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商业 - 金融

为何苏格兰对高盛牢骚满腹

Colin Barr 2010年07月22日

苏格兰人是否有理由对高盛的和解协议恼火?

    高盛(Goldman)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以总计5.5亿美元罚款加赔偿达成和解协议,其中2.5亿美元将用于赔付两大投资方,他们在2007年一笔以失败告终的次贷债务销售中蒙受了巨大损失。

    德国工业银行(IKB)在Abacus衍生品交易中,购买了次贷债务投资组合产品,高盛将向其支付1.5亿美元的赔款。德国工业银行眼前麻烦不少,其中包括多项救援计划,而且其前首席执行官因为操纵股票价格刚刚被法院定罪。虽然这笔赔偿解决不了德国工业银行的所有问题,但基本上弥补了其在Abacus投资中遭受的损失。

    相比之下,苏格兰皇家银行(Royal Bank of Scotland)在Abacus一案中就没这么走运了。由于其收购了荷兰银行(ABN Amro),而荷兰银行又为此案中另一个受害者——破产的债券承保商ACA提供了担保,因此在Abacus崩盘时,苏格兰皇家银行这家英国金融巨头最终亏损了8.4亿美元。

    经历了所有这些损失之后,苏格兰皇家银行仅仅将从高盛获得1亿美元的赔偿。苏格兰皇家银行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被英国政府收归国有,目前其大部分股权为英国纳税人持有,毫无疑问这个结果无法令其满意。

    上周五,苏格兰皇家银行表示将“仔细考虑所有可行方案”,暗示其可能对高盛提起民事诉讼。

    事已至此,卷进来的人越多也就越热闹了。虽然高盛这次幸免被判“欺诈”罪名,因此有利于它在次贷相关诉讼中为自己辩护,但高盛承认向投资者披露的相关信息不完整,例如没有披露做空方约翰•保尔森(John Paulson)在挑选Abacus投资组合中扮演的角色。

    美国证交会拒绝透露和解协议的赔偿分配方案是如何达成的,而这项协议要想生效,还需要获得联邦法官的批准。

    不过,美国证交会今年4月对高盛提起的民事诉讼材料显示,该投行未能披露关于投资选择的完整信息。美国证交会认为,德国工业银行在这个问题上受到双重蒙骗。

    指控称,高盛聘用ACA作为资产管理公司,是为了使Abacus产品交易看起来安全系数高一些。指控还称,高盛和负责这项交易的法布里斯•图尔(Fabrice Tourre)很清楚,“如果债务抵押债券(CDO)没有聘请抵押管理公司来分析和选择资产组合,德国工业银行不太可能在CDO市场投资。”

    美国证交会在诉讼中称,高盛因此聘用ACA来吸引德国工业银行的投资,之后又隐瞒了卖空者保尔森在选择投资组合中扮演的角色,进而再一次误导了德国工业银行。

    高盛在和解协议中承认“有过错”,因其未披露保尔森的角色,也没有披露他做空该投资的信息。

    指控称,高盛也没有告知ACA保尔森做空Abacus,而且高盛确实有行为暗示保尔森在交易中购买了部分份额。ACA 最后为这笔交易开出了8.4亿美元的保单——9个月以后,当Abacus崩盘时,高盛从苏格兰皇家银行手中获得了这笔钱。

    根据美国证交会的指控,高盛在与ACA的交易中只有一种不当行为,而在与德国工业银行进行交易时,却有双重不当行为。

    除此之外,ACA其实完全有机会审核Abacus交易的投资组合,因为他们十分清楚,如果这项投资破产的话,自己将泥足深陷。但ACA并没有认真进行相关审核。

    由于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和高盛间存在重大利害关系,他为高盛辩护的言论常常不值一听。但是今年5月,针对苏格兰皇家银行替ACA买单一事,巴菲特发表的看法却也不无道理。

    他表示:“一家银行做出这么一宗愚蠢的信用交易来,很难引起我的同情。”如果银行犯下这种错误却获得全额赔偿,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译者:陈宝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