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商业

中国首富重塑万达

Scott Cendrowski 2016年09月28日

以房地产起家的大连万达集团在其董事长王健林的带领下,如今已经迈入《财富》世界500强的行列,他预计大连万达最快在四五年之后成为全球性品牌。

《财富》中文版——对于中国首富王健林,你首先需要知道的是:他是一位敢玩大手笔的人。

今年5月,大连万达集团的首个“万达主题乐园”项目在南昌开园。该乐园占地两平方公里,不仅是中国最大的新建高规格旅游景点,也展现出了王建林的勃勃雄心,是他挑战美国华特迪士尼公司的利器。

“对于米老鼠和唐老鸭狂热追捧和盲目追随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王健林在南昌万达城开幕前一周接受中国中央电视台的采访时说。王健林向来口无遮拦,可这次讲话照他的性格来说,也显得唐突了。迪士尼上海乐园在之后的一个月便开门迎客。王健林表示,南昌万达城,以及计划当中将要建设的另外15~20个万达城,将使迪士尼在中国十年之内无法盈利。王健林甚至说,迪士尼“压根就不应该进入中国市场”。

王健林的跨国并购也搞得顺风顺水。今年7月中旬,在央视采访两个月之后,据报道,万达集团计划收购派拉蒙影业公司49%的股份。这家有100年多年历史的好莱坞电影公司目前由维亚康姆控股。派拉蒙的总估值可能高达80至100亿美元。如果万达能够成功收购,这将是继索尼公司在20世纪80年代成功收购哥伦比亚电影公司之后,亚洲企业在好莱坞最大的一笔并购交易。这一金额也将超过王健林上一笔在好莱坞的投资。就在今年1月,万达斥资35亿美元收购了传奇影业,后者是《侏罗纪世界》、《宿醉》三部曲等全球知名大片的制作公司。

即便除去万达的好莱坞和主题乐园梦不谈,万达的成长速度、海外扩张速度之快,已经开始引发国外的关注。仅2015年一年,万达就在海外豪掷50亿美元,相继收购了世界铁人三项比赛公司、负责下两届世界杯亚洲转播权拍卖的盈方体育传媒,以及西班牙马德里竞技足球俱乐部的部分股份。在中国国内,万达集团庞大的购物中心和房地产项目所产生的营收使万达集团在今年首次登上《财富》世界500强榜单。万达在排行榜上排名第385位,销售额从2014年的230亿美元上升至2015年的274亿美元,比2014年同期增长18.8%,2015年利润为24亿美元。如果万达是一家美国公司,它的销售额将超过梅西百货,而收入距娱乐巨头时代华纳也相去不远。

而万达集团的晋级之路绝不寻常。

根据万达自己的说法,公司成立不到30年,却正在进行第四次全集团范围的全面转型。万达最初是一家位于东北沿海城市大连的小型国有房地产开发商,万达集团的持续崛起反映了王健林作为一名敢想敢为、拥有深厚政府背景的企业家不断增长的影响力,而在中国,这样的关系至关重要。从持股海外企业,到伦敦泰晤士河沿岸和芝加哥市中心的基建项目,王健林和他的万达集团正在助力中国政府积极向海外拓展软实力。

王健林现年61岁,出生于红色革命家庭。他15岁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32岁时退伍并开始在政府部门任职。之后,王健林出任大连本地开发商西岗区住宅开发公司总经理。大连是靠近中朝边界的一个港口城市和贸易中心。

在一位部队战友的帮助下,王健林成功获得了一笔贷款,让这家频临破产的国有开发商起死回生。之后他通过登报征集名称,将毫无生气的公司名称西岗改为之后的万达(取意“万事通达”)。在20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中国尝试首轮市场经济改革之际,万达成为了中国第一批发行股票的公司,并在之后的几年里完成了私有化改制,王健林一跃成为成为了万达集团的最大股东。

20世纪90年代初期,万达集团不断扩张,开始走出大连并向全国各地扩张,完成了第一次全公司的转型。从2000年开始,万达集团开始涉足商业地产,并在全国各地建立万达购物中心—万达广场,这是该集团的第二次转型;在2000年代后期,随着万达集团积极拓展旅游项目,公司完成了第三次转型。王健林此时也成为了一位公众人物,他时常穿着修身的西装,头发向后梳去露出美人尖,绝对一副从总裁高级研修班脱颖而出的商界领袖派头,很难与其相对低调的出身联系在一起。

