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商业

奥巴马医改千疮百孔

Sy Mukherjee 2017年10月27日

由于共和党没能将其撤销,平价医疗法案得以存活。但医疗保险交易—以及服务于该项目的保险商们—仍然面临大麻烦。

图片:Sam Kaplan—Trunk Archive

《财富》(中文版)——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与共和党(GOP)设法撤销并取代平价医疗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的努力以一种令人叹为观止的方式宣告失败。不断扩张的美国医疗保健业虽然在最后时刻逃过一劫,但厚厚的怀疑之云依然笼罩在这个产值达3万亿美元之行业的上空。在这场风暴的中心是:保险公司—以及它们目前通过平价医疗法案拿到的、用于补助低收入病人的数十亿美元。要求撤销的议案虽然泡汤了,许多保险商却仍然在要求大幅提高各类保费,从而有可能把医保体系推入更深的泥潭。

此举将不无讽刺地宣告,共和党企图撤销平价医疗法案的长达7年的努力无功而终。地球人都知道,这7年里,该法案在参议院连续三次告败,最后在一次午夜投票中戏剧性地获得通过,把这场争斗推向了高潮,同时揭示出了两党内部存在着巨大的分歧,也出人意外地凸显出撤销法案有多么不得人心。

诚然,国会里有些人在为这个意外的结果辩护—而且用的是一件不同寻常的武器:两党合作。这伙人眼下的目的是,做一些共和党未曾以一党之力尝试过的事情—稳定风雨飘摇的平价医疗法案市场,而不是将其扼杀。

一个举足轻重的参议院医改委员会于9月举行听证会,审查一项两党合作框架,旨在保证保险商的支出(称作“成本分担补贴”)用于减少低收入美国公民就医自付部分的费用,坚持实行全民医疗覆盖政策,同时吸收共和党的建议,使更多的基本方案得以实施,以及撤销某些平价医疗法案的税收。

不过,当前的问题是:这种两党合作的解决方案是否力度太小,为时太晚。许多保险公司称,由于围绕着奥巴马医改法案(Obamacare)仍然存在不确定性,若要它们继续参与各种平价医疗法案的交易,它们除了设法提高保费之外,别无选择。这类交易市场可以帮助未得到雇主或政府项目投保的人购买个人医保。随着保险商们的退出(即便是威胁说要退出),这些市场看起来越来越不稳定了。

据超党派的凯泽家庭基金会(Kaiser Family Foundation)称,去年此时,个人保险市场上的保险商有望“在2017年重获盈利能力。”2018年是否还会如此,尚在未定之天。

尽管最近显露出两党合作的态势,国会里的部分共和党人发誓要抵制任何挽救该法案的企图。特朗普总统也一再扬言要削减给予保险公司的成本分担补贴—据国会预算办公室(CBO)8月公布的报告称,仅此一举便会使保险费上调20%,并且在今后10年里增加1,940亿美元的预算赤字。

其实,这种事情已经时有发生—而且可能愈演愈烈。8月初,保险公司Anthem宣布大幅减少在几个州里参与奥巴马医改交易项目的力度,并且哀叹道:“围绕与平价医疗法案相关的医保项目所进行的规划和定价工作越来越难以开展下去,因为个人医保市场不断萎缩,每况愈下。”

其他大型保险公司也发布了类似的报告,解释为何将保险费率提高了两位数。从中可以得出什么结论?当前看来是高成本的不确定性,有可能在年底之前变得愈发不可收场。(财富中文网)

译者:王恩冕

 

数说奥巴马医改法案

1,030 万:截至3月中旬,注册参加某个奥巴马医改交换项目并缴费、而非通过其雇主或其他联邦项目购买保险的美国人的数量。

49%:在21个大城市中,对标平价医疗法案交换项目的“银发”计划、要求在2018年提高保费的最大比率。许多其他城市都把保费提高了两位数。但至少有一家保险公司反而将保费降低了5%。

23%:鉴于有可能减少给保险商的补贴,爱达荷州的PacificSource Health Plans公司在计划定期增加23%的基础之上,请求额外提高保费的平均费率。

700万:2017年符合成本分担补贴条件但眼下处于窘境的美国人的数量。此类发放给保险公司的补贴大大降低了病人的自付部分和现金支出。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