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商业

医联如何赋能传统医疗 | 创始人王仕锐专访

杨安琪 2018年06月12日

在聚拢了最优秀的医生资源后,医联正在释放“连接”的能量。

 

医联创始人王仕锐

2017年3月的一天,早晨8点,医联创始人王仕锐在上海的一家餐馆等待一次重要的会面。见面前,对方告诉王仕锐:我很忙,只有早饭的时间可以和你聊一聊,你起得来吗?

他的会面对象是吉利德(Gilead Sciences)中国区总经理罗永庆。或许医疗界以外的人士并不了解吉利德的全球地位:这家公司被誉为“制药界的苹果”,在肝病和艾滋病治疗领域是卓越的领导者,2018年它在《财富》美国500强中排名第116位,其全年营收为261.07亿美元,在全球处方药销售排名第7位。更重要的是,它即将进入中国。

王仕锐希望抓住这次机会,成为吉利德在中国的合作伙伴。医联是他在2014年创办的公司,这家公司的愿景是能够让中国稀有的优质医疗资源服务更多人。这种想法最初被打上“共享经济”的标签,如今在医联的平台上聚集了45万名医生,合作医疗机构超过5,000家,并获得包括红杉、云锋基金和腾讯的投资。

王仕锐知道,如果这次会面没能打动吉利德,自己的公司岌岌可危。在这之前,医联曾经遭遇过巨型药企的多次拒绝。这些公司已经在中国扎根多年,它们只想把医联当作自己的推广营销渠道之一,医联需要和广告平台竞争,这绝不是王仕锐想做的。

见面后,罗永庆问王仕锐:“互联网能够帮助药企做什么?”这是一个好问题。

如果说在中国互联网还没有改变什么领域,医疗一定是最顽固的那一块石头。中国政府希望在医疗领域实施严格的“强监管”政策,即让互联网有序改造这个行业,而非像出行、电子商务那样在短时间内完成进化。今年4月12日,中国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并通过了一份名为《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这份文件对于互联网医疗在法律法规及市场的准入和管理规范提供了基本的规则。

中国政府认为互联网医疗是医疗行业新的发展方向。在这份报告中指出,互联网的介入优化了医疗资源配置,缓解看病就医的难题,解决了国内医疗资源不平衡与人们日益增加的医疗健康需求之间的矛盾,是卫生部门积极引导和支持的医疗发展新模式。有统计称,2016年市场规模达到223亿,同比增长41.8%。高增长的背后体现的正是传统医疗服务无法有效满足患者需求与医生之间的有效对接。

这正是包括王仕锐在内的互联网医疗创业者期待的事。在攻读8年医学专业博士毕业后,28岁的王仕锐拿到了自己的第一个月工资:1,280元。这个并不体面的薪水,直接让他萌生了创业的想法。 

最初王仕锐的想法是让医联成为医生交流的平台。整个公司的核心价值是帮助所有医疗从业人员提高效率,同时帮助医生打通和医疗机构之间的联系,让医生能够利用业余时间服务更多缺乏医生的医疗机构。

“有很多中国医院一直建不起来,就是因为缺乏医生资源。”王仕锐说,我们跟绝大部分的互联网医疗公司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不直接对接患者,而是对接医疗机构。

但另一方面,医联在拥有庞大的医生资源后,发现对于药企而言,这些医生资源弥足珍贵。这就形成了另一种匹配。“药企厂商现在是没有医生资源,当然也应该说是医生没有药企厂商的资源,其实最好的药厂反而有可能成为某一个专科医生的一个老师,他们生产出最好最新的药品。”在王仕锐的理解中,一些专业药企的研究成果在中国并没有得到最好的体现。

在一次与成都本地药企的合作中,对方告诉王仕锐,你们其实可以做的更多。最初这家药企只想要在医联上做简单的推广工作,后来他们认为医联有强大的线下团队可以和医生直接对接,这实际上承担了传统公司医药销售代表的工作。不仅如此,这家药企还发现真实医生在医联上的活跃度和粘性很高,这就能够让药企和医生保持长期的联系和沟通,同时医生还可以为药品的评估提供依据和真实评价。

此外,医联与超过5,000家医疗机构的合作让药企对接这些医疗机构成为可能。“我们顺手把这些事情全给做了。”王仕锐说。这样一来,医联的价值被释放。

这件事后,王仕锐的总结是,以往药企通过医药销售代表向医生推销新产品。一方面这种传统的销售渠道毕竟效率不高,另一方面,并不是所有的药企都是优秀的公司,医联能够帮助医生做一些基础甄别工作。王仕锐觉得,医联有这样的专业度和责任为医生提供服务。

在王仕锐眼中,他更希望医联成为一个全面的医疗供给侧改革方案提供者。这种供给侧的改革的方法在于,医联以一个医生聚合平台可以完成对于医疗机构、药械厂商以及商业保险的三个连接。这三种连接可以为医疗机构供给医生、药械、AI辅助诊疗等相关资源,为药械厂商提供包括临床药品研发、市场数据分析、学术内容推广等服务,基于医疗大数据与商业保险合作伙伴在新险种研发、核保与控费、医疗服务采购等方向开展合作,而每一种连接都提供了潜在的巨大商业价值。

当他把这一切告诉罗永庆后,对方没有立即答复。但在6个月后,经过超过6轮竞标,医联击败了复星、丁香园等强大的对手,最终成为吉利德的战略合作伙伴。“我非常平静,这就像是一次大考,当你做足了所有功课,结果一定是好的。”王仕锐说。

与此同时,王仕锐创办的另一家公司—企鹅医生也有了新的举动。这是一家医联和腾讯合资成立的公司,腾讯需要的是更多线下支付场景和医疗这一重要的入口,而医联需要腾讯的资源和资金,双方一拍即合。“医联的壁垒在于我们已经集合了最多的医生资源,这些医生不像专车司机和外卖骑手,BAT在短时间进入不了。” 企鹅医生用一年时间悄悄在北京、深圳、成都开了三家全科诊所,地址分别在三里屯、滨海和成都的CBD。每个诊所的面积从800平米到2,000平米不等,一家诊所投资几千万。

在筹备企鹅医生诊所的过程中,马化腾给了王仕锐一条建议:要加速快开,因为每个线下位置资源都是有限的,中国缺乏家庭医生的概念,你赶紧去建,越快越好。这正是考验王仕锐复制能力的时候。

腾讯在医疗领域的战略是构建“连接器”,如果企鹅医生要做诊所,一定会以最大的规模化的形式,因为这与腾讯整个大的战略是高度吻合和挂钩的。因此,在后期的规划中,王仕锐给出了一组数字,即企鹅医生规划快速扩张以线下为主的入口,自建300家诊所,构建起3,000家规模的诊所联盟,投放30,000台共享检测设备。

王仕锐当医生的时候,有一次在送走一位去世老人后,这位老人的全家对医生表达了感谢。一位女孩甚至跪倒,感激医生对于老人最后的救治。“我当时非常受触动,这些善良能支持我一直在医疗行业。”他说,我就觉得这是钱买不到的、独特的东西。(财富中文网)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