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商业

这位量化了英国国民幸福感的80后香港人,令每个孩子都渴望他成为自己的父亲

杜思思 2016年12月10日

浮躁的资本巨浪下,几乎每个创业型企业都在试图寻求一种不死法则。乐观者认为,只要尽力规避路途中所有的“坑”,就可以实现永生;也有悲观者认为,死是必然的,生只是一种偶然。但不管怎样,至少有一种做法永远不会错,那就是稳扎稳打,不忘初心。

 

你幸福吗?

这是一个不太容易回答的问题。

6年前,卡梅伦正式出任英国第53任首相,等待他接管的,是一个继08年金融危机席卷后GDP下跌超过17%的国家。然而要衡量社会进步,除了GDP外,还有另一项重要指标——GNH(国民幸福指数)。为此,在享有“积极心理学之父”盛誉的马丁•塞利格曼(Martin E.P. Seligman)教授的引荐下,一位年轻华人剑桥心理学博士得到了卡梅伦的青睐,在英国政府政策小组设计的国民幸福感调查问卷中加入了他的理论及测量设计。这篇论文被马丁誉为积极心理学的“登月计划”;这份问卷自2011年起,延用至今。

他叫苏德中。作为学者,他是幸运的——他得以将自己所学应用于政策的最高处。但就在两年前,苏德中阔别了原本优渥的工作机遇,学成归国,创立专注心理服务的Winnovator Group Inc.(幸福创客),决意将积极心理学真正应用至拥有十几亿人口的中国。其旗下品牌“优儿学堂”更成为国内最大的儿童心智成长综合服务平台,服务近2000万用户,企业估值累计超过1亿美元。

与多数初创企业家乐于侃侃而论其布局筹谋不同,苏德中显得更加谦逊且足智,一言一行中秉承着学者的严谨与稳健。学者与企业家的角色切换中,他显得游刃有余,“其实这两者间有很多共通的地方。”他说,“比如坚持,比如追求札实和极致。”

苏德中博士

故事回到2012年。在剑桥大学攻取博士学位的苏德中以一份近乎完美的学术履历顺利收官。利用在校学习间歇,他一直在罗兰贝格(欧洲最大的管理咨询公司)上班,直到坐上独立董事的位置——其所负责业务主要集中在巴黎公司,他须要在每个周一的凌晨4点起床,赶乘5点多钟的火车从伦敦去往巴黎,待4天的工作结束后再连夜返回。也正是在校时日益开拓的视野令他发觉:欧美心理学市场中有很多资源都值得在中国落地。

带着这样的想法,毕业后的第二年,苏德中随着几位企业家长辈开始了为期一年的国际投资工作环游,途经北欧丶以色列、日本、坦桑尼亚......除了考察不同投资项目,更接触了大量政界与商界要人,逐步摸索自己渴望运行的产品及商业模式。当被问及在那一年间的最大收获,苏德中答了两点:其一,选对领域与累积资源很重要;其二,一定要把事情做札实,这份札实如果做到了极致,人们是一定看得见的。

可是提起苏德中正在经营的心智成长类服务,它似乎天生便面临着一种尴尬局面:其无法向用户展现可量化的成果,因而无法予人以踏实的信任感。“很遗憾,我永远不可能像英语老师那样,可以明确承诺你一堂课下来掌握多少个单词。”苏德中本人也承认了心理市场面临的这重两难境地。

可即便如此,凭借着自己坚实的人脉网与极具社会意义与价值的创业初衷,苏德中还是顺利取得了来自美心集团创始人伍沾德之女伍淑清的第一笔融资,并于公司尚未创立之际就收获了来自博鳌和联合利华的百万订单。2014年底,幸福创客在香港正式成立。

“我很感激伍女仕的信任及支持,尤其是她不断提醒我,经营企业需要专注。”所以,幸福创客在前期对各种不同心理应用业务的摸索下,将核心业务聚焦在:以积极心理学提升儿童的成长教育。2015年,作为幸福创客旗下品牌,优儿学堂交出了亮丽的成绩表:获集280万儿童心理测评数据、合作机构用户50多家、研发专利教育IP 20余套。

就在今年年中,他提出:优儿学堂开设VIP服务,将公司主营业务定位于面向高端家庭的2-8岁儿童优秀成长培养服务——凡购买VIP服务的家庭将得到一年内100课时的2对1登门教学服务,课程内容覆盖儿童情商社交、专注力、好奇心、生活自理能力、亲子关系5大维度的培养,此外,还将获得了解儿童成长的各类测评、家长育儿咨询、剑桥大学亲子游、由名校博士提供的成长报告等多元化辅助项目服务。

苏德中成为诸多星妈们的育儿心理学家

这项提议颇为大胆,国内尚不存先河,且其费用高达10-20万元每年,更使其可受众范围急剧缩小。但后来的事实表明,苏德中的眼光被低估了——自今年6月优儿学堂VIP服务试运营,8月正式启动,10月便实现了项目收支平衡。

