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商业

滴滴将碾压Uber,合并不可避免

Jeffrey Towson 2018年03月08日

滴滴在规模、管理和国际战略上都远超Uber,并且在全球市场上也碾压Uber。Uber应该与其合并(或者合作),两家公司需关注它们面临的共同问题——自动驾驶汽车。

这一年里,世事瞬息万变。

2016年年中,Uber是全球共享出行服务的领头羊,在美国国内占主导地位,几乎遍布全球各个地区。相比之下,滴滴出行在中国之外的地区鲜为人知。为了争取国内市场,滴滴与Uber长期角力。

而今天,Uber在内部问题和监管冲突中迷失了方向,现金也在不断流失(2017年亏损达50亿美元),并逐渐退出国际市场。反观滴滴,不但巩固了本土市场、持续扩张,而且主要通过国际合作逐步占领了国外市场。滴滴出行的首席执行官程维是共享出行界的“史蒂夫·乔布斯”——他不是发明者,却更胜于他人(此处并无贬低柳青总裁之意,毫无疑问,她也十分出色)。

2017年,滴滴的一些看点如下:

 1)滴滴注册用户数量超4亿,注册司机数量超1.75亿,在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网约车市场中占据主导地位。

 2)滴滴刚刚完成了4亿美元的增资,总资产达到100亿至150亿美元。而其私募市场“估值”现已超过500亿美元。

 3)滴滴投资的Grab目前在东南亚地区占据主导地位,其中出租车份额超过90%,专车份额70%。

 4)滴滴投资的Ola在印度成为赢家,拥有65万多名司机,而Uber的司机数量仅20多万名。

 5)滴滴投资的Taxify正在向非洲和欧洲地区扩张,伦敦(Uber在此地被封杀)现已对Taxify放行。

 6)滴滴刚刚收购了巴西共享出行公司99。巴西是Uber的第二大市场,Uber在巴西有50万订单量。

 7)滴滴计划2018年进军墨西哥,此举意味着滴滴正在全球范围内合作、收购和发展。

滴滴的其他看点(相对于Uber):

 1)滴滴未在政府事务上出现过重大问题记录。

 2)滴滴长期以来建立了众多成功的伙伴关系,例如与软银、阿里巴巴、腾讯,以及Grab、Lyft、Ola、99等共享出行公司。

 3)滴滴尚未出现重大管理问题。你能否说出过去三到四年他们犯下的一个重大错误?

总的来说,滴滴在世界各地几乎百战百胜,而Uber称霸全球的野心却日渐衰退。

我的预测是,随着滴滴日益占据统治地位,Uber的压力会越来越大,不管是与其合并还是合作。对此,我有六条观点:

第一,滴滴在世界各地几乎百战百胜。

按照我上述提到的,滴滴几乎招招制胜。这其中有很多原因,本文主要思考三大原因。

 1)滴滴的国内外战略更具有优势。在国内,滴滴的合并步伐迅速,取得了垄断地位。滴滴本不必这样做,本来可以跟快的和Uber持续厮杀,但是他们决定并购,将时间和资金投入到其他地方。

 2)滴滴走向了全球。但是他们并没有将国内的标准化产品直接带入国外市场;相反,他们找到当地具有本土化服务和本土管理的佼佼者,并且向其提供资金、中国消费者、最佳实践,以及不时的技术支持。共享出行是一个本土化的服务,滴滴的这种做法十分明智。

 3)滴滴采用了团队战略。他们与软银合作,大大增加了资本;并且还与阿里巴巴、腾讯等公司进行合作。所以当你研究滴滴的时候,你会发现它是一个中国顶尖的数字化公司。

第二,滴滴将在规模上完全超越Uber(在价值上也有可能超越)。

凭借在中国的统治地位,滴滴在全球网约车市场的占比已达75%左右。其运营规模十分庞大(可能每天有2000万订单量)。随着他们继续将世界其他地区纳入其版图,其运营规模将进一步扩大。

