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加载中,请稍候。。。

热读文章

加载中,请稍候。。。

当期杂志
订阅
杂志纸刊
网站
移动订阅
--
--
--
越南: 全速前进
 作者: Clay Chandler, Sheridan Prasso    时间: 2007年03月01日    来源: 财富中文网
 位置: 杂志>>第一百零六期>>特写         
字体 [   ]        
打印        
发表评论        

发展速度位居亚洲第二的经济体登上全球舞台。
转贴到: 微信 新浪微博 关注腾讯微博 人人网 豆瓣

    发展速度位居亚洲第二的经济体登上全球舞台

    作者: Clay Chandler

    当白昼从河内政府宾馆散发著霉味的会议室渐渐消退的时候,越南国会外事委员会举止优雅的副主任孙氏宁女士(Ton Nu Thi Ninh)从椅子上探过身子问道: “请问,佛罗里达州的法官怎么能命令比利时警方拘捕一家越南鲇鱼公司的副主任?”

    这个问题提得很突然,因为这次接近尾声的会谈主题是越南蓬勃发展的经济、不断增强的出口能力以及它即将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一事。可是,孙女士执意要讨论鲇鱼问题。她提高嗓音说起了阮宝辉(Nguyen Buu Huy)的遭遇。此人是一位鲇鱼出口商,2006 年 5 月在比利时的一次海洋产业交易博览会上被捕。警方说,他们是依照佛罗里达法庭一项指控采取的行动,该指控认定阮宝辉合谋使用掉包诱售的手段,把成千磅 鲇鱼标上石斑鱼的标签走私到美国。警方拘留了阮宝辉 133 天,在河内的一再抗议下,比利时司法部长才下令释放。在孙氏宁看来,这件事──即便不完全是混乱不堪的全球贸易规则导致的──也来得十分蹊跷。

    阮宝辉被捕一事,只是越南为在全球经济中争得一席之地而与外界发生的众多冲突之一。这场战斗六年前就打响了。当年,曾在苏联留学的越南领导人克服了长年藐视市场的偏见,与美国签订了一份降低贸易壁垒的协议。这份协议连同越南政府大幅降低对企业限制的改革措施一起,使该国一蹶不振的经济迸发了勃勃生机。以收益丰厚的纺织品、海产品和家具为主的出口猛增 3 倍,创造了数百万个就业机会,并且吸引了数十亿美元的外国投资。在过去五年里,越南的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 7.4%,超过了除中国之外的任何亚洲经济体。事实上,在越南在 2006 年 11 月迎接前来河内参加一年一度的亚太经济合作组织峰会的各经济体领导人之际,投资者纷纷赞扬这个共产党堡垒是东南亚最有活力的小老虎,争先恐后地进入它刚刚起步的股票交易所。瑞士信贷银行(Credit Suisse)亚洲副总裁何塞•伊西多罗•卡马乔(Jose Isidoro Camacho)宣称: “越南已经崛起。”

    尽管取得了这些成就,但混乱的全球市场仍然令越南领导人有点感到震惊。互利可能是商业的基础,但对于像越南这样的后起小国──它不得不与北方的夙敌中国一争高下,还得经常与美国和欧洲的厂商交锋──来说,当前的贸易体制更像是一场另一种形式的战争。

    想想吧: 与华盛顿达成的贸易协议,使越南对美国出口产品的平均关税从 40% 降低到了 4%。可是从那以后,美国给了越南重重一击: 对其出口的冻虾征收 26% 的反倾销税,对鲇鱼的征税则高达 64%。来自北卡罗莱纳州的伊丽莎白•多尔(Elizabeth Dole)参议员和来自南卡罗莱纳州的林赛•格雷厄姆(Lindsay Graham)参议员了解到本州纺织品生产商的抱怨之后,威胁要阻止国会批准给予越南永久正常贸易关系的投票,以此来拖延越南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进程。与此同时,欧盟开始对越南生产的鞋类征收 10% 的反倾销税,巴西也指责越南农民扰乱全球咖啡市场。

