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商业

李国庆俞渝反目 夫妻档是最坏的企业管理模式吗?

财富中文网 2019年10月25日

一气之下想去买枪,结果买枪路上买了他爱吃的菜,回头想想还是得买枪。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一气之下想去买枪,结果买枪路上买了他爱吃的菜,回头想想还是得买枪。

李国庆和俞渝不用纠结买枪还是买菜了。两人已经走到了穷途末路,而且是以一种难看(qi pa)的方式。

10月23日晚间,当当网董事长兼CEO俞渝在丈夫李国庆朋友圈发长文留言,驳斥李国庆自称的净身出户的说法,并称其带走一亿三现金,涉及俞渝父母的存款,并斥其作秀。更曝出众多惊人内幕,包括李国庆与当当网前文化产业董事长、现CRYSTO项目CEO马铭泽的私人关系、及其与李国庆过往的婚姻经历。

对于这场猝不及防的史诗级爆料,李国庆回应:俞渝“狗急跳墙,工作撕*虚构事实,私生活撕*更是意淫。变态,精神病患者。我为儿子忍受23年”。

俞渝凌晨在朋友圈发布十二个字:“家门不幸,顾客无碍,当当更好。”

太多细节难以描述,想必吃瓜群众们早已细细品下了这只大瓜。在此不做赘述。

小作坊的夫妻档模式百试不爽——请脑补煎饼摊、小卖部夫唱妇随的甜蜜画面,但在企业升级后却很容易遭遇滑铁卢。即便公司一帆风顺,夫妻也可能劳燕分飞。

家庭关系是社会关系中最紧密的一块,不难理解在创业的初期,首先想到的、也是最廉价可行的援手,便是自己的另一半。夫妻、合伙人,这两种角色天然地无缝对接,保障了企业最初的快速成长。李国庆和俞渝夫妻23年,共同创业近20年,国内数家大型互联网公司都是夫妻创业的模式。

但是,当企业逐渐壮大,企业中的夫妻关系叠加并非经得起时间的推敲。夫妻关系和企业经营,经常互相影响,而这些影响很多是负面的。

今年年初李国庆已经把自己的悲剧归结于夫妻店的治理模式。他在接受腾讯深网的采访时说:“我们夫妻创业老是折衷,应该更有魄力、更有胆量融更多的资同时,给现有人才更多的股权激励。也许早期夫妻店治理结构挺好,抵挡了来自资本,来自合伙人的各种算计。但是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一定结束夫妻店治理,尤其我们俩人都很强势,还不像有的夫妻店,绝对的一方是主导,所以这样一来就更该早点结束。”

如果你还没吃够李国庆的瓜,那我们再来围观几对中外知名的散伙夫妻,看看他们都出了什么问题,以及如何收场。

麦肯齐·贝佐斯与杰夫·贝佐斯:好聚好散

公司:亚马逊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和李国庆夫妇相比,这一对堪称分手典范。好聚好散,各得其所。

今年1月, 54岁的亚马逊首席执行贝佐斯被爆出轨,随即决定与妻子麦肯齐·贝索斯离婚,结束长达25年的婚姻生活,两人育有四个孩子。

他们在声明中称,“我们非常幸运能遇到彼此,并对这段婚姻中的点点滴滴深表感激。即使在25年前便预知这场分离,我们仍会选择在一起。作为夫妻,我们曾共同度过美好的生活;作为父母、朋友和在工作等一些项目上的伙伴,同是热爱冒险的人,我们都曾看到过美好的未来。”

这一“史上最贵离婚”成功将麦肯齐送上美国400富豪榜,成为世界女首富。最终,麦肯齐分得约4%亚马逊股票,是贝佐斯此前所持亚马逊股份的四分之一,而贝佐斯可以保留两人共同拥有亚马逊股份中的75%,也就是亚马逊12%的股份,他的身家减少至1140亿美元,跌下世界首富的宝座。

吴亚军和蔡奎: 离婚送百亿

公司:龙湖地产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传奇女子吴亚军1993年开始了创业生涯,从做建材到做房地产。2009年11月,龙湖地产上市后,吴亚军的财富大增,并获得了女首富的荣耀。

事业蒸蒸日上的同时,吴亚军的家庭却出现了问题。龙湖地产的发家,是吴亚军和前夫蔡奎“一前一后”共同打拼出来的。随着公司的发展,二人在公司经营上的意见冲突越来越严重。

