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商业

我们应该如何自救? | G20前夕,通用电气CEO独家供稿

Jeff Immelt 2016年09月03日

杰夫·伊梅尔特认为,英国脱欧是经济全球化的一大挫折。在G20峰会召开在即,他向《财富》杂志讲述了在保护主义盛行的时代,通用电气如何在世界各地保持增长。

英国脱欧公投的结果,令世界市场和许多全球化观察家大吃一惊。但他们不必如此。关于政府和大机构失灵的观念,以及民粹主义和保护主义的兴起,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

我们生活的世界反复无常,经济充满了不确定性。自2010年,经济学家们每年都在下调全球增长预测。英国脱欧公投之后,负收益率政府债券的价值已经超过了12万亿美元。许多地区出现了地缘政治动荡,特别是欧洲因为社会的分裂而陷入了混乱,增长也面临重重阻力。一系列恐怖主义袭击,又暴露出了欧洲的安全问题。虽然我相信欧盟,但我无法预测布鲁塞尔如何推动增长。

在亚洲其他国家、中东和非洲,贸易和投资壁垒也在逐渐提高。许多人感觉,全球贸易系统令他们失望。许多工人被外包业务取代,收入不公平达到了令人难以接受的程度。随着技术的进步和全球化浪潮的推进,人们开始担忧它们对就业和收入的影响,开始怀疑公司和政府的动机,这是可以理解的。

脱欧公投并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但英国选民做出的决定并非孤立的个案。在美国,有喧闹的总统选举,参加选举的每一位候选人都是保护主义者。每个人都将失业和收入不公平归因于全球化。现在人们有一种普遍的感觉:出现问题必须是别人的错,但没有人把提高竞争力来解决问题作为一种选择。

这是商界需要清楚的要点:这些情况是新的现实,而不仅仅是周期性的现象。我们必须适应增长速度放慢的、被民粹主义和保护主义包围的世界。一次选举或一位新领导人上台,改变不了反对自由贸易的情绪。那么全球化的未来在何方?欧洲和英国的未来呢?商界领导人必须自己来回答这个问题。

这需要有灵活的思维。未来,可以肯定的说,没有美国的领导,贸易协定将很难执行。每个国家都希望有更多的就业,每个国家都会挖掘自己的优势。伴随我成长的那种基于贸易和全球整合的全球化,正在发生变化。

现在是时候进行一次大胆的重心转移了。我的意思并不是说要放弃全球参与——美国之外的市场给通用电气创造的收入达到800亿美元,因此全球增长对我们的成功至关重要。但面临全球保护主义盛行的环境,我们无法再依靠政府来推动扩张;我们必须靠自己来引导世界的发展。

我们将进行本地化。未来,要实现可持续增长,就必须具备在全球各地实现本地化的能力。通用电气将坚持做一家强大的美国制造商,但我们也在世界各地建造了420家工厂,这赋予我们巨大的灵活性。以前我们只有一家工厂生产火车头;现在我们在全世界有许多家这样的工厂,使我们可以进入不同的市场。我们并不会追求低工资;我们要利用生产策略来打开市场。本地化策略不会因为保护主义政治而关闭。

有时候,公司可以比政府更快推动变革。很少会有人讨厌一家正在创造就业的公司。自2000年以来,我们在美国之外市场的收入增长了六倍,而且我们预计这一趋势仍会继续。

公司可以对社会产生独特的影响力。两年前,我们在沙特阿拉伯成立了一个业务流程外包中心,雇佣了3,000名女性,负责人也是一位女性。我们希望通过该中心挖掘沙特阿拉伯的女性人才,支持我们在50个国家的业务。这个中心正在茁壮成长,并具备参与全球竞争的能力。

欧洲和英国依旧很重要。我们的计划包括保持欧洲业务的增长,并带动其他地区的增长。我们从未将欧洲看做是“一个地区”,我们也不会让布鲁塞尔定义我们认为什么事情是可能的。

虽然英国通过公投选择脱离欧盟,但英国依旧是通用电气的一个重要市场。我们在英国有22,000名技术精湛的员工。有人认为,通过公投,英国将变得更有活力,我们希望参与到这种转变当中。最近,我们在法国修建了一座世界上效率最高的联合循环发电厂,采用了我们的法国工厂生产的燃气轮机驱动。我们相信,欧盟能够引领工业互联网,带来更多增长机会,提高生产率。

欧洲发展出口有独特的优势,因为欧洲的生产成本越来越具有竞争力。欧洲出口信用机构提供的融资,是另外一项优势。而没有了贸易协定,以及国会对进出口银行施加的阻碍,美国却正在开倒车。通过更有意义的改革,欧盟成员国可以填补美国留下的缺口。

全球化意味着什么。我们总是把全球化想象成一种哲学理念,但实际上全球化更多的是我们脚踏实地去做的事情。成功是由许许多多的小事决定的,也离不开在本地环境下做出的决策。好的全球领导者会欣赏人们在本地文化中工作的方式。他们在努力让团队的工作对自己的国家产生意义。秉持这种理念,通用电气可以在我们开展业务的每一个国家,聘请到最优秀的人才。

对我来说,脱欧公投真正的教训在于:这件事已经超越了民粹主义,也不止证明了人们非常愤怒这一事实。我们正在见证大型机构内官僚主义的失败。缺乏领导力引发了动荡。如果没有了增长的愿景,人们会感到恐惧;如果领导人不愿为未来打拼,人们会失去勇气。如果领导失败,人们将成为受害者。

未来将由那些认清世界本质、愿意推动改革的领导者创造。而改革也需要更简单的组织和新的商业模式——更加精简,更加迅速、更加分散。我告诉通用电气的同事,要保持冷静,不要沉湎其中。我们可以花时间去思考政治问题,或者我们可以带着解决方案继续前行。我的建议是,向前进!(财富中文网)

本文作者杰夫·伊梅尔特(Jeff Immelt)是通用电气的董事长兼CEO。本文部分改写自他在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的毕业演讲。

 

译者:刘进龙/汪皓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