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商业 - 能源

新兴的石油巨头:中国?

Shelley DuBois 2011年01月13日

对于埃克森美孚——甚至是雪佛龙和壳牌等跨国石油巨头来说,最大的威胁是来自中国的挑战。

    一说起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公司,壳牌(Shell)、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英国石油(BP)、雪佛龙(Chevron)和其他一些能源巨头的名字,你一定耳熟能详。不过也许不久之后,“中国”二字也会赫然在列。中国的国有石油企业正在为争夺石油资源与跨国石油巨头展开竞争。

    中国的国有石油公司羽翼渐丰,目前他们与跨国石油巨头之间的矛盾还没有真正地突显出来。国有石油公司非常依赖地球上最后的大型石油储量,对于想与它们合作的跨国巨头(如埃克森美孚)来说,他们的合作道路上也许会出现一些阻碍。

    有些国家的国有石油公司一直延续着与跨国石油巨头竞争的态势,中国就是其中之一。在过去10年里,国有石油公司的力量日渐壮大。中国的国有石油公司已经成长得十分强大,他们在全球各地大规模采购,大范围地获得能源资产,同时也在获取管理大型项目的经验。

    美国布鲁金斯研究所(Brookings)最近的一份报告指出,中国的国营石油企业在经验上仍然逊色于大型跨国石油公司。中国国营石油企业涉足国际石油业务相对较晚,他们在大型勘探项目上的经验也无法与埃克森美孚等跨国巨头相媲美。

    不过,中国的国有石油企业也具有一项得天独厚的优势——他们拥有大量的启动资金。中国政府希望与国际石油公司展开竞争,既是为了确保中国这个庞大的发展中国家能够获得能源资源,同时也是为了鼓励中国的能源企业强势发展。

    布鲁金斯研究所的报告指出,目前中国国有石油公司的许多采购和开发行为,并没有威胁到跨国石油巨头的利益。中国石油企业已经远赴苏丹和厄瓜多尔开采能源,由于这些国家政局不稳,西方跨国企业一向避之唯恐不及。

    不过晨星公司(Morningstar)的分析师艾伦•古德指出,在西非等地区,问题已经暴露了出来。他表示,如果说有哪家公司愿意和各国政府进行合作的话,埃克森美孚一定是其中的一家。不过,“对于埃克森美孚——甚至是雪佛龙和壳牌等跨国石油巨头来说,最大的威胁是来自中国的挑战。”

    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CNOOC)和中国石化(Sinopec)等国有企业可以从政府那里获得融资,然而“埃克森美孚未必能够这么做。”

    在融资方面,埃克森美孚必须更保守一些。“解决融资难题的一个关键问题是法律法规的稳定性,以及对契约神圣性的尊重,”埃克森美孚公司的发言人艾伦•杰弗斯说,“我们投资的都是股东的钱。”

    有些中国的国有石油公司也是公开上市交易的,不过他们获得了中国政府的强力支持,这使得他们可以采取与跨国石油巨头不同的投资战略。

    奥纬咨询公司(Oliver Wyman)油气业务部主任鲍伯•奥尔指出:“中国并不具备大量的碳氢化合物储量。”而另一方面,中国需要为其经济发展提供能源保障,“因此中国存在着能源需求压力,而在中东国家,甚至是在巴西,这种压力要小很多。”

    不过,中国和其他一些依赖国有石油公司的国家正在进行跨国并购,他们可能向规模较小的国有石油公司提供一些大型跨国企业无法提供的东西。例如小型的国有开采公司和精炼公司可能会有兴趣与一些国家的政府合作,因为这能为他们带来一些好处,例如在某些市场上的互利互惠。

    尽管如此,中国的国有石油公司要想获得能与跨国石油巨头相媲美的能力,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而这种能力和经验非常重要。

    以埃克森美孚公司在卡塔尔的操作为例。“卡塔尔在十年的时间里,从液化天然气的零出口国变成了世界领先的液化天然气出口国。”卡塔尔不仅在液化天然气出口方面占据了世界领先地位,而且也拥有了天然气运输和销售的基础设施,而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埃克森美孚公司。

    在这个例子中,跨国公司与当地政府合作得很融洽,这对跨国公司来说可谓幸事,因为这些开采和生产协议往往会维持数十年。现在,中国也开始充当跨国公司的角色,中国的国有公司具有一定的灵活性,可以做出风险更高的投资。与此同时,他们也承担了保障国家能源供给的重任——而一般来说,没有哪家跨国公司具有这种责任。

    在下一轮抢占大型石油储备的竞争中,中国很可能会成长为一个更加强大的能源玩家。问题是,中国的国有石油企业是否能够以足够快的速度,掌握石油开采的技能和资源,乃至足以威胁埃克森美孚等一向称霸综合石油市场的跨国巨头。

    译者:朴成奎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