矛盾越积越多,终于在“公司是否要家族化”的问题上爆发了。吴亚军不希望自己的公司向家族化方向发展,但是蔡奎持相反意见。

二人在2012年正式离婚,爽快的吴亚军也没有在财产问题上扯皮。她大方地将龙湖26%的股份给了蔡奎,这些股份在当时就已经价值200亿元。

世界首富贝佐斯的离婚,把前妻直接送上了世界女首富的宝座,而前中国女首富吴亚军的离婚,也把前夫推上了胡润中国百富榜。

克里斯与托里·伯奇:夫妻变对手

公司:Tory Burch

2004年,企业家兼投资人克里斯·托奇帮他的妻子托里开设了第一家Tory Burch零售店。2006年,这对夫妇宣告离婚。2011年,二人的关系出现了奇怪的变化。克里斯·托奇推出了一个名叫C·Wonder的服装品牌,由于它的定位和Tory Burch非常相似,因而它也被称为克里斯的“复仇公司”。两人随后就打起了官司。

2012年,托里与克里斯宣布庭外和解。2015年克里斯·托奇关掉了C.Wonder的所有店铺。2018年托里和法国奢侈品巨头 LVMH 时尚业务的前任董事会主席Pierre-Yves Roussel结婚,新婚丈夫担任Tory Burch首席执行官。Tory Burch公司的估值自2009年起翻了7倍。

道格·汤普金斯与苏西·汤普金斯·布埃尔:持续多年的“宫斗”

公司:Esprit

1968年,苏西·汤普金斯·布埃尔与她的一个朋友在旧金山创立了Esprit公司的前身,当时这家公司还不叫这个名字。不久后,随着苏西的丈夫道格卖掉了自己的服装公司North Face,他也加入了Esprit的领导层。从80年代中期开始,他们的婚姻以及这家一度非常红火的公司都陷入了严重的麻烦。二人于1989年离婚后,公司的“宫斗”戏还上演了好几年。前一分钟是道格领导公司,下一分钟就换成了苏西。

一名曾在该公司工作过的员工对《旧金山周刊》表示:“道格和苏西都有很强的愿景,但他们之间的协同效应消失了,所以使公司变得更加困难,因为人们都知道公司有内部冲突。”

Esprit母公司思捷环球业绩持续不佳,自2018年6月1日以来,思捷环球在欧洲市场关闭店铺38间,在亚洲市场关闭65间店铺;截至2018年9月底,思捷环球已关闭所有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店铺,彻底退出这两个国家市场。

桑迪·雷纳与莱纳德·博萨克:创始人被开除

公司:思科

1984年,桑迪·雷纳与前夫莱纳德·博萨克共同创立了科技巨头思科公司。不过就在二人设计出突破性的重大发明,也就是能够连接计算机网络的路由器之后,雷纳却于1990年被公司的董事会开除了,此时她已经在公司辛苦经营了六年。同年,思科正式上市。博萨卡也与桑迪一起辞职了,但此事带来的情感伤害显然已经铸成。后来这对夫妻也宣告离婚。

在2013年的一次演讲中,雷纳向在座的女性建议道:“你不是公司,公司也不是你。”在思科的经历“毁掉了我的婚姻,损害了我的健康。我在感情上已经成了一个空心人。”

他们离开公司后,雷纳与博萨克以1.7亿美元卖掉了他们的三分之二的公司股份。之后雷纳创立了一个名叫Urban Decay的美甲品牌。莱纳德据说已经退休了。

 
家族企业是非多,风险投资绕着走

长期以来,基于一些令人不安的事实,传统风投公司对家族式创业一直存在偏见。原因大致为:

1.由夫妻或家族成员领导的团队存在特定风险。其中风险之一就是夫妻离婚或家族成员之间的严重不和。这两者将使管理的有效性陷入瘫痪。弹劾投资组合公司联合创始人的程序十分复杂,而且这一举动也会在公司引起混乱,凡是有过相关经历的风投公司必定深有体会。我们经常会看到公司的创始人之一图谋赶走另一位联合创始人,然而,离任的联合创始人有可能和另一个创始人是夫妻关系,一旦如此,事情就将变得极其错综复杂。儿子炒父亲鱿鱼或兄弟之间同室操戈同样也会为公司和投资者带来莫大的痛楚。由此引发的情绪崩溃足以导致公司瘫痪。

2. 人事雇用方面的问题。任何新兴成长型公司的发展壮大都需要一支顶尖的团队来出谋划策。然而,面对家族企业,即便是那些极具眼光的高端管理人才也会望而却步,因为公司有关招聘、晋升或补偿的决定都会被抹上浓重的家庭或裙带关系色彩。不管准确与否,人们普遍认为在家族公司最高领导职位的竞选中,有才干的经理往往会输给家族成员。

3. 角色界定不明确。夫妻/家族成员经常会发现合伙这种模式竟然会损害夫妻关系和亲缘关系。为了保持公司交流渠道的通畅,坦诚而务实的批评意见不可或缺,但这些批评也会造成情感上的摩擦并为家庭关系蒙上阴影,有时候甚至是永久性的创伤。角色界定变得模糊不清。由于工作上的需要,夫妻和兄妹原有的身份定义荡然无存,他们发现双方除了工作之外再也找不到任何话题。

