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商业

华为5天2次重创,任正非年初答《财富》时已有痕迹

杨安琪 2019年05月20日

在一周之内,全球最大电信设备厂商华为连续遭到美国政府打击,其中包括硬件也包括软件。

在一周之内,全球最大电信设备厂商华为连续遭到美国政府打击,其中包括硬件也包括软件。

昨日,路透社的消息称,谷歌母公司Alphabet已停止与华为部分合作,华为将失去对安卓操作系统的部分使用权限,而只能使用开源平台继续开发新的安卓系统。

更直接地说,华为在海外市场的手机将无法安装以下谷歌产品:

Chrome 浏览器

Google 搜索

YouTube

Play Store

Gmail

Google Maps等

这将使华为消费者业务在海外市场遭遇重创。

据华为透露,去年手机销售量超过2亿台,今年将超过2.5亿台,其中海外市场销量约占50%。与国内市场不同,如果安卓手机在海外市场无法安装谷歌产品,将完全失去竞争力。目前华为消费者业务已经是公司第一大收入来源,根据其财报显示,2018年消费者业务收入约500亿美元,营收占比高达48.4%。

随后,谷歌Android部门发布声明对现有华为用户进行安抚:“在遵守美国政府的所有要求的同时,谷歌服务将继续在现有的华为设备上运行。”也就是说,已经售出的华为产品不受影响。这表明了一种态度,谷歌不得不遵守美国政府要求,但同时也会尽最大可能保障其用户利益。

对于华为的另一次打击来自几天前,主要针对其硬件采购。

5月15日,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列入管制"实体名单",进入该名单意味着没有美国政府的许可,华为无法向美国企业购买元器件等产品。这意味着,华为手机将有可能无法使用高通芯片。

所谓“实体名单”是美国为维护国家安全利益、管制出口的一个重要手段,去年中兴被美国封杀前,也曾被列入到“实体名单”中。

风险咨询公司欧亚集团分析师保罗·特里奥罗等人在一份报告中写道:“特朗普政府的行动是与中国关系的严重升级。”如果该黑名单得到全面实施,“华为公司自身和其全球客户的网络都将面临风险,因为该公司将无法升级软件、进行日常维护和硬件更换。”

“这一决定不符合任何人的利益,”华为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回应说。“这将对与华为有业务往来的美国公司造成重大的经济损害,影响到美国数以万计的就业岗位,并破坏目前全球供应链上存在的合作与互信。”

不过华为似乎也并非毫无防备。近日,华为公司创始人任正非在深圳华为总部接受了日本媒体《日本经济新闻》的采访,对美国的禁令首次进行了回应。他重申,华为没有做任何违法行为。对于出口禁令,任正非表示,对华为影响有限。

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表示,华为内部已经在为智能手机开发自有操作系统,防止美国政府不授权Android系统使用,做到未雨绸缪。而对于芯片产品,华为一直打造海思芯片,适当减少对美国供应商的依赖。据悉,华为手机芯片麒麟系列就是出自海思,除了手机芯片,海思的产品还有服务器芯片、基站芯片、基带芯片、AI芯片等等。

这表明了任正非的一贯态度,今年1月他在回答《财富》杂志问题时说:“这些年我们科研性投入这么强大,做了这么多努力,我们与中兴是不一样的,不会发生中兴那样的事情。华为公司的政策和基本商业准则是遵守业务所在国所有适用的法律法规,包括联合国、美国、欧盟适用的出口管制的法律法规,我们一直致力于建设完善合规体系。”

附:今年1月华为公司创始人任正非回答《财富》杂志问题:

《财富》Eamon Barrett:外国对于华为安全的担心,一方面是由于您的军方经历,另外一方面担忧来源于中国政府或多或少是以某种形式持有华为的。华为对外宣传完全是员工持股的公司,但是对外股权和结构上却是一个秘密,这方面的信息公开或者上市,是可以很大程度上缓解这种担忧的。华为的持股结构,为什么如此神秘?

