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商业 - 能源

美国海军走向绿色

Brian Dumaine 2012年11月06日

海军部长雷·马布斯相信,到2020年,军方消耗的能源中将有一半是可再生能源。

7月,核动力航母尼米兹号参加“绿色大舰队”展示活动。
这次活动中的F-18战斗机和驱逐舰使用了以废弃食用油和海藻制成的生物燃料。

    即便戴着头盔,格鲁曼C-2A灰狗运输机(Grumman C-2A Greyhound)内部的轰鸣声还是让我感到震耳欲聋。美国海军的这架双螺旋桨飞机正位于瓦胡岛以北约100英里(约161千米)处,飞向太平洋上以30节速度航行的尼米兹号(Nimitz)航空母舰。驾驶舱经过了清理,没有多余的物品,我就坐在后座上。透过一扇小小的窗户,我能看到浩瀚的蓝色大洋中涌动着一排排白色的海浪。坐在后座的海军士官韦弗(Weaver)开始猛烈地用右臂划圈,表示我们将在10秒钟内触及航母甲板。我双手抓住肩上的安全带,把双脚放平,将头埋进胸口,开始倒数:9,8,7……飞机重重地撞在甲板上,尾钩钩住了拦阻索,飞机迅疾静止:时速在两秒内从150英里(约241千米)一下降到了零。我觉得我的胃都快要被甩出来了。

    从15,000英尺(约4,572米)的高空往下看航母,就像是一枚邮票。对于海军的飞行员来说,在航母上定点降落是日常工作,他们也做得很好。但是这次飞行有一个不同寻常之处:这是第一架以生物燃料为动力在航母上降落的飞行器——它采用了由海藻和废弃食用油制成的燃料。我们这次着舰发生在7月的某一天,是海军的名为“绿色大舰队”(Great Green Fleet)的展示活动的一部分。尼米兹号航母在一支驱逐舰作战舰队的护航下展示了海军未来的愿景:一支不再依赖外国石油的军队。航母编队靠生物燃料航行,安装了特殊的艉板,用于减少阻力,提高燃料使用效率。当天晚些时候,以生物燃料驱动的F-18战斗机从航母甲板上起飞。这一天总共有71架飞行器使用了替代燃料飞行,消耗量为45万加仑(约170.3万升)。在其中一架直升机里,坐着海军部长雷·马布斯(Ray Mabus)。

    马布斯现身航母当然是一场公关秀,但这也是一个信号,表明他把自己的声誉押在了这个大胆的项目上。在尼米兹号航母上,随着一架架喷气战斗机嘶吼着从甲板起飞,马布斯承诺,到2020年,海军将把对化石燃料的依赖度降低一半。从任何角度看,这都是一个富有挑战性的目标。他说:“这和绿色无关,和国家安全有关。”他的意思是,每次油价上涨,都要挪用别处的钱来弥补燃料成本缺口,这有可能迫使军队做出艰难抉择。

    在接受《财富》杂志独家专访时,海军部长解释说:“我不想在支付多出的燃料成本与减少军舰、飞机的出动次数之间做出选择;我也不想在支付多出的燃料成本与减少军舰、飞机的建造数量之间做出选择。如果不发展替代燃料,我们就不得不面对这些选择。”他所说的改变可不是微调。比如在2008年,随着原油价格突破每桶140美元,海军的燃料费用由上一年的13亿美元飙升到了51亿美元。(尽管此后油价有所回落,去年海军的燃料费用仍然高达47亿美元。)

    为了实现2020年可再生能源占比50%的目标,海军采取了分两步走的方法。首先,海军计划投巨资给先进生物燃料行业,帮助降低下一代生物燃料的成本,直到其在价格上能够与石油竞争。其次,它要在建造飞机、军舰、基地和设备时尽可能地采取节能设计。

    海军部长推广生物燃料的努力在国会引起轩然大波。国防部在未来10年面临1万亿美元的军费削减,因此,国会的一些人质疑,为什么海军要在比石油更贵的生物燃料上投钱。国会议员、众议院军备分委员会(House Armed Services Readiness Subcommittee)主席兰迪·福布斯(J. Randy Forbes,弗吉尼亚州共和党人)就是怀疑者之一。他说:“我们需要看分析报告才能让海军花数亿美元搞生物燃料,但他们根本没做分析。”

