黎巴嫩”,“已经从预设有罪、有偏见的日本司法制度下逃离了”。

时间倒回几天前。

据黎巴嫩当地电视台MTV报道,12月底,在戈恩妻子卡罗尔的指示下,一行雇佣兵以表演为由伪装成乐队进入戈恩在东京的住所。表演结束后,乐队搬着乐器箱子在警察的监视下离开。谁也没有想到,戈恩就藏身于定制的一米八高的大提琴盒内。

逃出公寓后,救援队放弃了人多且戒备森严的东京成田机场,而是径直赶往大阪关西机场。戈恩用假护照骗过了海关,登上事先备好的私人飞机飞往土耳其伊斯坦布尔,随后换机前往黎巴嫩,抵达贝鲁特。

不过,戈恩的妻子卡罗尔·戈恩在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称,这些报道完全是“虚构的”,拒绝透露戈恩逃出日本的细节。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黎巴嫩律师拉米·阿西表示,黎巴嫩政府不会引渡其公民、日产汽车公司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因为该国与日本没有引渡协议,并且戈恩本人有权在黎巴嫩法院候审。

其高达15亿日元(约9600万人民币)的保释金将被没收,原定4月开始的审判也难以再开展。

北京时间1月2日,戈恩的律师称将于1月8日在贝鲁特召开新闻发布会。不过据路透社消息,接近戈恩的消息人士表示,新闻发布会的日期尚未敲定,此外,戈恩在阿姆斯特丹的一个地区法院向日产和三菱提起诉讼,要求赔偿1500万欧元(约1.2亿人民币)。

世界上最忙的男人

曾经的戈恩,说他是世界上最忙的男人也不为过。

他从小就穿梭于三个不同国家和文化之间——出生在巴西,父母是黎巴嫩人,6岁时回到黎巴嫩,在贝鲁特的耶稣会学校上学,之后前往巴黎接受高等教育,先后毕业于法国两所最著名的大学。

毕业后,戈恩加入了法国轮胎制造商米其林。他被派回巴西,并在31岁时成为公司南美业务的首席营运官。四年后他又升任北美分部CEO,被派往美国南卡罗莱纳州,负责管理米其林在北美的轮胎业务,并完成了与联合皇家古立德公司棘手的合并。由于米其林是家族公司,戈恩没有机会担任最高职位,于是他开始寻找其他的机会。

直到1996年10月,施魏策尔将他纳入麾下,让他协助管理法国汽车制造商雷诺公司,担任负责采购、生产和研发的执行副总裁。上任伊始,他就进行了几次大手笔的成本削减,关闭了在比利时的一家大型装配厂。这是一次痛苦的行动,引发了大规模的抗议。因此,人们送他一个绰号:成本杀手。但他也利用梅甘娜风景等新车型为雷诺的销售注入了活力。

1999年,雷诺购买了日产36.8%的股份,他被派驻日本,管理日产的经营。在接管日产后的一周,戈恩组建了九个跨职能小组,探寻重要职能的内部结构,如制造、采购和工程。他在这些小组中吸纳了各个部门的员工,而不只是高级管理人员。他将英语定为公司的通用语言。

戈恩在不破坏士气的情况下转变了日产的企业文化。尽管他抛弃了一些日本的传统做法。其一就是资历体系。戈恩放弃了根据工龄和年龄付给员工薪酬及晋升的做法,而实行了一项“业绩计划”。他还开始为员工们提供股票期权和奖金,有时这些累积起来可达年工资的三分之一。最后,戈恩还划分了明确的责任。他取消了没有明确职能的顾问和协调人的职位,赋予所有的经理直接管理权。

通过缩减公司规模、精简业务、用现金支付债务,戈恩用两年的时间将日产汽车从亏损57亿美元的破产边缘拉了回来,实现29亿美元的赢利。日产的扭亏为盈是在亚洲商业史上最富有戏剧性的事件之一,也直接让戈恩在日本成为明星。由于超时工作,他被日本的媒体戏称为“7-11”(指每周工作7天,每天工作11小时)。

2005年4月,戈恩前往巴黎掌管雷诺公司,向一个更大的市场转移。他兼任两家汽车公司的CEO,用十年将雷诺-日产联盟打造成为世界第四大汽车制造商,仅次于丰田、通用汽车和大众。雷诺和日产分处地球的两边,为了让自己的工作更有条理,戈恩备有两个手提包,去雷诺提一个,去日产提另一个。

但他的忙碌不止于此。

图片来源:Getty
 
2014年夏天,雷诺-日产联盟收购了俄罗斯的汽车制造企业AvtoVaz,该公司生产俄罗斯最畅销的拉达汽车。所以戈恩还曾任AvtoVaz董事长,在那一时期实际上管理着三家官方语言各不相同的汽车公司,他售出的汽车占到世界汽车总量的10%。在2014年,他实现了1400亿美元的销售收入。此外,雷诺-日产联盟还持有戴姆勒公司3.1%的股份,戴姆勒反过来持有日产和雷诺各3.1%的股份。戴姆勒和联盟在三大洲12个项目上有合作。

2016年,日产收购三菱汽车34%的股份,成为三菱的大股东,联盟进一步壮大,戈恩的头衔再添一笔——三菱汽车董事长。虽然他在2017年卸任了日产CEO一职,但仍是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董事长和灵魂人物。

在被批捕前,戈恩每天工作15至16个小时,坐着能从巴黎直飞东京的湾流公务机环绕地球,主持全体人员大会、视察工厂、拜访经销商、出席高管和董事会会议。他三分之一的时间待在法国,三分之一在日本,另外三分之一往来于联盟设有工厂的68个国家。很难想象,一个人能有这么大的精力去克服由此带来的时差、不同口味的食物以及永远无休止地做出一系列决策。

