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商业 - 能源

太阳能丑闻有何内幕?

Paul Keegan 2012年03月13日

Solyndra公司的溃败,给美国政府敲了一记警钟。它需要重新考虑自己在支持绿色能源行业方面应扮演的角色。

    共和党人期望这成为奥巴马总统宣布“大功告成”却又落空的时刻:2010年5月奥巴马站在加利福尼亚一家太阳能电池厂的讲台上,四周是欢呼的人群和电视媒体,他宣布:“像Solyndra这样的公司正带领我们走向更灿烂和繁荣的未来。”

    当然,灿烂的未来始终没能到来。几周前,Solyndra公司申请破产,留给纳税人5亿美元的债务。但最大的受害者不像长篇累牍的新闻报道所说的那样仅仅是普通美国公民,而是还包括美国的清洁能源行业,这个行业正面对着信贷紧缩和地位稳固的矿物燃料行业。它还处于幼雏阶段,需要资金来扩张。

    美国政府让能源部在2009年3月为Solyndra公司提供5.35亿美元贷款担保后,我们很难弄清它还怎么能让自己逃脱干系。那是奥巴马经济刺激计划的一部分,旨在创造稳定的就业机会。几乎所有人都从一开始就认为支持该公司是高风险的赌博。2005年公司成立后,它采用的是圆柱形蓄电池(而不是传统的光伏电池,简称PV,即太阳能板)。有了来自私人股权投资基金10亿美元的支持,公司管理层表示,它不必用大多数光电伏电池太阳能公司青睐的价格昂贵的硅就可以打败竞争对手。

    然而,硅的价格掉得比预想的更快,这使得来自中国价格便宜的光伏太阳能板大量进入市场。在奥巴马到访该公司之前,它已经承认生产电池的成本比售价更高。“当奥巴马参观Solyndra公司时,许多人都在阿谀奉承。其实大家都认为经济不会有起色。”清洁能源风险投资家凯文·兰迪斯(Kevin Landis)说。他的SiVest集团位于圣何塞。

    如果事实证明能源部批准Solyndra公司的贷款申请在某种程度上是为了配合美国政府的政治议程,或像共和党责难的那样,是给投资这家企业的奥巴马政治捐款大户卖个人情,那么Solyndra公司事件的严重性就又上了一个台阶。公司破产后不久,美国联邦调查局就查抄了Solyndra公司总部。公司高管在9月的国会听证会上援引了“第五修正案”(Fifth Amendment),而最近在7月份它还向议员们保证公司状态良好。另外,据传Solyndra公司还曾聘请有实力的说客对本应排除外部压力的贷款担保审核施加影响。

    同时,众议院的共和党人正抓住这一事件趁机破坏政府对清洁能源的支持。来自佛罗里达州的共和党人克利夫·斯滕斯(Cliff Stearns)是个气候变化怀疑论者,并且是调查Solyndra公司交易的委员会成员,他在给《财富》杂志的一份书面陈述中指出,联邦政府应该做的是为基础研发提供资金:“不应该由政府来挑选赢家和输家。”而他的对立方、马萨诸塞州民主党议员埃德·马基(Ed Markey)指出,众院进行的辩论犯了根本性的错误:“如果提到浪费美国纳税人的钱,那么我们应该谈谈石油工业,其利润创历史最高,(下一十年的税收补贴)能让它从纳税人那里挣得410亿美元。”

    我们有必要问一问美国政府是否应该扮演勇敢风险投资家的角色,在高风险的企业身上下注——每个风险投资家都知道,任何一家新兴企业成功的几率都是很小的。然而,对于Solyndra公司的狂怒让我们忽视了一个事实,那就是能源部300亿美元以上的贷款担保对象中的绝大多数公司都没有高风险,只有总资金中的23亿美元分给了像Solyndra公司这样的试图大规模生产未经批准的技术的新兴公司,其中一半贷给了太阳能生产商,如Abound Solar、SoloPower等公司,其余的流向了豪华电动汽车制造商菲斯科(Fisker)和特斯拉(Tesla)(见图表)。虽然特斯拉公司2010年成功上市,但这两家汽车公司都没能证明它能与世界顶级汽车制造商分庭抗礼。

    能源部选择的其他一些企业远远没有这么高的风险。最大的两笔贷款担保批给了佐治亚电力公司(Georgia Power,给了83.3亿美元,建造两座核反应堆)和福特汽车公司(Ford,给了59亿美元,升级工厂并生产电动车辆)。到目前为止,能源部贷款的主要是太阳能、风能和地热项目,它们最有可能形成稳定的收入流,因为它们都与大型公共事业公司签订了销售电力的长期合同。Caithness Energy公司用能源部13亿美元的贷款担保在俄勒冈州建造世界上最大的风能电场,并与南加州爱迪生公司(Southern California Edison)签订了合约。风险稍高的当属BrightSource Energy公司,它正在莫哈韦沙漠修建巨大的太阳能集热场,但它必须达到公用工程合约中许诺的速度和规模。不过,即便是这其中的几家企业出了问题,它们可观的资产也能减少政府的损失。“最后证明,大多数项目都很安全。”位于纽约的瑞穗证券美国公司(Mizuho Securities USA)清洁能源分析师保罗·克莱格(Paul Clegg)说。“风险低得就像买进一家公共事业公司的债券。”

    事后看来,政府不该在Solyndra这类公司身上冒风险,而是仍应通过支持发电厂项目这种风险较低的方式推动太阳能和风能的应用。在目前紧缩的信贷环境中,能源部的贷款计划能帮助此类替代能源生产商吸引急需的私人资金。据研究估计,这种贷款担保项目能使美国电网的可再生能源量翻倍。

    联邦政府的支持无法帮助像Solyndra公司这样的太阳能制造商与中国竞争。在这方面现在已经为时已晚。2010年,中国政府向光伏太阳能制造业低息贷款300亿美元巨资。它还低价卖给太阳能光伏公司土地,以建造工厂。目前,中国已拥有世界十大光伏电池制造商中的7家,其全球市场份额已经从2005年的6%增至54%,而美国光伏制造商的份额则大幅下降。

    值得高兴的是,通过支持Caithness Energy这类公司建造大型发电项目,美国政府减少了碳排放,最大限度地降低对重压之下的美国纳税人的危险,同时还帮助美国增加了工程建设和投产运营的就业机会。

    译者:陈晔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