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一笔投资的社会影响力如何量化?

一笔投资的社会影响力如何量化?

杨安琪 2022-07-08
对于投资机构TPG而言,能精准测算出一笔投资所能带来的社会价值,远比做出投资更为重要。

1970年左右,诺贝尔奖得主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企业唯一的社会责任是要替股东谋福利》,其背后反映的是旧时代的想法,也就是所谓的股东优先论。

但随着时代潮流的变化,这种理念已经在ESG投资的大环境中被摒弃。

在投资与实体融合的世界里,ESG投资能够促进整个社会对于ESG理念的认知。一批具有社会责任感的投资者,决定使用自己手中的资本,试图通过“用脚投票”的市场机制来引导被投资企业采取自律行为:那些对环境不友好、不关心员工福利,或公司治理混乱的企业,即便其财务表现优异,ESG投资者也避而远之;而那些主动保护环境、主动承担社会责任、主动改善公司治理的企业,即便因此承担额外成本或损失,ESG投资者也积极成为它们的股东,用手中的资本来支持这些企业。

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教授邱慈观撰写的《新世纪的ESG金融》中指出,最早的ESG发展起源于上世纪20年代的企业公益慈善行为,在上世纪70年代以后,ESG实践渐趋多样化,先发展了社会维度,再发展环境维度,最后发展公司治理维度,也形成了完整的ESG实践。

TPG(德太投资)在影响力投资方面是先行者。其在2016年设立了规模为20亿美元的上善睿思基金(The Rise Fund),当时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影响力基金,现在资产管理规模达到140亿美元。

“总体来说,当我们进行社会影响力投资的时候,首先会确定投资是带来商业收益。也就是说我们不会在商业收益上打折扣,同时我们的影响力投资项目会有最低社会影响力回报的门槛要求。”TPG亚洲资本管理合伙人Ganen Sarvananthan认为,影响力投资项目有两重要求:商业回报和社会效应回报。

相比理念和投资案例,TPG对于ESG更大的贡献,在于设计了一个影响力投资回报的计算框架。

Y Analytics本来是上善睿思基金的一部分,目的在于在促进私人资本的有效分配,以应对诸如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中所强调的一系列全球挑战。

但在2019年初,Y Analytics正式成为一家独立的公司。它开发了一系列工具用以帮助提升环境和社会影响力决策,包括资本规划、影响力策略制定、投资尽职调查等。

Y Analytics认为,将影响力货币化,可以把影响力转化为通用语言,助力企业家和投资者的决策。这家机构制定了一个名为“IMM”的框架,也就是影响力回报倍数。

比如,投资机构在一个项目上投资1美元,这1美元能够产生多大的社会影响力?如果IMM是3,那么就意味着这1美元预计能够产生3美元的社会效益。这样做的好处是,在做投资决策前,除了常规的商业回报,社会影响力回报也可以被精确地量化评估。投资之后,TPG也会定期衡量公司的社会影响力并形成报告。

图注:TPG影响力回报倍数(IMM)框架

根据影响力回报倍数IMM框架,在测算前,TPG会分析公司在哪些方面会带来社会效应,如减碳、促进公共健康等,随后进行具体测算。首先,被投企业管理层会给出在TPG投资期间内,公司预计的产出,这里的产出是指与社会效益相关的数据。比如,对于一个光伏项目,它生产和销售的太阳能板数量就构成了基础衡量指标。

然后,对于公司的预测,TPG会进行一次研判和调整,充分考虑各种风险,往往会对公司给出的预测打个折扣。这样就得到了合理的公司预计产出,这个产出一般是以数量的形式体现。

接下来,就要量化影响力。还是以光伏项目为例,先计算出生产和销售的太阳板可以产生的电力。由于太阳能是清洁能源,由此减少的碳排放是可以计算出来的。而根据一些独立学术机构的测算,每吨碳排放带来的社会成本都可以用货币来衡量。这样一来,投资机构就可以得到这个项目在减少碳排放方面带来的货币量化的社会效应。

紧接着TPG还要纳入风险因子,对社会效应的货币总值打一个折扣,得到一个合理的数值。

最后,由于投资价值是增加的,还要加上增值这部分所对应的社会影响力效果数值,就得出了社会影响力的终端价值。

投资机构在计算出一个项目的货币化影响力数值后,需要乘以自己在这个项目中的股权比重,再除以投资金额,就得到了每1美元投资所对应的影响力产出的回报倍数。

以上善睿思基金2018年投资的中和农信为例。中和农信脱胎于中国扶贫基金会的一个项目,后来成立了公司运营,现在是中国规模最大、覆盖范围最广的农村小额信贷平台,业务符合国家的扶贫、乡村振兴方向。

虽然农民和农村小微经营者普遍都有贷款需求,但是金额不大,且季节性强,很难得到普通商业银行的服务。中和农信覆盖20个省10万多个村庄,扎根农村,了解农民的需求,真正打通了农业服务的最后100米。中和农信有员工为了服务农户,驱车加步行200公里,只为发放一笔贷款。一笔小微贷款可以帮助一个家庭,不少家庭只需几千元就能度过青黄不接。中和农信正向着全面助农转型,覆盖乡村生产、生活、流通等各个领域,提供小额保险、农资、和农产品直采等服务,也正在电子商务、云上服务、农业教育培训等等方面全面助农。

几年下来,中和农信的社会效应非常明显:已累计惠及700多万农户,其中有很多是女性;有效地提升了农民收入和农村综合发展水平。

对于TPG这样的投资机构来说,在做出一笔ESG投资后,工作才刚刚开始。

“当投资一个企业并且要提升它的社会效应时,最大的挑战之一,就是要确保被投企业的所有管理层和员工都能认同ESG和社会影响力之路。” Ganen Sarvananthan表示。

他指出,并不是所有的企业都能够理解社会效应的重要性,它们可能不会把ESG的地位等同到跟公司盈利一样重要。“通常当经济下行,比如疫情期间或者现在全球经济受挫的背景下,企业可能就会觉得ESG和社会影响力回报不是最重要的事情。我们会提醒被投企业,TPG很重视他们的ESG和社会效应,这是企业的长期目标。”

真正的挑战在于,如何让被投公司意识到ESG的重要性。“社会影响力的推动必须从上自下,要从董事长、CEO和董事会成员发起推动。他们需要认真对待(ESG和社会影响力),向全公司传导。” Ganen Sarvananthan将ESG的投资形容成为一段旅程,这段旅程从被投资公司的CEO对ESG的认可开始。让CEO们真正认识到商业回报和社会影响力可以同时获取,这才是最重要的。(财富中文网)

编辑:王昉

热读文章
热门视频
扫描二维码下载财富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