自从去年开始,万达集团开始了第四次转型,公司开始稳步拓展海外项目。王健林计划将集团重点从房地产转向几个关键的国内服务业领域。万达集团去年有40%的营收来自于消费者服务行业,公司计划到2018年,将这一比例提升至三分之二,并以旅游、娱乐和体育行业为主要发力方向。

这三个行业恰好也是中国经济转型为以消费为主导的经济增长模式的三大驱动力。中国政府已经表示发展这些产业是重点方向。去年10月,中国国务院公布了要在2025年之前将体育产业产值翻番的目标。目前体育产业占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的0.63%,照此目标,到2025年,这一产业的产值将达到7,750亿美元。

“万达能够充分利用政府的优惠政策,这是好事。”弗若斯特沙利文咨询公司大中华区总裁王昕博士说。但是“就长期发展而言,就不单单是要利用政策,而是要了解未来的发展趋势。”

对于政府大力发展的项目和趋势,万达集团一直保持密切关注,王健林对此直言不讳。“万达集团的转型与中国的经济战略是一致的。”他在2015年的一次公开演讲里提到。中国国务院几年前就颁布了关于鼓励民营公司全球拓展的指导意见:“可以说,万达集团响应了这一趋势。”去年10月王健林在与哈佛商学院学生交流时说道。

对于本报道,万达集团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要求。但关于万达集团的发展战略,公司发言人刘明胜表示:“整个中国经济正在经历转型,总体目标是要实现以内需为主要推动力的经济转型,万达集团的转型与中国的经济战略是一致的。”

去年,在中国年度富人榜单胡润富豪榜上,王健林以340亿美元的身价超越马云成为中国最富有的人。

《环球时报》今年早些时候在一篇文章里指出:“中国打造软实力之路依然漫长,像万达这样的公司是中国现代化的开拓者,他们应该得到更多的鼓励。”

在第四次转型当中,万达打算不再向房地产行业大量投入自有资金。尽管万达计划继续建设更多的万达广场(今年计划新开55家),万达表示,在总数达180家左右的万达广场当中,将有超过20家会由持有土地的外部投资人提供资金,通常是政府或者政府下设的企业。万达将和投资者分享租金收入。万达将把自有资本用在刀刃上,比如像南昌万达城、海外收购、青岛东方影都等项目。东方影都号称要与好莱坞的环球影城过招。

今年年初,王健林提出了万达在未来五年的发展目标。他指出,到2020年年底,公司收入将达到1,000亿美元,利润达到100亿美元,其中30%的收入来自于海外。这些数字在万达内部如同军令。公司的经理们每天都要开会,通过一套“红黄绿灯制度”查看数字和节点变化,如果“亮红灯”,就意味着进度没有按时完成。

万达提出这些目标非常宏大,尤其是考虑到因为随着房地产行业放缓,不少入驻万达广场的百货公司被迫关张,使得万达今年的销售额预计会出现下跌。万达表示,2016年整体销售将下滑12%。这意味着,从2017年开始,除非万达每年有连续超过25%的销售增长速度,否则实现2020年1,000亿美元的销售额目标将遥不可及。

然而,实现1,000亿美元营收可能并不是万达的终极目标,让上海迪士尼乐园十年内无法盈利,也算不上一个真正的战略目标。

实际上,王健林希望万达成为一个国际名牌,拥有像微软、苹果和沃尔玛一样的知名度。“这是我的梦想。”他在哈佛大学演讲时曾经说道。在全球商业舞台上,崛起一家强大的中国民营企业,这非常贴合中国政府的目标。目前在全球商业舞台代表中国形象的,仅有为数不多的国有银行和能源巨头,以及少数高科技公司,这显然是不够的。

对于一个崭新的充满自信的中国,王健林担任中国发言人顺理成章:他精明,是红色后代,果敢直率。在哈佛,有人问他,万达需要多久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国际品牌。“快一点四五年,我就可以实现这一目标。”他说。“慢一点七八年。”如果王健林真的实现这一目标,这将是万达和中国共同分享国际舞台地位的时刻。(财富中文网)

译者:立飞

我来点评

相关稿件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