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商业

要粮食,还是要燃料?

Scott Cendrowski 2012年04月13日

对玉米乙醇的需求正在抬高粮食价格。现在需要的是改变政策

    在实行了长达30年、甚至令前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都为之脸红的慷慨的政府补贴政策之后,国会终于在去年12月决定不让每年6亿美元左右的玉米乙醇补贴政策再次延期了。这对于向汽油里兑一加仑玉米乙醇便可获得45美分补贴的大型炼油企业来说是个坏消息。但是,对于为“要粮食还是要燃油难题”而担忧的人来说则是好消息,因为用来生产乙醇的玉米需求一直在推高某些食品的价格。

    价格变化不会太快。事实上,即便取消了补贴,美国法律仍然要求炼油企业往燃油里添加玉米乙醇——今年大约为125亿加仑,到2015年至少还有150亿加仑。据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U.S. 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估计,美国人今年将消耗1,330亿加仑汽油,相比之下,这些玉米乙醇仅仅占其中一小部分。杰里米·格兰瑟姆(Jeremy Grantham)认为,这条法律需要修改。此人在他位于波士顿的投资公司里管理着将近1,000亿美元的资金,因其把网络公司和住房都称为泡沫而声名远播,而且还是一位环保主义者。“它(指美国玉米乙醇政策)确实不像话。”他说。“表面是补贴,实际上搞强推。”

    一直以来,这些指令性任务发挥的作用太出色了。在过去10年里,美国一举超过巴西,成为全球最大的乙醇生产国。美国的玉米产量世界第一,其中有40%左右眼下被用来生产燃料及其副产品。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普林斯顿大学所做的一项研究表明,玉米乙醇与汽油相比,在减少温室气体方面几乎毫无作用可言,倒是降低了美国对外国石油的依赖。但是,随着新的国内石油资源不断发现,玉米乙醇在维护国家能源安全方面所起的作用会越来越有限。

    这些还不是令73岁的格兰瑟姆感到气愤的全部原因。他认为,我们怎么会想到用玉米这种粮食来生产燃料呢?他计算过,对乙醇的需求把每蒲式耳玉米的全球价格抬高了20%。“这给任何一个吃粮食的人都带来不必要的痛苦。”格兰瑟姆悲叹道。“终有一天,人们会因此而挨饿。”不足为奇的是,为农业部门利益游说的人不赞同格兰瑟姆的说法,认为玉米价格的上涨幅度微乎其微。

    希望依然存在。格兰瑟姆说,名叫纤维素乙醇的下一代乙醇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它是用柳枝稷和木屑之类的非粮食饲料生产的。他建议放弃鼓励生产玉米乙醇的政策,代之以支持生产纤维素乙醇的政策。已经有几十家公司花了好几年的时间,大力开发能够成规模、商业化生产纤维素乙醇的方法。(格兰瑟姆本人也投资了一家此类企业——新近在新罕布什尔州成立的Mascoma公司。)问题在于,这项技术能否及时问世,以缓解世界性饥饿现象。

    译者:王恩冕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