戈恩说,他活得像个“和尚”,严格遵循着进食、睡觉和锻炼的日程安排。无论谁愿意承担他的工作,这人一定是喜欢自讨苦吃。

掌门人沦为阶下囚

戈恩是这个联盟的关键所在,正因为如此,他未能让投资者、媒体以及竞争对手相信,他与所有的CEO一样,为将来自己离开联盟制定好了规划。一个又一个的候选接班人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离开了联盟。与此同时,日产公司在财务能力上逐步成为了联盟中的强者。更硬气的日方开始指责雷诺和法方过多攫取资源、权力及声誉。

图片来源:Getty

作为日产公司的控股股东,雷诺有权任命这家日本汽车生产商的CEO。戈恩在2017年4月辞去最高管理职务,并且让贤给西川广人。他希望此举可以平息日产公司的不满,因为这些人认为联盟中缺乏日本品牌的声音。但是此举丝毫没有产生作用,横滨方面仍然认为,重要的决策是由戈恩以及戈恩所指定的代理人做出的,对法方的偏见依然存在。

“再次浮现的传言是,戈恩制定了一个秘密计划,要把两家公司合并,从而消除紧张局势。”日产公司的一位因合同关系而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前高管说。“那你肯定会认为,在合作关系中维持优势的唯一办法是重新制定两家实体之间的商业合作及权力分配关系的框架。”

接任日产CEO的西川广人曾在公开场合多次强调要保持日产汽车作为日本第二大车企的独立性。2018年5月,西川广人否认雷诺与日产在进行合并谈判。有理由推测,戈恩的被捕与日产汽车无法将自己的企业拱手相让有关。

西川广人 图片来源:Getty

2018年11月19日,戈恩与他的亲信格雷格·凯利因涉嫌瞒报收入被捕,估计两人在2010年至2017年间共瞒报收入80亿日元(约5.1亿人民币)。据称,日产汽车内部调查发现,戈恩向东京证券交易所提交的赔偿报告存在问题。在有关此事的声明中,日产称“还发现了许多其他重大的非法行为,例如个人使用公司资产等等。”

2019年1月,戈恩在日本再次被控两项财务不当行为,总共被控三项:两项是时间阶段不同的瞒报收入,另一项指控是“2008年将个人投资损失暂时转移给日产,导致严重违反信托”。同月,曾在戈恩领导下担任雷诺二把手的蒂埃里·博洛尔接任雷诺CEO。

一个烂摊子

戈恩被捕后,雷诺-日产联盟面临的最坏结果是,束手无策的联盟可能会长期面临不确定性的困扰。对通用汽车、丰田、大众及其他的著名汽车生产商而言,雷诺-日产联盟受不确定性困扰的每一天都有可能转化为更强的竞争优势。

2019年上半年,雷诺在全球市场销量下降了7.1%,收入为280.5亿欧元,与去年同期的299.57亿欧元相比下降6.4%。同时,雷诺的股票市值下降到130亿欧元,其中100亿欧元与日产挂钩。而日产也未能独善其身。2019财年第一季度(4-6月),日产销售额同比减少12.7%;净利润仅64亿日元,同比下跌94.5%。

2019年9月,西川广人因为薪酬丑闻辞职。随后,日产任命53岁的中国合资企业负责人内田诚为CEO,与新任首席运营官阿西瓦尼·古普塔合作。雷诺曾因西川广人涉嫌戈恩的不当行为要求解除其职务,早些时候曾经表示支持内田诚和古普塔。

两家汽车制造商都在努力摆脱戈恩时代的阴影,试图重整20年的合作关系,然而解散的阴云仍未消散。

日产公司的另外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前高管认为,解散联盟是一个复杂的过程,而且极易引发法律纠纷,但对股东而言这也许是最佳结果。

“基于包括三菱在内的三家汽车生产商构建一个全球实体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因为整个企业的规模已经大到无法控制的地步。”他说。“周遭世界发生的种种变化、各种贸易纠纷、二氧化碳排放规定,以及政治问题都意味着你必须保持灵活性——而保持联盟当下的规模更不容易实现这个目标。”

“与在相互持股的基础上开展合作相比,如果根据具体项目内容,例如传动装置或汽车结构在汽车生产商之间构建合作伙伴关系,效果更佳。”他继续说道。“一旦联姻,再想分手则难上加难。”

出逃大亨成为家乡英雄

得益于他在企业经营过程中热衷支持黎巴嫩社会公益活动,狼狈逃出日本的戈恩回到黎巴嫩后,在家乡成为了勇于反抗的英雄。

图片来源:Getty

2018年12月,在戈恩被捕没多久,黎巴嫩内政部长马奇诺克公开表示:“一只黎巴嫩凤凰不会被日本太阳烤焦的。”贝鲁特街头原本被手机、新车广告霸占的大型数位广告看板,突然铺天盖地出现戈恩肖像,搭配标语写着:“我们都是戈恩。”黎巴嫩外交部也发声明称“戈恩是黎巴嫩著名的公民,他代表了黎巴嫩在海外的成功故事”。

同时民众也将出逃的戈恩视为英雄,甚至期待他有朝一日投身政坛,帮助黎巴嫩经济实现“逆袭”,续写政治传奇,而戈恩也被媒体评价为“如一艘船停靠在自己的母港”。

据美联社报道,贝鲁特阿什拉斐叶区一处戈恩名下的豪宅,30日晚开始出现安保人员站岗,但没有迹象显示有人入住,守卫拒绝透露戈恩是否在屋内。一名英国邻居在经过时留下了一张卡片,里面写着“卡洛斯,欢迎回家!”

这个世界上最忙的男人,接下来的日子可能不会太忙了。(财富中文网)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