高效的管理团队要求拥有清晰的领导构架,客观的决策,较为合理的“职业划分”和明确的角色及责任界定。在家族公司中,职业身份和家庭角色模糊不清,创始人/经理在办公室里与某些“同事”是一种关系,回到家里又是另外一种关系,事实上,正是这种模糊导致的不安让风投公司望而却步。

原文发布于2011年09月02日财富中文网,作者Jonathan Tower

****************
最后这篇文章,送给走到穷途末路的夫妻。手动@李国庆夫妇以及贾跃亭夫妇。

双重麻烦:夫妻店散伙怎么办

离婚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夫妻俩同时还合伙经营着一家企业,分手过程就有可能变得更加棘手。怎样妥善处理、合理分割紧密交织在一起的感情和事业,避免人财两空?专家根据多年的经验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这里有一个很好的理由敦促我们听取那句古老的格言:不要把工作和生活混杂在一起。那就是,有不少配偶碰巧也是商业伙伴,一旦感情破裂,由此导致的离婚大战有时候会让企业置于危险境地。查理·摩尔是旧金山火箭律师公司(Rocket Lawyer)的创始人兼执行董事长,致力于提供婚前协议和企业公司化等事务的在线法律指导。因此,他是讨论商业伙伴分手这个话题的理想人选。下面是摩尔就如何减缓离婚对企业的负面影响所提出的一些建议。

要理性,要学会妥协

摩尔说:“离婚显然是一件令人情绪非常激动的事情。杂乱无章的离婚过程有可能玷污品牌,同时对企业与消费者的关系产生负面影响。”洛杉矶道奇队(Dodgers)前老板弗兰克·麦考特和妻子的离婚案就是一个备受关注的例子。这起事件进一步削弱了他与球迷的关系,最终还导致他出售了这支棒球队。在合伙人结婚之前——或者当一位商人打算把未婚妻或未婚夫带入企业的时候——摩尔建议他们最好签署一份内容详实的婚前协议,其中包括如何区分各自的财产,商业合作关系的证明材料,继任计划,同时确定双方在公司扮演的角色。摩尔承认,这类谈话往往很难进行,但非常重要,它无异于你在日常生活中给其他什么东西购买保险。“如果洪水淹没企业的可能性达到50%,你就需要购买一份洪水保险。”

聘请一位独立的估值师

离婚时,给企业估值是首先会发生的事情之一。如果合伙人持有的公司股权不均等,公司的价值和采用的估值方法——无论估值的基础是资产,收入,市场比较,还是折扣法——都有可能成为双方争执的话题。摩尔认为,聘请独立评估师是避免夫妻双方对公司估值产生分歧的关键所在。他说:“主要所有者倾向于估低企业的价值,而非主要合伙人总想估高企业的价值。”

了解当地的法律

评估价值时,法庭往往会观察两种常见的“信誉”,即“企业信誉”和“个人信誉”。摩尔指出,“个人信誉是某一个合伙人的声誉或发挥的庇护作用(有时被称为‘生意名录’),而企业信誉则是企业整体的声誉。”美国各州对这两种信誉的区分方法不尽相同。有些州不作任何区分,同时允许对这两种信誉估值,而许多州把“个人信誉”排除在外,但考虑“企业信誉”。摩尔说,最起码应该了解你所处的法律框架:“为了获得最有利于自己的结果,你的律师和估值师应该就战略和估值方法达成一致意见,同时密切关注目前的案例,以及有可能影响结果的证据规则和法规。”

要考虑角色转变的问题

配偶进行商业合作的时候,离婚无疑会导致某一方在公司的角色发生变化。许多情况下,一位配偶可能会放弃他或她在公司的董事席位,以及高管或合伙人身份。所以,想出一个过渡方式是离婚过程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如果配偶一方有了一个新角色,为防止日后发生争执,就必须明确界定(潜在地限制)他或她在公司的决策权,”摩尔说。“不管你做什么,必须以务实的态度估计你们未来一起共事的能力。”最重要的是,为了不干扰企业的正常运营,正在办理离婚手续的夫妻必须非常仔细地规划未来的工作关系。

做到公开透明

在很多离婚案件中,夫妻往往不愿意开诚布公地透露自己持有的资产数量或企业的价值。最常见的隐藏资产方式是偿还虚假债务,或把现金转化为诸如艺术品和珠宝这类“可移动的财产”。“千万不要试图隐藏资产,或者做任何与个性不符的事情,比如花费突然暴增或改变商业模式,”摩尔警告说。“这样做会给法庭发送一个危险信号,有可能让你的公司处于危险境地,或者让你面临巨额罚款。”

原文发布于2014年04月18日财富中文网,作者Brandon Southward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