滴滴的价值也会不断增加。与电子商务、娱乐、汽车等行业类似,从支出的角度看,(不仅仅是订单量)中国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网约车市场。在收入和估值方面,滴滴可能很快将超过Uber。大可参考腾讯、京东和阿里巴巴的数据来进行对比。请注意,滴滴及其伙伴的“估值”现在超过了Uber大约800亿美元。

第三,滴滴有更好的管理方式——注重合作,杜绝冲突。

滴滴的管理层都是一些经验丰富的交易商。柳青是前高盛并购银行家,而她在腾讯和阿里巴巴的同行大约每十天就要投资一次,这是一支数字化中国的王牌队伍。

滴滴也向生意伙伴和政府表明了合作态度,而不是试图扮演破坏者的角色。不要小看这种方式,它对于那些政府对工业有较高干预度的国家十分管用。请注意,美国以外的其他地方基本都是这样。

第四,两厢厮杀的成本往往高于合并或者合作。

滴滴的崛起使Uber面临了这样一个问题:你想要同这个公司成为合作伙伴还是敌人?滴滴在规模甚至可能是资源上都能使Uber相形见绌。并且这个敌人还即将进军北美。

两厢厮杀的代价很高。如此一来,共享出行公司的领导层很可能自食其果,因为以这种方式使用资金会导致诸多问题。这也是我下一个观点的由来。

第五,滴滴和Uber在自动驾驶汽车领域都面临着颠覆性的威胁,而且还有一些令人望而生畏的竞争对手,包括谷歌和特斯拉。

共享出行的经济和竞争能力来自连通司机和乘客的双向网络。目前还存在其他类似的打车服务,但这一双向网络才是整个平台的重要引擎。这就是为什么网约车服务在每个地区都能如此迅速地分摊给一到两家服务商的原因。

不幸的是,自动驾驶汽车是无人驾驶的。它们不需要司机。因此,如果自动驾驶汽车逐步普及,网约车竞争力将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影响。

当然,网约车将会继续成为一项受欢迎的服务。而滴滴正在积极开展其共享出行业务。

 1)滴滴正在进一步保障司机和乘客的安全。

 2)滴滴正在开发人工智能,以优化其网络、提高效率。

 3)滴滴甚至正在与汽车原始设备制造商合作开发共享专用汽车。

这些举措都很了不起。但是,其核心为“司机—乘客”的双向平台如果失去一半支柱,将会造成极大的影响。国际扩张之后,滴滴面临的最大挑战是研究自动驾驶汽车。

而进军自动驾驶汽车领域也意味着滴滴和Uber将不得不与谷歌、特斯拉、百度、通用汽车、丰田、比亚迪等公司进行正面交锋。从汽车、技术和其他行业进入这个领域的公司还有许多,并且它们都是资金雄厚的大公司。

第六,软银首席执行官孙正义可能会推动合并。

如果说程维是共享出行界的“史蒂夫·乔布斯”,那么孙正义就是其教父。软银拥有滴滴、Ola、Grab、99等(基本上是整个反Uber联盟)公司的股份,最近软银还收购了Uber15%的股份。

我预计软银将开始向这些公司施加压力,让他们停止烧钱大赛,选择合并(或合作)并且关注其他的威胁,比如自动驾驶汽车。就滴滴购买Uber少数股权的讨论正是第一步。

当我观察一个公司时,我总是提出一个问题,即“这家公司能控制自己的命运吗?”以滴滴的例子来看,它确实牢牢控制了命运。

所以,一切都取决于程维和柳青的意愿。市场扩张是否将成为优先事项?他们更注重技术进步吗?或者,他们有野心到Uber的主场与其一较高下?

让我们拭目以待,这一战必会精彩绝伦。(财富中文网)

作者简介:Jeffrey Towson是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投资学教授。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