苏德中将项目的成功归结于“扎实”不无道理。在幸福创客,课程开发团队由近300位全职及合约制的心理学、教育学博士构成,即便是公司内部的全职助理,也皆是由他本人亲自面试的海归精英。在人才的选拔上,他只遵循一个逻辑:如果你是个耶鲁心理学博士,那么至少可以说明你花了近10年时间接受最严格的专业培训及实习训练,诸如“资深心理学家”的空洞字眼,仅存于他的黑名单里。

借由苏德中本人于2009年剑桥心理学博士在读期间成立的“全球华人心理学协会”,其发展至今,已成为全球会员人数最多且最为权威的心理学专业组织之一,囊括75%以上的海外名校华人心理学家。如今幸福创客的员工招募大部分来源于此,得益于苏德中出任协会主席。这意味着,在人才汲取规模及专业深度层面,幸福创客已能够半垄断式地获取顶级华人心理学者的第一手资源。

扎实的团队基础奠定了坚实的产品质量,如果说先前国内心理市场的服务尚未能实现可量化的成果,那么在苏德中带领下的幸福创客团队或许有望逐渐改变这种消极观——幸福创客海外团队从各国猎获的大量优质教育IP,都将被赋予至少3个月的“本土化”过程,并皆由团队员工自己家中的孩子亲试调整。“推动产品落地”是包括苏德中本人在内的全员基本要务,他甚至会规定自己每个月花上几个小时去为知乎网站上有关教育的问题答疑解惑:“这让我能够了解到家长那些最‘接地气’的问题。”

基于牢固的地基,集团敢于明确承诺用户最终可实现的效果:主观层面,家长将从孩子的身上看到诸如专注力、情绪管理、人际关系、亲子关系等方面的明显变化;客观层面,孩子成绩与在校表现的提升也将是最有力的证明。作为担保,如若客户未能感受到显著改善,集团甚至愿意担保全额退还高额年费。

幸福创客为用户儿童提供丰富教具

“从foundamental(根源)解决问题”,这是苏德中创业以来的夙愿。在这样一种精神文化的引领下,如今幸福创客不但与万科、泰康、迪信通等80余家各业机构联结合作,还同时竭尽己力为中国扶贫基金会、城乡教育PEER等提供公益服务。

作为一家颇具匠心的年轻企业,它虽小却致美。未卜的将来面前,坚持,或许就是最佳的迎战姿态。追忆起这条道路的起点,苏德中坦言,其实自己起初在香港中文大学第一年的成绩很糟,相比主修学科仅能达到丟人的B-或C+,副修的商科成绩却反而总能拿到清一色的A。于是在大一结束后,苏德中便向家人提出想要转科的想法,却因此受到一向开明的父亲的严厉指责:“他认为我此刻放弃与逃兵没有分别,只有当我两项专业成绩同样好,才有选择转科的资格。”

承蒙父愿,苏德中非但以尖优成绩本科毕业,又相继连续以全额奖学金赴英完成了硕、博深造。他也逐渐开始意识到,所谓坚持,也是个人唯一可以后天完全把握的东西。“创业也是一样。你怎么定义失败呢?即便到了破产的那一天都还有办法再东山再起。”

望向身边的百叶窗外,看到那些与自己一同打拼的团队,苏德中坦言,如果不是因为采访,他是不会穿西装的——他本人永远都是随意穿着卫衣加休闲裤和公司团队一起打拼。而当我询问他平时是否会格外注重员工的幸福感,为大家提供丰厚福利的时候,他突然严肃起来:“这是一个很大的误区。员工的幸福感不是区区福利能给予的,只有当他们看到公司和自己取得的成绩与心理预期相符的时候,才能产生最强的幸福感。”

虽然苏德中始终自许不够专注,但其始终不曾偏离正轨,“做一家国内不是最强,但却最受赞赏的教育公司”,是他最大的目标。面对我的不断抛问,他偶尔会用指尖抵住下巴,陷入十几秒的沉思,可一旦理清思绪,便会答得简明扼要,斩钉截铁。

临别之际,我问起他现代人最大的心理问题是什么,他的回答是:“缺乏安全感”。这种不安全感,则又导致了所有的浮躁与焦虑。对此,他声称将付诸全部心力成为一个“五星级酒店的大厨”,而绝非一个“开连锁快餐店的老板”。在公司面对每一个新項目,打开量前,先做好质”,这将是他本人带领这家“小而美”的企业坚守如一的最核心发展原则。

“你看,为什么总会听到日本有那么多的匠人精神呢?”他说,“这是因为那些大厨每天就只想着一件事——怎么把自己手里的寿司做好。”(财富中文网)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