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500强 活动 榜单 商业 科技 领导力 专题 品牌中心
杂志订阅

龙虾、锂与稀土

王昉
2024-06-18

中澳贸易快速反弹,存在新变量

文本设置
小号
默认
大号
Plus(0条)

6月16日,澳大利亚总理安东尼·阿尔巴尼斯在堪培拉举行国宴,宴请到访的中国总理李强,菜单暗藏了一份“小心机”。

流传至社交媒体的这份菜单显示,前菜是一道“南澳岩龙虾配蛋黄酱”,主菜是“西冷牛排配越光米”,佐餐的是一款雅塔娜霞多丽葡萄酒。

来自澳大利亚的龙虾、牛肉和葡萄酒都曾是中澳两国近年一场贸易闪电战中的“牺牲品”,中国一度对它们征收巨额关税,如葡萄酒关税曾高达208%。而随着两国关系回暖,中国逐步取消几乎所有贸易限制,它们正在迅速重返中国人的餐桌。

2023年,澳大利亚对华出口跃升至创纪录的2190亿澳元(约合1450亿美元),比2019年疫情爆发之前的1680亿澳元增长30%,对外贸易顺差中的近80%来自对华贸易。

不过,农产品贸易重归融洽之际,两国围绕澳大利亚的关键矿产——尤其是锂与稀土的争夺已浮出水面。这不仅可能成为新的贸易摩擦导火索,也让澳大利亚成为中欧美地缘政治角力之中的新变量。

中澳贸易快速反弹

2020年,时任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呼吁对新冠疫情起源进行公开调查,而澳大利亚也在那一年成为全球第一个禁止华为参与其5G电信网络建设的国家。

作为回应,中国对价值200亿澳元的澳大利亚出口产品实施惩罚性关税、制裁和非正式禁令,其中包含了葡萄酒、牛肉、龙虾、大麦等农产品,以及煤炭、铜矿和木材等大宗商品。在关税实施的第一年,澳大利亚葡萄酒销售额大幅下降了97%。

但自从阿尔巴尼斯在2022年当选澳大利亚新一任总理后,两国关系得到了一定程度的修复,中国逐步解除了大部分对澳贸易制裁。

今年4月,中国取消对澳大利亚葡萄酒的进口限制后,已有价值8600万澳元的葡萄酒运往中国。在中国加征关税之前,澳大利亚每年向中国出口约12亿澳元葡萄酒。

5月,中国取消了针对五家大型澳大利亚牛肉生产商的新鲜牛肉进口禁令。

目前唯一受到贸易限制影响的是龙虾,而澳大利亚贸易部长唐·法雷尔近日表示,他非常有信心这一限制也将很快取消,两国贸易将实现“全面复苏”。

在中国总理李强此次四天的访问途中,两国关系进一步升温。6月17日,中国政府宣布,将把澳大利亚纳入单方面免签国家范围。

这是自2017年中国前总理李克强访问澳大利亚以来,中国高级领导人首次出访该国。在中国与欧美间的贸易关系因光伏、电动车等领域的“产能过剩”而龃龉不断之际,与澳大利亚贸易关系的回暖对中国是一个难得的好消息。

锂与稀土可能造成新裂痕

与欧美主要作为中国产品的下游市场不同,澳大利亚处于中国制造业上游,是中国重要的资源和原材料供应国。以贸易额计,中国已连续15年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

李强此次行程中,将到访一个酿酒庄园和一个锂矿,这恰好代表了澳大利亚对华出口中最重要的两类产品:农产品与矿物。相比于农产品,矿物出口在价值和重要性上都高得多,也更加敏感。

用于炼钢的铁矿石曾是两国产业政策博弈的焦点。澳大利亚有着世界上最多的铁矿石储量。中国工业化与城市化带来的对钢铁的巨大需求,让澳大利亚经历了一个长达四分之一个世纪的“铁矿石盛世”。

这场盛世正随着中国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的放缓而落幕。但近年迅速崛起的中国电动车与高科技行业又在这片大陆上发现了新的宝藏——锂与稀土。锂对电池生产至关重要,而稀土在航空航天、电子、新能源等产业有着广泛引用。

正是由于锂与稀土的战略重要性,这一次,来自中国的需求不再多多益善,而是已经激起澳大利亚的警觉。

澳大利亚的锂和稀土储量丰富,但加工能力不足。全球约50%的锂由澳大利亚开采,而其中的98%销往中国进行精炼加工。

位于西澳大利亚的格林布什矿山是全球储量最大、品位最高的在产锂矿项目,该矿山由一家名为Talison的公司100%持有,而Talison则由中国公司天齐锂业与澳大利亚IGO公司组成的合资企业持股51%,美国雅保持股49%。

此次李强澳大利亚行期间将要访问的一家锂氢氧化物精炼厂,由天齐锂业和IGO公司共同运营,是澳大利亚仅有的两座在产的氢氧化锂工厂之一。

除了天齐锂业,另一家中国公司赣锋锂业在澳大利亚持有Mount Marion、Pilbara、Finniss矿源的部分股权。而天齐锂业还在位于智利的阿塔卡玛盐湖拥有战略持股,阿塔卡玛盐湖是全球范围内含锂浓度最高、储量最大、开采条件最成熟的锂盐湖。

整体而言,中国拥有全球60%的锂盐、65%的锂电材料以及77%的电池制造能力。

深感不安的澳大利亚政府正试图重塑本国的锂矿业,尤其是加工环节,以摆脱对中国的依赖。据《纽约时报》报道,它已投入数亿美元资金,试图将更多的锂提炼环节留在国内。2022年一份澳大利亚政府报告预测,到2027年时,全球20%的锂提炼可能在澳大利亚进行,而报告发布时,该比例不到1%。

类似地,澳大利亚也已将稀土纳入其关键矿产策略。今年3月,澳大利亚政府下令中国一家名为“域潇”(Yuxiao)的基金及其关系企业减持其在澳大利亚最大稀土开发商“北方矿业”(Northern Minerals)的持股。去年,澳大利亚政府曾拒绝域潇对北方矿业增加持股的请求。

根据国际能源总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的数据,中国控制了全球70%的稀土开采和90%的加工产能。

在近30年的“铁矿石盛世”中,中国需求深刻改变了澳大利亚的经济结构,也让澳大利亚矿业形成了一种将未加工的矿石运往其他国家再加工的行为模式。澳大利亚正试图在 “锂盛世”中改变这种模式,将更多的加工产能留在国内。这可能让中澳之间刚刚达成的贸易休战协议面临考验。(财富中文网)

0条Plus
精彩评论
评论

撰写或查看更多评论

请打开财富Plus APP

前往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