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500强 活动 榜单 商业 科技 领导力 专题 品牌中心
杂志订阅

拉美“国有化风”袭扰中企海外买矿阵脚

岳巍
2024-06-26

拉美左转的影响不止于政治

文本设置
小号
默认
大号
Plus(0条)

6月24日晚间,赣锋锂业发布公告,披露已于“近日”收到国际投资争端解决中心(ICSID)的邮件,确认早先提出的一项仲裁案件已经被正式登记。

赣锋锂业于5月向ICSID提请启动此一仲裁程序,针对的是“墨西哥颁布的一系列法律法规及相关举措”,赣锋锂业认为“这些法律法规及相关举措有效地将锂资源国有化,影响了项目运营,并导致公司墨西哥子公司持有的矿场特许权被取消”。

锂是中国企业必须通过进口才能充分满足生产需要的大宗金属之一,现在中国企业普遍通过勘探以及开采海外锂矿方式获得足够的锂,中国电动汽车行业的高速发展,也推高了对锂的需求。

尽管早期凭借资金优势,中国企业通过多种方式在海外获得了一些精品矿的相关权益,但随着锂矿石开始成为战略性资产,锂矿所有国特别是拉美国家,对外国投资者的态度已经发生明显转向,中国企业开始受到来自矿场所在国官方的各种限制,并因此遭受经济损失,当然这一转向并不只针对中国企业。

2023年5月初,墨西哥参议院最终完成对《矿业法》的修订程序。在反对者拒绝参加的表决中,《矿业法》修正案获得通过。依据修订后的矿业法,墨西哥将锂列为战略性矿产,实施锂矿国有化政策,禁止向任何私人授予锂矿开采特许权。

依据新法,勘探企业只有在墨西哥经济部举办的公开招标中中标,才能获得矿产的开采权,而旧法规定,只要最先提出申请的企业通过官方的资格认证即可获得该处矿产的开采权。国际投资者认为,这一条文的修订,实质上是为墨西哥政府保留了采矿勘探权——在新法通过之后,时任墨西哥总统奥夫拉多尔宣布将对所有已授权的锂矿特许权进行审查,很快,赣锋锂业与墨西哥官方的纠纷就浮上水面,其余波荡漾至今。

像墨西哥一样希望在全球对锂矿的需求飙升中抓住机遇,获得更多经济乃至其他领域话语权的拉美国家还有智利、阿根廷等南美锂矿富足且优质的国家。一个巧合是,与墨西哥总统一样,智利总统加布里埃尔·博里奇同样出自左翼政党,而遭受挫折的,也同样是一个中国企业。

2018年,天齐锂业以40亿美元成为智利矿业化工公司(SQM)的第二大股东。SQM在智利阿塔卡沙漠中开采的锂占全球产量的20%。

无从查证天齐锂业入股时是否设定有未来通过收购股权来实质掌控SQM的锂矿业务的目标,事实上它曾与SQM签订了一份限制协议。依据这份条件严苛的协议,天齐锂业作为财务投资者,无法对SQM锂业务板块的任何决定施加实质影响,也只能以分红形式获得财务收益。

合理的猜测是这是为了打消智利官方疑虑而作出的让步,但它导致锂矿国有化的风吹到智利,总统提出“战略性锂矿项目一开始就应该是公私合营或者应该向公私合营转型”的要求时,天齐锂业无法遵循正常途径在SQM公司董事会采取有效反制措施。

2023年12月,SQM与智利国家铜业公司达成初步协议,二者将合资成立一家公司,SQM的锂业务将被置于这家合资公司中,智利国家铜业公司以占有50%再加一股股份的方式成为控股方。这家合资公司的成立,“保证”了SQM的锂矿开采许可于2030年到期之后,顺利地获得下一个为期30年的开采许可。

自2025年起,这个合资公司需要将经营利润的七成上交给智利政府,天齐锂业作为持有SQM 22.16%股权的第二大股东,只能在剩下的30%中按比例获取收益。

尽管天齐锂业不做沉默的羔羊,但它始终未能在公司和司法层面获得支持,6月18日,智利金融市场委员会(CMF)驳回天齐锂业召开股东大会的申请。

天齐锂业3月即向CMF提交申请,要求SQM召开股东会,就其与智利国家铜业公司的合作协议进行股东投票,在获得股东大会三分之二投票通过后才可批准该交易。天齐锂业申诉的主要依据是,该协议会影响SQM拥有的重要资产。

CMF 6月18日发布的公告称,SQM与智利国家铜业公司签订的“公私合营”协议内容并未达到举办股东大会投票的标准,因为“SQM并没有因为合营而放弃其业务中的重要部分,因为它并没有将该子公司的股份转让给任何实体或个人”。

至此,天齐锂业在墨西哥国内已经穷尽了阻止SQM“公私合营”的所有救济手段,智利国家铜业公司始终态度强硬,在CMF的裁决作出之前,其董事长已经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尽管天齐锂业可能提出质疑,但合营计划仍会按计划于2025年启动。

关于此次“公私合营”的公方代表智利国家铜业公司,还有另一个巧合,这家智利国有公司的前身,即是1971年智利国会一致通过“大型铜矿国有化计划”后,将智利境内由外国公司所持有并开采的矿山和资产100%收归国有而成立的。(财富中文网)

0条Plus
精彩评论
评论

撰写或查看更多评论

请打开财富Plus APP

前往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