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商业

互联网时代的善举

杨安琪 2017年03月07日

高效传递信息正是互联网公司的长项,如今它们正在将这种能力应用在解决社会问题上。 

阿里“团圆幸福团”志愿者在市民公益活动中向市民传播反拐知识。

《财富》(中文版)-- 从北京市中心出发,驾车向北一个小时就能到达昌平区一座6层的灰色建筑,二层一面巨大的屏幕上,有无数移动的白色斑点。在一些公共区域总有工作人员发出善意的提醒:请不要拍照。

这里是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地图工厂——高德。这家成立于2002年的公司拥有1,300多名专业地图数据生产人员和300多名研究人员。在地理信息数据采集需要审核的中国,高德具备最完整的测绘资质。时至今日,这家公司已经完成了790万公里的导航道路测绘数据,这些里程可以绕赤道197周。

当三年多以前,我来到同样的高德地图工厂时,这里并不像一家高科技公司应有的模样—它更像是一个劳动密集型产业中的工厂,每个人都在用电脑和鼠标完成每一条道路的绘制。如果更加细致一点来说,三年之前,高德地图的信息采集员是这样工作的:走过5米,站定,举起手中的平板电脑给一家饭馆拍照,再往前走5米,拍下一家眼镜店的门脸。以这样的速度,信息采集员要走8至10公里,拍300家左右门脸超过5米的商店。

当我坐在一台价值1,000万元的道路数据采集车里,才发现一切都变了。当驾驶员打开仪器时,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响起,安置在车顶上的激光仪器开始运转,副驾驶座位上的一台黑色电脑屏幕上,开始出现一行行数据。驾驶员告诉我:“跑上一天,存储设备上的数据多达几百TB,所以每隔几天就需要更换存储设备。”并且,由于有了新的比对系统,信息采集员不必依靠步行来记录地理位置信息,机器会自动完成对新商家的识别和更新。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高德的价值对于任何一家互联网公司都不言而喻。阿里巴巴则是真正的幸运者。在2014年,阿里巴巴以11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这家中国最大的地图厂商,并且赋予了它更多的互联网基因。

如今,用户对于高德实时交通数据上传占比已经达到了78%。对于交通事件有85%的数据是来自于用户,其他剩下的部分则分别来自于行业合作和政府合作。应该说,高德完成了从传统地图导航公司到移动互联网公司的蜕变。

利用这些技术,高德如今正在通过互联网向整个社会提供帮助。在高德开放平台总经理童遥看来,互联网公司一旦变得更加开放,对于社会责任在目前这个时代,最擅长、或者说能够起到最好效果的其实是互联网企业。因为互联网企业其实可能花费同样的努力,结果会更为高效。

在2016年中旬,当公司内部决定利用高德地图资源为用户推送失踪儿童信息时,高德总裁俞永福给出的答案是:“抓紧时间,用多少资源给多少资源。”

这种开放数据帮助“寻人”的做法实际是阿里巴巴“团圆”系统的一部分,除高德之外,阿里旗下还有多个超级APP接入系统:手机淘宝、支付宝、UC浏览器、UC头条以及YunOS操作系统。

高德地图的做法,多少有点像美国的“安伯警报”。这是极少数的政府能通过所有手机运营商强行推送信息给民众的警报之一,它利用美国紧急警报系统(EAS),透过商业广播电台、卫星电台、电视台及有线电视,甚至电子邮件、电子路牌、无线装置、短信等途径发布报警信息。不过近些年来也有人对“安伯警报”的有效性提出了质疑,因为人们渐渐会忽略短信这种通知方式。于是美国政府已经与Facebook达成合作,人们也能够在Facebook的message里接到“安伯警报”。Facebook会追踪用户的地理位置信息,所以可以更加精确地发送给周边的人。安伯警报会出现在人们的信息流的第二条,以确保人们不会把它忽略掉,Facebook还会鼓励用户们去转发和扩散,这一点,无论是电视、广播或者短信都无法企及。

据中国公安部的统计,平台上线6个月以来,一共发布失踪儿童信息286条,找回儿童260名,找回儿童的比例达到90.91%。其中,解救被拐卖儿童18名、离家出走儿童152名、迷路走失儿童27名、不幸溺亡儿童32名、不幸遇害儿童20名、其他原因儿童11名。对于网友反映的儿童失踪线索,平台第一时间通知涉案地打拐民警核查,确属失踪的,积极督促涉案地警方发布信息,尽快找回儿童;失踪儿童找回的,将失踪原因以及找回情况即时反馈给网友和广大群众;属于不实谣言的,即时辟谣。

为保证“团圆”系统的良好运作,阿里巴巴集团安全部专门成立了“团圆”公益项目技术团队。该团队基于钉钉为全国打拐民警开发了一套警务协同程序,并且能够通过开放平台接入公安部认可的移动应用。

没有什么公司比高德更懂得地理位置了。根据公安部的要求,接入的APP可以将儿童失踪信息和结案说明,按既定规则推送给自己的用户。通过计算,高德得出以下推送范围:距离孩子丢失时间1小时内,发送以孩子丢失为中心,覆盖半径100公里的范围;2小时内,覆盖半径200公里;3小时内,覆盖半径300公里;3小时以上的,覆盖半径500公里。另外,根据要求,结案说明必须做到精准推送,当结案时,第一时间告知曾经收到过失踪信息的用户。

起初,这种做法还曾经引发了童遥的担心:推送这类信息在一定程度上会损害用户体验。但最终高德说服了自己,管理层始终认为公司在做一件正确的事情,这实际上也在向用户告知:当有失踪儿童时,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才能够尽早让家庭团聚。

如今,高德又有了新的想法:他们希望提高预警能力,即提前知晓儿童是否出现在了他们本不该出现的地点。“比如,在日常活动时间,儿童突然离开学校,出现在他不该出现的地方,我们的地理数据是可以判定的,这种时候很欢迎各种各样的儿童手环可以做一些数据上的合作。”童遥表示,“我们很乐意帮助他发现这个孩子现在是不是在位置和数据上出现了异常。”

或许正如童遥所说:“相比传统公司,互联网公司更擅长信息传递。传递这种真实、有效的失踪儿童信息能够解决一些社会问题,这正是互联网时代企业社会责任的新举措。”(财富中文网)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