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商业

一针全愈

Erika Fry 2015年04月10日

再新的流感疫苗也无法赶上当年最普通的菌株的变化—但是有一种抗击流感病毒的更好办法。万能流感疫苗研发探秘。

    《财富》(中文版)-- 去年的大约这个时候,谁也没有去多想H3N2流感菌株A型/瑞士/9715293/2013。

    那只是另外一种流感病毒而已。2014年2月,各国的公共卫生官员聚集一堂,出席一年一度的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的北半球流感疫苗峰会,那时他们大多数人还认为这种瑞士菌株在今年冬天的危害会小于另外一种在得克萨斯州发现的菌株。因此,这些人在建议把哪三种流感菌株归于2014~15年度疫苗时,该菌株没有入选。

    这种疏忽就是美国眼下处于特别险恶的流感爆发期的主要原因。美国通常每年有20万人因为患上流感而入院治疗,使之付出大约870亿美元的医疗费用和生产力损失的代价。今年,美国的流感病例大多是由上述貌似毫不相干的瑞士菌株引起的。事实上,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在今年1月估计,今年的疫苗预防流感的有效率仅为23%,在年过50岁的人身上甚至更低。这不是科学的不对,而是运气不好。这一年里,人们把多半时间都用在试验和生产流感疫苗上—仅仅住在美国的人就需要注射大约1.5亿支疫苗。况且刚刚开始做计划的时候,几乎无法准确预测下一年哪些菌株会流传开来。令事情更为复杂的是,流感是一种特别难以对付的病毒:它的形形色色的菌株几乎无时无刻不在发生变异。

    “由于流感的存在,每年预测会发生什么情况都是一件很有风险的事情。”明尼苏达大学传染病研究与政策中心(University of Minnesota's Center for Infectious Disease Research and Policy)的主任迈克尔·奥斯特霍姆(Michael Osterholm)说道。但是,流感可能会引发的沉重代价—它每年在地球上致死的人数在25万至50万之间,而相比之下,例如自2013年以来,死于埃博拉病毒(Ebola)的人为8,500名—使得靠专业人士的猜测成为一项差强人意的公共卫生政策。奥斯特霍姆说,我们无论如何也得找到一个预防范围更大的解决方案。

    在不久的将来,也许会有一种更好的办法:一种“万能”疫苗—它将能一次性杀死所有(至少是大多数)的流感菌株,而且许多年也不会复发。其原理是,找到流感病毒中不会变异而且发展成为不同的菌株之后却仍然保持常态的部分。有几家实验室和生物技术公司正在全力以赴地研制这些通用型抗原,开发出的疫苗已经处于基础医学研究或者早期临床试验的阶段。

    万能流感疫苗何时变为现实尚不得而知。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的所长弗朗西斯·柯林斯(Francis Collins)曾经乐观地预测,我们在2016年就可能会看到万能疫苗问世,但是他后来又将时间推后了几年。在制药巨头诺华公司(Novartis)领导疫苗部门的安德林·奥斯瓦尔德(Andrin Oswald)预计,人类在十年之内无法达到这个目标。“我们尚未见到一种足以使我们拿定主意去投资的研发项目。”他说。

    而且在这方面,关键是投资。在这个特种药剂动辄就要10万美元的时代,流感疫苗—在需求量低时可能便宜到2美元一支—实在算不上是好买卖。即便在市场需求增长的时候—2010年,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把建议接受接种流感疫苗的人群扩大到年龄在6个月以上的任何人—其利润空间仍然很小。赛诺菲公司(Sanofi)正在制定几个万能流感疫苗的研发战略,而诺华公司却在出售其亏损的流感疫苗部门—以及一套价值10亿美元的、全新的生产设备,买家是一家澳大利亚公司,出价为2.75亿美元。

    相应地,大多数的创新仅仅是不断改进年年推出的流感疫苗—如今可以通过鼻腔喷雾或皮肤贴皮的方法实施,而且可以预防四种而不是三种菌株。

    奥斯特霍姆说,这些进展还不够。“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一种新型疫苗。”他说。“我们正在做的却是小打小闹—而我却不知道如何去小打小闹地使当前的这种疫苗有所改进。这就好似我们在想办法修理一辆马车,而我们真正需要的却是先进的2015款轿车。”(财富中文网)

    译者:王恩冕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