    围绕鲇鱼的混战表明,贸易冲突随时都会爆发。越美两国签订了贸易协议之后,作为越南人日常食物之一的鲇鱼,似乎在出口中占了上风。湄公河流域的农民大幅提高了鲇鱼的产量,其中部分原因是他们投资买来了巨大的养鱼网箱。到 2002 年,美国市场充斥著来自越南的鲇鱼片,促使美国鲇鱼游说集团──没错,确实有这么一个组织──发起了反击。一群来自南方各州的国会议员在一项拨款提案中增加了一条修正条款,要求食品与药物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阻止进口所有标以“鲇鱼”名称的非国产鱼类。越南生产商只要把他们的鱼产品称作别的东西,就可以随意向美国出口。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参议员尽管曾经在河内的一所监狱里当过几年战俘,但如今却成了扩大美越贸易的坚定支持者,他称这种不必要的分类方法“十分可笑”。但是,这项提案还是获得了通过。美国在 2003 年实行反倾销税后,越南的鲇鱼出口量大幅减少,许多农民被挤出了市场。他们当中有些人谴责美国一面向越南这样的穷国宣扬自由市场的好处,一面却无耻地保护本国市场。还有少数人──包括阮宝辉──则认为越南政府也有责任。“政府应当鼓励各种所有制的存在,鼓励更多的私人投资。”他在 2004 年对《华盛顿时报》(Washington Times)说。

    许多政府官员也同意这种观点。越南逐渐懂得了如何吸引外国资本和技术──不仅是用于生产鞋子和纺织品。2006 年早些时候,英特尔公司(Intel)宣布了它将投资 3 亿美元在胡志明市北部修建一座测试与封装厂的计划。松下(Panasonic)和雅马哈(Yamaha)等日本制造商纷纷入驻河内郊外的工业园区。再往北一点,佳能公司(Canon)正在建造世界上最大的喷墨打印机厂。

    股票投资人也同样急不可待。越南的主要股票交易所六年前在胡志明市成立,目前仍处于初级阶段,只有 50 家上市公司,市值总量仅为 30 亿美元。但是,它的日交易额如今已经达到了 1,000 万美元,比 2006 年 1 月增加了 20 倍。2006 年年底以前,30 家新股有望上市。随著河内开始推行允许银行、电信和采矿业大型国有企业上市的计划,股票总市值有望超过 100 亿美元,比官方制定的 2010 年时间表提前了好几年。

    最近几个月里,全球投资公司对越南的经济状况评价甚高,大多数分析师预计该经济体 2007 年仍将维持其 2005 年 8.4% 的增长速度。但是,要想达到这些预期,并非易事。越南和印度一样,缺乏足够的公路和桥梁,也和中国一样在竭力维护亏损严重的国有企业。香港的政治与经济风险顾问公司(Political and Economic Risk Consultancy)把越南列为仅次于印度尼西亚的亚洲最腐败国家。越南的识字率达到了 90%,并且拥有尊重知识的文化传统,可是竟没有一家达到世界水平的大学。

    尽管如此,当布什总统 2006 年 11 月晚些时候抵达越南出席亚太经合组织论坛时,他会发现自他的前任比尔 克林顿在 2000 年到访以来,这个国家已经在资本主义道路上走得很远了。在胡志明市,身穿古驰(Gucci)和普拉达(Prada)等名牌时装的阔人们坐在老式法国歌剧院地下室的 Q 吧里,啜饮著 6 美元一杯的鸡尾酒。在河内商业区的人行道上,推销员夸耀著售价数千美元的韩国等离子电视机的优点。上一个月在河内索菲特广场酒店举办的越南时装周中,模特们袅袅走过搭建在游泳池上的 T 型台,伴随著多那•萨默(Donna Summer)演唱 Hot Stuff 时在闷热潮湿夜空中发出的震耳歌声,展示著本国设计的绸缎、丝绒和蕾丝服饰。