    今年5月,众议院给《国防授权法案》(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添加了一条修正案,禁止海军采购成本高于石油的任何生物燃料。法案已获众议院通过,已经提交参议院审议。在早些时候的一次有关国防经费的国会听证会上,福布斯与马布斯发生了对抗。他打断了马布斯的讲话:“你不是能源部长,你只是海军部长。”

    马布斯称,海军对生物燃料有研究,在它具有成本优势之前,海军不会大量采购。他还相信,他会得到国会支持,把那条修正案从《国防授权法案》里删除。马布斯说:“我相信这事会发生,因为这不是我们想要做的事,为了不让军队变得脆弱,这是我们必须做的事。”

    即使他真的输掉了在国会的斗争,马布斯仍计划给生物燃料投资。未来5年,海军将向正在建设先进生物燃料加工厂的私营公司投资1.7 亿美元,以股权作为交换。(能源部和农业部也分别投入1.7亿美元。)为了说明这些风险投资的正当性,马布斯援引了1950年的一条法律,名为《国防生产法案》(Defense Production Act),该法律允许国防部向对国家安全有重要意义的新兴行业提供创投资金。政府之前发挥过这种作用,资助并帮助开发像微型芯片、雷达、全球定位系统(GPS)等技术,直到这些产品的价格低到可以交由私人部门运营。比如在20世纪60年代,该法律就曾允许国防部投资于处于萌芽阶段的半导体产业,直到相关产品的价格降到能承受的地步。(见图表)

    美国海军曾长期支持和引导新兴的私营产业。泰勒·佩克(Taylor Peck)所著的《从弹丸到火箭》(Round-Shot to Rockets)一书记载:19世纪80年代,美国钢铁业欣欣向荣,但海军仍然使用外国钢铁产品建造军舰,因为美国公司生产不出建造战舰所需的优质钢铁。海军开始担心,海外采购已成为一大弱点。因此在1886年,海军命令,美国军舰所用的全部钢铁、装甲、军械都应在美国制造。到第一次世界大战之时,不仅美国海军的军舰均采用国产钢铁建造,美国钢铁业在生产船用优质钢铁方面也达到世界领先水平。

    在新能源技术上,海军也曾发挥类似的作用。19世纪中叶,军舰的动力由风帆转为烧煤,在20世纪初,由烧煤转为烧油,到了20世纪中叶,又从石油转为核动力,每一次转变,都是新技术成本更高。马布斯说:“每次我们改用更贵的技术,都有大量反对者说:‘太贵了,不可靠。’”马布斯认为,改用生物燃料将经历同样的过程。

    无党派立场的智库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Budgetary Assessments)的一位高级研究员简·范·托尔(Jan van Tol)说:“海军要想获得这场胜利,就必须证明,尽管短期内生物燃料成本极高,但长期过后,会比化石燃料更加便宜。”

    马布斯曾在小石城号(Little Rock)巡洋舰上担任海军军官,还曾是密西西比州的民主党州长。在中东工作时,他对替代能源产生了宗教般的狂热。在担任克林顿政府的驻沙特大使时,他亲眼看到了依赖外国石油的危险。随着油价飙升,美国政府不得不请求沙特阿拉伯提高产量。马布斯说:“我在沙特时,石油是世界性的商品,没人控制油价。每次见到该国的石油部长,我会问:‘油价会怎么走?’他会回答:‘嗯,可能上涨,也可能下跌。’”

    造成油价大幅波动的因素,不只有依赖外国石油的美国(美国用油的45%需要进口),还包括投机分子以及因战争、动乱、恐怖活动和意外事故——如英国石油公司(BP)在墨西哥湾的漏油事件——所造成的石油供应的波动。马布斯认为,如果美国国内拥有稳定的生物燃料供应,可以抵消这些价格波动。他还说,在他2009年当上海军部长时,燃料安全与燃料成本已经成为舰队司令们关心的头等大事。

    在“绿色大舰队”的展示活动中,美国海军使用了所谓的下一代生物燃料开动飞机和军舰。目前在美国,用玉米制成的乙醇是最丰富的可用生物燃料。乙醇的价格现在已低于汽油,全美的汽车驾驶者今年将消耗大约130亿加仑(约492.1亿升)乙醇,相当于全美汽油消费量的10%左右。但玉米制乙醇也有不足之处。首先,它挤占了食品,可能推高食品价格。而且,一些研究表明,种植玉米和制造乙醇释放的二氧化碳总量颇高,因而在温室气体排放方面,玉米对石油没有什么优势。此外,要想在飞机和舰船上使用这种燃料,就必须改造它们的发动机,这也使得乙醇的应用范围不及化石燃料。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