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商业

中国弥合贫富差距任重道远

裴敏欣 2013年02月17日

收入差距悬殊通常预示着社会动荡和长期糟糕的经济表现,而中国的数字已经到了令人不安的程度。为了解除这个重大的威胁,中国最近出台了深化收入分配制度的改革方案。但要真正解决问题,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中国收入差距悬殊,令人不安。如何缩小收入差距绝对是以习近平为中心的中国新一届领导集体所面临的最棘手却尤为关键的挑战之一。对此,相信没有人会有异议。

    不论官方数据还是学术界的猜测均显示,中国前所未有的收入和财富差距已经达到令人担忧的水平,而且未来还将进一步扩大。最近,中国官方公布的收入差距数据(中国官方多年来一直没有公布这方面的数据)显示,收入差距的核心指标——基尼系数在2008年达到了顶峰,之后出现了小幅下降(约为0.47——基尼系数越高,代表收入差距越大)。然而,公众对这则消息的态度不是嘲讽,就是质疑,因为独立分析的结果与此截然不同。一个中美联合研究团队对数千个中国家庭进行了调查,根据调查结果得出中国的基尼系数为0.61,远高于官方公布的数据(收入差距水平高于中国的国家只有南非,基尼系数为0.63)。

    即便我们接受官方的数据,这样的消息也难以令人振奋。收入差距悬殊通常预示着社会动荡和长期糟糕的经济表现。在中国,收入差距日益悬殊,而且正在以令人担忧的速度继续扩大。

    财富不均代价昂贵

    通常来说,收入与财富差距悬殊的国家都会表现出更多社会困厄的症状和政治不稳定性。而差距水平在短期内迅速扩大的国家,情况则更加糟糕。中国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上世纪70年代末,中国的基尼系数不到0.30。而在过去三十年间,中国的基尼系数却上升了超过50%(按照官方公布的数据),构成了严重的政治威胁。

    很明显,中国共产党已经意识到了这种威胁,同时已经多次承诺将推动改革,缩小收入差距。最近,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the National Development and Reform Commission)、财政部(the Ministry of Finance)与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the Ministry of Human Resources and Social Security)三部委联合制定的正式蓝图就是一个最新的例证。中国国务院已经批转了该文件,这是中国纷繁复杂的政策制定过程迈出的一小步,但也是重要的第一步(但只有获得中共中央委员会批准,这份文件才能最终生效)。

    外界对于这份名为《关于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若干意见》(On Deepening the Reform of the System of Income Distribution)的文件褒贬不一。一方面,公布该文件这个事实表明,收入差距问题已经成为中国新一届领导层政策议程的首要议题——这当然是一个可喜的进步。此外,这份文件也反映出从更为系统性的层面解决收入差距问题的敏锐的观点——营造公平的环境(机会平等)和通过政策进行收入再分配(结果平等)等。

    这份文件提及的政策措施中,最值得注意的内容包括,改革政府官员与国有企业高管的工资外收入(目前,工资外收入数额庞大但却非常隐蔽),监督官员及其家属的收入与投资,打击通过贪污腐败手段获取的非法收入。

    而另外一方面,外界批评该文件内容过于模糊。虽然它设定了大概的政策准则,但却缺乏具体措施,无法取信心存疑虑的公众,让他们相信这些政策措施最终会落到实处。当然,我们不排除中国新一届领导班子稍后可能会出台更详细的政策,以提升公众的信心。但鉴于中国政府之前在解决收入差距问题时“雷声大雨点小”的糟糕表现,中国共产党要想解决这个问题,首先要解决政治信誉缺乏的问题。要想解决中国的收入差距问题,最有效的措施必然会损害中国所谓“精英”阶层的利益,因此普通国民必然会怀疑他们是否有胆量“与虎谋皮”。

    “精英”阶层的支持是关键

    精心设计的政策可以解决造成中国收入差距的主要原因,例如城乡差距、教育附加费用、科技进步、社会流动性,以及享受商业机遇、政府服务和税收政策的机会等。户籍制度改革和扩大农村居民享受社会福利的途径,可以作为改革的起点。

    然而,改革在政治上面临的最大的挑战,将是要求“精英”阶层及其家属放弃有利可图的特权和巨额财富。政治精英在当前中国错综复杂的经济体制中控制着经济资源和国有资产的分配与处置,使他们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把手头掌握的政治权力转化成金钱。贪污只是这个货币化过程的一种形式,但在大多数情况下则是,这个过程发生在法律监管的灰色地带。

    例如,垄断性国企的员工和高管,他们的实际收入远远高于私营行业的同行,主要原因是他们可以获得许多隐性补贴。作为法定福利,政府官员可以以远低于市场价值的价格获得住房。而且,他们大肆浪费招待预算,毫无节制地将公车用于私人目的。他们可以免费享受高质量的医疗服务,而且退休后还能领到丰厚的退休金。

    不过,与官员及其家属利用其政治权力大肆敛财的手段相比,上面提到的特权简直是小巫见大巫。这些人大多人脉广泛,可以以远低于市价的价格获得国有资产,例如土地、煤矿和公司等,然后快速转手,从中谋取暴利——而这一切都披着符合正规程序的外衣。

    解决收入分配不公,必将使普通中国人受益,而特权阶层和权贵们则必须为改革“埋单”。在民主国家,要完成这样的壮举虽然困难,但仍有成功的可能,毕竟普通选民的人数远远超过富豪群体。否则,处于统治地位的精英们极少会主动做出这样的努力。

    中国要缩小收入差距所面临的挑战与其他社会经济挑战一样,都需要透明、公开、限制政治权力,以及放权于民。只有取信于民,让中国人相信,人民福祉才是第一位的,人们才会对执政党作出的承诺抱有信心。(财富中文网)

   本文作者裴敏欣现任克莱蒙特•米肯纳学院政府系'72级Tom and Margot Pritzker讲座教授,马歇尔基金会非常驻高级成员。

   译者:刘进龙/汪皓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