    也许,最经常看到──自然也是最经常听到──的越南新兴中产阶级展示其财富的现象,是大量不停地穿过城里大街小巷的摩托车。就在五年前,除了最富裕的越南人之外,普通百姓根本买不起摩托车。眼下最畅销的车型本田梦想(Honda Dream)要卖到将近 3,000 美元。不过,从中国进口的便宜摩托车大批涌入,把价格拉到了 400 美元的低点。胡志明市的经济研究所主任陈裕历(Tran Du Lich)说,这给城市规划人员带来了无穷的苦恼。据他估计,该市每户居民至少拥有两辆摩托车。交通事故伤亡数字直线上升,但主管部门却放弃了让骑车人戴头盔的决定。真正的噩梦也许刚刚露头: 过不了几年,胡志明市和河内市的中等收入家庭就会把自行车和摩托车换成汽车。

    过去 15 年里,越南把生活水平每天不到 1 美元的贫困人口的比例从 51% 降低到了 8%──这一成就连中国都无法与之媲美。但是,政府对市场和自由贸易的支持却乏善可陈。在河内市中心,列宁的塑像依然高高耸立。然而在 2006 年 4 月,越南共产党领导人中断了一次国会纪念列宁诞辰的活动,去与比尔•盖茨(Bill Gates)合影。几个星期后进行的政府改组,表明了该党继续奉行经济自由化路线的决心。国会任命了一位反贪斗士、前任胡志明市委书记阮明哲(Nguyen Minh Triet)为国家主席,前中央银行行长阮晋勇(Nguyen Tan Dung)出任总理。西方投资者欢迎这一改组,因为这二人都来自有商业气息的越南南方地区。有人还把新的任命看作是对 2006 年早些时候揭露出来的案件做出的积极回应: 一批负责道路建设的交通部官员挪用了 700 万美元,用于欧洲足球赛的赌博。

    不过,联合国驻河内的一位经济学家乔纳森•平卡斯(Jonathan Pincus)却告诫大家,不要对领导层的变化期望过高。“当越南领导人说他们要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时候,他们没有别的意思。”平卡斯说。“在党内,大权在握的人谁也不主张国家交出对经济的控制权。”

    在过去的年月里,越南共产党的领袖们只有在发生危机时才不得不放松对经济的控制权。1986 年,在越南遭受了多年的饥荒和极度通货膨胀后,该政权放弃了苏联式的中央计划经济模式。这些改革措施允许农民从国有集体农场那里租赁土地,自己做主种植作物,并且按市场价格销售其产品,此举立刻使经济形势得以改善──直到国家提高税收,才再度阻碍了经济发展。越南过去的主要援助者──苏联的解体,推动河内在 1994 年实现了与美国关系的正常化,并引起了一波外国投资的高潮。但是,越南共产党当时并没有坚持下去。不到一年的工夫,外国管理人员就开始抱怨当地的贪污腐败和官僚作风。酒店建设项目遭到搁置,大投资者最终撤出了资金。

    20 世纪 90 年代后期亚洲爆发的金融危机,以及克林顿在 2000 年要求越南领导人向竞争和外贸开放经济以“解放”他们的子孙之后,情况发生了转机。在后来的几个月里,党的领导人似乎就是这样做的。除了签订双边自由贸易协议之外,他们还实施了简化公司注册手续的新法规,成立了股票交易所。第二年,越南成立了数十万家私营企业。外国制造商再度蜂拥而来,办厂开店。越美贸易协议“引起了巨大的变化”,一位美国资深外交家说。“越南过去坚持认为我们会用美国进口货霸占他们的市场,使他们无法与之竞争。事实上,情况恰好相反。”

