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股权换生存,王健林“舍得”

股权换生存,王健林“舍得”

岳巍 2024-03-31
以空间换时间

本周六,持续承压的大连万达商管集团获得太盟投资集团、阿布扎比投资局、穆巴达拉投资公司、中信资本和ARES的正式注资。根据协议,专为本次股权重组而于2024年1月成立的大连新达盟将获得前述投资人总共约600亿元投资,并成为万达商管的母公司。

过去几年深受流动性和对赌协议困扰的王健林没有出席当日上午的签约仪式,但他显然已经可以稍稍松一口气:本次投资为股权收购,不涉及对赌协议。

股权重组之后,万达商业仍旧是万达商管的单一最大股东,但持股比例将由78.83%下降至40%,五家外部投资人持股比例则为60%。其中新加入的阿布扎比投资局是由阿联酋建立并持有的主权投资基金,穆巴达拉投资公司则是一家阿布扎比主权财富基金,两名来自中东的投资人又一次针对中国企业扮演了白衣骑士的角色。

多年来,万达集团为推进商管板块上市,几乎穷尽所有手段,经历了港股上市、私有化回归A股,撤回A股上市申请,成立轻资产管理平台再赴港股的万千波折,早先的对赌协议即在此背景下签订,万达商业与太盟投资集团、碧桂园、中信资本等16家投资人签订的对赌协议除了约定万达商管三年要达成的扣非净利润底线外,还承诺若万达商管2023年底前未能上市,投资人可要求万达商业以8%的年内部收益率回购全部或部分股权,该部分潜在回购支出规模超过400亿元。

王健林和万达没能获得命运的垂青,四次向港交所递表,仍未能将万达商管送入港股,由此,对赌协议成了中国房地产市场的指标性任人物王健林2023年面临的最大危机,万达也经历了2017年以来最惊心动魄的生死时刻。

2017年,意气风发地在全球进行扩张的万达集团在几无征兆的情况下遭遇股权和债务的双重危机,王健林断臂求生,大规模抛售万达拥有的酒店和文旅项目,同时放弃海外资产,还清2000多亿债务,王健林用了1年多时间。其间,尽管不乏看笑话的人,但王健林知道,冷嘲热讽不会对万达有一丝一毫实质损伤,但公司流动性一旦窒碍难行,自己的商业帝国将最终走向坍塌。

之后的几年中,与最风光时的“买买买”相对照的,是王健林在不断“卖卖卖”,特别是2023年,超过10座万达广场被接连出售,万达酒店和万达电影的股权也发生变更。将万达电影20%股权出售给中国儒意,退身为第二大股东,万达累计回笼资金90亿元,在化解生存危机面前,一切虚热闹都变得无关紧要,在这个求生过程中,王健林也更确定商管是万达的核心业务与资产。

消息人士透露,今年1月,王健林出席万达年度工作会议时提到,2024年的任务之一就是降本增效。为了实现这一目标,2024年,万达或许会继续出售更多的万达广场,以继续深化其轻资产发展的策略。

这是王健林版本的以空间换时间,就像本次大连新达盟的股权重组,在“活下去”这个生死问题面前,强调绝对控制权无疑是空洞和虚无的,以部分话语权换取公司的长远生存,王健林不会有过多犹豫,他舍得。(财富中文网)

热读文章
热门视频
扫描二维码下载财富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