任正非:大家都看到,资本至上的公司成功的故事非常少,资本是比较贪婪的,如果它有利益就赶快拿走,就失去对理想的追求。正因为我们是一个私营企业,所以我们才会对理想有孜孜不倦的追求。我们从几百人开始就对准一个“城墙口”冲锋,几千人、几万人、十几万人还是对准同一个“城墙口”冲锋。对着这个“城墙口”,我们每年研发经费的投入已经达到150-200亿美元,未来五年总研发经费会超过1000亿美元。资本公司是看好一个漂亮的财务报表,我们看好的是未来的产业结构,因此我们的决策体系是不一样的,我们很简单的,为人类进入信息社会而奋斗。

同时也告诉你们一个信息:我们公司有96768名持股员工,前几天也就是1月12日,在170个国家、416个投票点完成了新一届持股员工代表的选举,这个选举过程历时一年,先是对治理章程的宣传,让员工明白公司的治理架构是什么;然后分层分级地推选候选人,每层候选人都要自我宣讲,争取持股员工认同他,他不是被选上,只是被提名。这些提名再被汇总到更上一层组织,再更广泛争取民意,完成一定的收敛。这个收敛以后的名单再会由各级高层组织审议和协商,听取民意和调查,然后再次收敛,最后向选举委员会汇报,汇报之后再返回去,收敛到两百多人,然后放到信息平台上,公开征求意见,再进行投票。确定候选人名单。

1月12日,我们完成了全球的投票,这几天信使们正背着这些选票往回飞,持股员工代表大会就是公司的最高权力机构。公司所有权的归属是96768名持股员工,这些人要么是华为在职员工,要么是曾经在华为工作多年后的退休员工,没有一个非华为员工持有一美分股票,没有一个外部机构持有一美分股票,政府任何部门没有一美分股票。公司专门有一个保存股权数据的库房,欢迎记者们去参观、抽查。

我创业的时候并没有钱。我从军队转业,我们夫妻二人一共拿到3000元左右人民币的复员费。当时深圳要求公司注册资本最低是两万元人民币,我通过集资的方式获得21000元的资金,注册了这家公司。今天,我个人在华为持有股票占总股数为1.14%,我知道乔布斯的持股比例是0.58%,说明我的股权数量继续下降应该是合理的,向乔布斯学习。

《财富》Eamon Barrett:有两个问题,之前您提到整个电信行业的相互依存度是非常高的,我们也看到去年中兴由于美国的出口制裁基本上是停业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如果美国也针对华为实施出口管制的话,会不会让华为的生意无法运转?第二个问题是,我听说很早之前,在华为生产交换机的时候,您与江泽民见过一次面,提到电信交换机与国家安全息息相关的,想跟您确认一下是否有过这样一次会面,电信行业是否真的与国家安全息息相关?

任正非:第一,这些年我们科研性投入这么强大,做了这么多努力,我们与中兴是不一样的,不会发生中兴那样的事情。华为公司的政策和基本商业准则是遵守业务所在国所有适用的法律法规,包括联合国、美国、欧盟适用的出口管制的法律法规,我们一直致力于建设完善合规体系。

假如真的发生了这种情况,对我们有影响,但不会很大。因为全世界的运营商都会继续信任我们。我举几个例子,在日本海啸引发福岛核电站泄漏时,与难民逆向前进的是华为员工,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在两周内恢复了680个基站,为抢险救灾做出了贡献;孟晚舟也是这个时候从香港奔赴日本,整架飞机上只有两个乘客。我们不是见到灾难就逃跑,而是为了人类安全,迎着灾难向前进。印尼海啸,我们有47个员工,在13小时内就把海啸灾区668个基站恢复了,支持了抢险救灾。在智利9.1级大地震的时候,我们有3个员工在地震中心区失去联络,公司准备派抢险队去抢救这些员工,问我的意见,我认为,地震还在,如果派队伍进去,会蒙受更大的灾难,我们只有耐心等待他们的信息。当这些失联的员工第一个电话打给他的主管,主管就说了哪个地区的微波站坏了,他们三个人继续背着背包去抢修这个微波站。他们的事迹,我们后来用真人拍了小电影。事后我去看望过这个员工,刚好智利首富送了我一箱非常好的葡萄酒,我就赠送给他了。大家知道非洲不仅有战争,而且是疾病频发的地区,我们有很多员工都得过疟疾,大量员工在这些疾病和贫穷地区穿越,如果你们需要照片,可以让公共关系部提供。从这些事情也可以解释,我们不是上市公司,不是为了财务报表,我们是为了实现人类理想而努力奋斗。不管条件多艰苦,我们都在努力。

第二,我个人也到过尼泊尔珠峰5200米的地方,去看附近村庄的基站。我说过“我若贪生怕死,何来让你们英勇冲锋?”如果我们是一个资本至上的公司,我们不会有这个行为。华为过去30年,为世界偏远和贫困地区的进步做出了努力,甚至有些人献出了生命,我们不要忘记他们,不要忘记华为为人类社会做出了贡献,更不要用猜疑来诠释事实。

第三,江总书记视察过我们公司,当时公司规模还很小,水泥地板都还没有干,江总书记没有做过具体指示,但鼓舞我们努力。记者所说的那些话我没有听说过。(财富中文网)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