    贸易问题将是布什 2006 年 11 月份在河内与阮晋勇总理会谈的头号议题。国会有望在此之前批准给予越南永久正常贸易地位,但在越南的美国经理们却抱怨说,河内没有兑现其开放市场的诺言,不允许外国企业直接销售和分销其产品。

    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会有助于越南的出口服装免除关税,而它的服装出口额 2005 年已经猛增到 30 多亿美元,仅次于它最大的创汇产品──石油。经济学家认为,美国纺织工人几乎不会受到越南的威胁,因为它出口的服装大都是些价格便宜、附加值低的 T 恤衫和内衣类,因而更有可能与其他低工资国家──如中国、孟加拉国和墨西哥──的出口服装相竞争。

    越南一方面在出口上收益颇丰,另一方面还在涉足其他市场。由于外国投资者担心把过多的生产能力投向中国──它某些行业的工人月工资是越南的两倍,越南自然会从中受益。不过,中国虽然为越南创造了机会,同时也制约了越南的发展空间。私营的制冷电器工程公司(Refrigeration Electrical Engineering)总经理阮梅清(Nguyen Mai Thanh)说,她的公司不得不放弃生产空调机和白色家电,寻找别的发展领域。她说: “中国的空调机太便宜了。”

    越南居然成了全球贸易争夺战中的赢家,这种观点肯定会令一部分越南人感到不习惯,因为这个国家长期以来一直把自己看作是失败者,深深陷于军事和外交对抗的零和逻辑之中难以自拔。孙氏宁副主任对 2000 年签订的那份有助于越南经济起飞的贸易协议做了审慎的评价。“总之,谁也不能说那不是件好事。”她承认。“但我们仍然会想: 我们是否让步得太多了?我们如果在谈判时态度再强硬一点,是不是就能多得到一些好处?要知道,这就是正在进入一个庞大而冷酷的世界的发展中小国的感觉。”

    译者: 刘琦

    英特尔是如何打进越南的

    作者: Sheridan Prasso

    在离胡志明市中心不远的西贡河沿岸一处曾是一片稻田的地方,工人们正在为英特尔公司(Intel)的一座测试与封装厂开辟出 115 公顷的场地。这家造价 3 亿美元的芯片工厂在 2008 年开工后,将成为西贡高科技园的中心──也是美国在越南最大的制造业投资项目。

    “在我们宣布这项计划之前,越南正在引起外界的兴趣,但还没到目前这么大的程度。”申仲福(Than Trong Phuc)说。他在 1975 年从西贡美国大使馆院子里撤出时还是个孩子,六年前又回到越南,管理英特尔公司在越南的业务。“外国投资者开始说: `天哪,我们当初是不是忽略了它?'”

    等到英特尔的工厂建成时,申仲福预计在它周围会出现一批其他著名电子元件制造商的工厂,越南也有望变成英特尔全球发展规划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将成为该公司在美国本土之外的总共 6 家切割、测试与封装这些大型硅片的工厂之一(其他 5 家分别设在中国、马来西亚、哥斯达黎加和菲律宾)。“我们选中越南的原因是,它有强烈的发展愿望。”英特尔公司副总裁兼负责全球测试与封装的总经理布莱恩•克尔扎尼奇(Brian Krzanich)说。“他们的谈判过程既开放又便捷。他们拥有合适的工人,批准手续简便,成本结构合理。”

    一个有著亚洲最封闭的政治制度之一的国家,居然在英特尔公司内部被称为是开放的模范,这听起来似乎有些讽刺意味。不过,越南的确急切希望得到英特尔能够提供的任何技术、培训或基础设施。在过去几年里,它向英特尔所有的培训、数字扫盲和开源软件开发项目打开了大门。这些项目当中有许多是无偿的──属于英特尔公司为在全世界加快数字扫盲速度而投资 10 亿美元制定的五年计划的一部分──但它们也能够获得具体的经济效益: 把数百万人培养成懂得如何使用计算机并且希望购买计算机的消费者──当然,里面都装有英特尔的芯片。

    “它几乎成了一个全球性榜样。”英特尔公司一位主管“世界超越”(World Ahead)项目的副总裁约翰•戴维斯(John Davies)说。该项目正在帮助 3 万名越南教师掌握 IT 技术,并且计划让农村地区也用上宽带。英特尔准备和惠普(HP)、宏(Acer)以及当地一些制造商一起,向越南消费者提供 10 万台个人电脑,每台售价仅为 265 美元。它还在建造一个开源实验室,为共产党机关使用的 27,000 台电脑测试软件,目的是建立一个政府电子办公系统。总之,公司的目标是推动市场的形成。“你无法提出具体的投资回报率数据,”戴维斯说,“但此举一定能获得很好的回报。”

    要想消除越南政府中的障碍并非易事。“我用了好几个小时才说服政府,使他们相信这样做对越南有好处。”申仲福说。“为此我害了一个月的喉炎。”不过,他的话总算被接受了。

    英特尔的高管人员说,有一位越裔美国人代表公司来谈判,结果就大不相同。但是,申仲福认为,越南领导人值得称许,因为他们意识到,与英特尔合作将有助于他们实现发展经济、提高工人科技知识水平的目标。申仲福说: “政府如果重视某件事情,它会调动一切力量去做,这一点虽然听上去不合情理。我感到幸运的是,如果我们说: `英特尔需要帮助,'他们立刻就会来帮忙。”

    译者: 于少蔚




相关稿件



更多




最佳评论

@关子临: 自信也许会压倒聪明,演技的好坏也许会压倒脑力的强弱,好领导就是循循善诱的人,不独裁,而有见地,能让人心悦诚服。    参加讨论>>
@DuoDuopa:彼得原理,是美国学者劳伦斯彼得在对组织中人员晋升的相关现象研究后得出的一个结论:在各种组织中,由于习惯于对在某个等级上称职的人员进行晋升提拔,因而雇员总是趋向于晋升到其不称职的地位。    参加讨论>>
@Bruce的森林:正念,应该可以解释为专注当下的事情,而不去想过去这件事是怎么做的,这件事将来会怎样。一方面,这种理念可以帮助员工排除杂念,把注意力集中在工作本身,减少压力,提高创造力。另一方面,这不失为提高员工工作效率的好方法。可能后者是各大BOSS们更看重的吧。    参加讨论>>


Copyright © 2012财富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任何机构不得全部或部分转载。
《财富》(中文版)及网站内容的版权属于时代公司(Time Inc.),并经过时代公司许可由香港中询有限公司出版和发布。
深入财富中文网

杂志

·   当期杂志
·   申请杂志赠阅
·   特约专刊
·   广告商

活动

·   科技头脑风暴
·   2013财富全球论坛
·   财富CEO峰会

关于我们

·   公司介绍
·   订阅查询
·   版权声明
·   隐私政策
·   广告业务
·   合作伙伴
行业

·   能源
·   医药
·   航空和运输
·   传媒与文化
·   工业与采矿
·   房地产
·   汽车
·   消费品
·   金融
·   科技
频道

·   管理
·   技术
·   商业
·   理财
·   职场
·   生活
·   视频
·   博客

工具

·     微博
·     社区
·     RSS订阅
内容精华

·   500强
·   专栏
·   封面报道
·   创业
·   特写
·   前沿
·   CEO访谈
博客

·   四不像
·   刘聪
·   东8时区
·   章劢闻
·   公司治理观察
·   东山豹尉
·   山海看客
·   明心堂主
榜单

·   世界500强排行榜
·   中国500强排行榜
·   美国500强
·   最受赞赏的中国公司
·   中国5大适宜退休的城市
·   年度中国商人
·   50位商界女强人
·   100家增长最快的公司
·   40位40岁以下的商业精英
·   100家最适宜工作的公司